电子烟能帮助人们戒烟吗?使用电子烟戒烟是否会产生不良反应?

什么是电子烟?

电子烟(e-cigarettes,ECs)是手持式电子雾化设备,通过加热烟油液体产生雾气,其烟油成分一般为尼古丁和香精。电子烟使得尼古丁以蒸汽的形式被吸入人体,取代了烟雾的形式。烟草中的某些有害物质可以导致吸烟者罹患吸烟相关的疾病。由于电子烟不燃烧烟草,使用者的有害物质暴露水平低于传统吸烟者。

使用电子烟专有的英语单词为“vaping”,意为吸食蒸汽形式的电子烟。许多人使用电子烟来帮助戒断烟草。

我们为什么做此Cochrane综述

戒烟可以降低患肺癌和其他疾病的风险。但是许多人发现戒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想弄清楚电子烟对戒烟是否有帮助,以戒烟为目的的电子烟使用者是否经历过任何不良反应。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关于电子烟帮助人们戒烟的研究。

我们检索随机对照试验,研究中的受试者随机分组接受不同处理措施。这种研究设计可提供有关疗效最有力证据。我们也检索了所有受试者都接受电子烟治疗的研究。

我们想知道:

·有多少人至少成功地停止吸烟半年以上;和
·电子烟对多少人带来了任何不良影响。

我们纳入的研究需要符合以下标准:试验受试者具有吸烟习惯至少6个月,或出现了某些不良影响持续至少一周。

检索日期我们纳入了截至2020年1月发表的研究。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检索到50项研究,涉及受试者共12430名。这些研究对比了电子烟与其他戒烟手段,包括:

·尼古丁替代疗法(NTR),例如贴剂或尼古丁口香糖;

·伐尼克兰(varenicline);
·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
·行为支持,例如提供建议或咨询;或
·不采取措施。

一些研究还同时用尼古丁替代疗法和电子烟进行了评价。

这些研究在美国(21项)、英国(9项)、意大利(7项)、澳大利亚(2项)、新西兰(2项)、希腊(2项)、比利时(1项)、加拿大(1项)、波兰(1项)、韩国(1项)、南非(1项)、瑞士(1项)和土耳其(1项)进行。

综述的结果如何?

现有研究显示,与使用尼古丁替代疗法(3项研究; 1498人)或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3项研究; 802人)相比,使用含尼古丁电子烟后,停止吸烟六个月以上的人数可能更多。

与没有支持或仅有行为支持相比,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可能更有助于戒烟(4项研究;2312人)。

每100个使用含尼古丁电子烟戒烟的吸烟者中,有10人可能成功戒烟。相比之下,每100名使用尼古丁替代疗法或无尼古丁电子烟的吸烟者中,成功戒烟的为6名。对于没有支持或仅有行为支持的人来说,每百人成功戒烟人数仅4名。

我们不确定使用含尼古丁电子烟与使用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尼古丁替代疗法、没有支持或仅有行为支持相比,不良反应是否有区别。现有研究中所报告所有措施的不良反应(包括严重的不良反应)数量都很低。

含尼古丁电子烟最常报告的不良影响是喉咙或口腔疼痛、头痛、咳嗽和恶心。随着受试者使用含尼古丁电子烟的时间增加,这些不良影响逐渐减退。

这些研究结果的可靠性如何?

结果来源的研究数量较少,部分指标数据差异很大。

与尼古丁替代疗法或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相比,我们有中等把握证据表明含尼古丁电子烟有助于更多的人戒烟。然而,如果出现更多证据,这些结果可能会改变。

我们对含尼古丁电子烟与没有支持或行为支持的戒烟结果比较的情况尚不确定。

当有更多证据时,不良影响相关结果可能会改变。

关键信息

含尼古丁电子烟可能确实能帮助吸烟者戒烟半年以上。含尼古丁电子烟可能比尼古丁替代疗法和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效果更好。

含尼古丁电子烟可能比没有支持或仅有行为支持效果更佳,并且可能不会带来严重的不良影响。

我们尚需要更多可靠的证据证明电子烟(尤其是尼古丁释放效果更好的新型电子烟)的效果。

作者结论: 

中等确定性的证据表明,与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和尼古丁替代疗法相比,使用含尼古丁的电子烟戒烟率较高。将含尼古丁电子烟与常规治疗/不治疗进行比较的证据也表明前者有益于戒烟者,但该结果确定性较低。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认电子烟的效果,特别是在使用现代电子烟产品。不良事件、严重不良事件和其他安全标志物数据的置信区间很宽。所有受试者中严重不良事件的总体发生率都很低。虽然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明确的证据表明含尼古丁电子烟对人体有害,但最长的随访时间为两年,而且研究的总体数量较少。

由于随机对照试验数量少,事件发生率低,现有证据的主要局限在于证据的不精确。目前更多的随机对照试验正在进行。为确保本系统综述能持续为决策者提供最新信息,作者对本综述保持实时更新。我们将从2020年12月起每月进行检索,随着相关新证据的出现,系统综述也会相应更新。欲了解该综述目前的情况,请参阅Cochrane系统综述数据库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电子烟(e-cigarettes,ECs)是一种手持式电子雾化设备,通过加热烟油产生雾气状态的气溶胶。有报告显示吸烟者使用电子烟来戒烟或减少吸烟量,但一些组织、宣传团体和政策制定者由于缺乏疗效和安全性证据等理由,抵制电子烟。吸烟者、医务人员和监管机构都想知道电子烟是否能帮助人们戒烟,以及使用电子烟是否安全。本次系统综述对2014年首次发表的研究进行了更新。

研究目的: 

本综述通过评价使用电子烟的效果和安全性,探索其能否帮助吸烟人群实现长期戒烟的目的。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考科兰烟草戒断小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Group's Specialized Register)、考科兰临床试验注册库(CENTRAL)、MEDLINE、Embase及PsycINFO,获取2020年1月之前发表的相关文章,同时也核对了相关研究参考文献并与研究作者们联系进行补充检索。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随机对照试验(RCT)和随机交叉试验,在这些试验中,吸烟者被随机分配到电子烟组或对照组。我们还纳入了非对照干预试验,其中所有受试者均接受了电子烟的干预。纳入研究的标准包括,研究必须报告停止吸烟6个月及以上和/或一周及以上的不良事件(AEs)或其他安全相关数据。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进行筛选和资料提取。主要结局是至少六个月后的吸烟戒断,不良事件和严重不良事件(SAE)。次要结局指标包括一氧化碳、血压、心率、血氧饱和度、肺功能和已知致癌物/毒物水平的变化。我们使用固定效应的Mantel-Haenszel模型来计算二分类结局的风险比(RR),置信区间(CI)为95%。对于连续性结局,计算均数差(mean difference)。条件合适时我们采用Meta分析对研究数据进行合并。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0项已完成的研究,涉及12430名受试者,其中26项研究是随机对照试验。纳入的50项研究中有35项是此次更新综述新纳入的研究。在纳入的研究中,有4项(均可纳入我们的主要比较)总体偏倚风险低,37项(包括24项非随机研究)总体偏倚风险高,其余的研究偏倚风险不明确。

有中度质量证据(由于证据不精确降级)表明,随机分组接受含尼古丁电子烟的受试者比接受尼古丁替代疗法(NRT)者戒烟率高(风险比(RR)1.69,95%置信区间(CI)1.25至2.27; I 2 = 0%; 3项研究,1498名受试者)。绝对数量上,这意味着使用含尼古丁电子烟,每100人中会多出4名成功戒烟者(95%CI 2至8)。有低质量证据(由于证据严重不精确)表明,组间不良事件(AEs)的发生率没有差异(RR 0.98,95%CI 0.80至1.19; I 2 = 0%; 2项研究,485名受试者)。严重不良事件极少发生,没有证据表明其发生率在含尼古丁电子烟组和尼古丁替代治疗组之间有差异,但非常严重的不精确性导致该研究结论的确定性低(RR 1.37,95%CI 0.77至2.41:I 2 =n/a; 2项研究,727名受试者)。

中等质量证据(由于证据不精确)表明,随机分组接受含尼古丁电子烟的受试者比接受尼古丁替代疗法(NRT)者戒烟率高(风险比(RR)1.69,95%置信区间(CI)1.25至2.27; I 2 = 0%; 3项研究,1498名受试者)。绝对数量上,这可能意味着使用含尼古丁电子烟,每100人中会多出4名成功戒烟者(95%CI 2至8)。这些试验所使用电子烟的尼古丁输送量相对较低。有低质量证据(由于证据非常严重地不精确)表明,组间不良事件(AEs)的发生率没有差异(RR 0.98,95%CI 0.80至1.19; I 2 = 0%; 2项研究,485名受试者)。由于证据非常严重地不精确,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组间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是否存在差异。(RR 0.25,95%CI 0.03至2.19; I 2 = n / a; 4项研究,494名受试者)。

与仅行为支持/无支持相比,随机分组接受尼古丁电子烟受试者的戒烟率更高 (RR 2.50,95%CI 1.24至5.04; I 2 = 0%; 4项研究,2312名受试者)。绝对数量上,这意味着每100人中戒烟人数增加了6人(95%CI 1至14)。然而,由于存在不精确性和偏倚风险,这一结果的确定性非常低。没有证据表明组间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有所差异,但有些证据表明非严重不良事件在随机分配到含尼古丁电子烟的人群中更为常见(不良事件:RR 1.17,95%CI 1.04至1.31; I 2 = 28%; 3项研究,516名受试者; 严重不良事件:RR 1.33,95%CI 0.25至6.96; I 2 = 17%; 5项研究,842名受试者)。

非随机研究的数据与RCT数据一致。最常见的不良事件是喉咙/嘴巴发炎,头痛,咳嗽和恶心,随着使用电子烟的时间增加,这些症状会逐渐消失。极少研究报告其他结局或其他处理的对比,因此这些证据相关的临床获益或危害信息有限。

翻译备注: 

译者:张巍瀚。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0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