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查与反馈:对医疗实践与患者结果的影响

Cochrane合作中心的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综述,以评估稽查和反馈对卫生从业人员行为及其患者健康状况的影响。在检索所有相关研究后,他们发现140个研究满足其要求。他们的发现总结如下。

采取稽查和反馈对健康专业行为和患者健康的影响

在稽查和反馈过程中,衡量个人的专业实践或绩效,然后与专业标准或目标进行比较。换句话说,他们的专业绩效是“被审查的”。然后将比较的结果反馈给个人。这个过程的目的是鼓励个人遵循专业标准。

稽查和反馈常用于医疗机构,以提高卫生专业人员的绩效。它通常与其他干预措施一起使用,例如教育会议或提醒。 本项综述中包含的大部分研究测量了稽查和反馈对医生的影响,部分研究评价了对护士或药剂师的影响。 稽查和反馈用于影响他们在不同领域的表现,包括使用合适的治疗方法或实验室检测或改善慢性疾病如心脏病或糖尿病患者的整体管理。 

 在测量他们的表现之后,这些医疗人员将得到口头的,书面的或两者均有的反馈结果。 一部分研究中,这些反馈由负责该研究的研究人员给出,而在另一部分研究中,反馈由主管或同事,专业机构或代表其雇主的人员提供。 在一些研究中,卫生专业人员只获得一次反馈,其他研究中每周一次或每月一次反馈。 

在一些研究中,医疗人员只是得到关于他们的表现的信息,以及与专业标准或目标相比如何。在其他研究中,还给医疗人员设定了期望其达到的明确目标,或建议的行动计划,或如何提高其绩效的建议。

医疗专业人员给出了稽查和反馈时会发生什么?

使用稽查和反馈的影响在纳入的研究中差异很大。总的来说,综述表明:

稽查和反馈对医疗实践与患者保健结果的影响范围很少或几乎没有,没有达到到实质性的效果。证据的质量是中度的。

稽查和反馈可能在以下情况下最有效:

1.医疗人员在开始时绩效不佳;

2负责稽查和反馈的人员是主管或同事;

3进行了超过一次;

4.口头和书面同时提供;

5.它包括明确的目标和行动计划。

此外,稽查和反馈的作用可能受到其关注的行为类型的影响。当与其他干预措施相结合时,稽查和反馈是否更有效是不确定的。

结论: 

稽查与反馈在专业实践中通常可以导致小但却有潜在重要性的改进。稽查与反馈的有效性似乎取决于基线情况和反馈方式。稽查与反馈的进一步研究应该直接对比不同的反馈方式。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稽查与反馈作为一种策略被广泛应用于改善医疗实践,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作为多质量改进措施的组成部分。这是因为我们相信如果绩效反馈结果表明医务人员的临床实践与预期目标不一致,将促使他们调整实践行为。尽管这是很普遍的一种质量改进战略,关于稽查与反馈在提高医疗实践水平的效果与其特性仍不明确。

目的: 

评价稽查与反馈对于医疗实践及患者预后的影响,并检测可能影响稽查及反馈效果的因素。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数据库(CENTRAL)2010年第四期,其为Cochrane图书馆的一部分,www.thecochranelibrary.com,包括Cochrane有效实践和组织关心注册小组(Cochrane Effective Practice and Organisation of Care (EPOC)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检索时间2010年12月10日);MEDLINE, Ovid (1950 至 2010年11月第三周) (检索时间2010年12月9日);EMBASE, Ovid (1980 至 2010 年第48周) (检索时间2010年12月9日);CINAHL, Ebsco (1981至今) (检索时间2010年12月9日); 科学引文索引和 社会才科学引文索引,ISI 科学网 (1975 至今) (检索时间 2011年9月12-15日)。

纳入标准: 

稽查及反馈(定义为一段特定时间的临床绩效)的随机试验,报告了客观指标评价的临床实践及患者预后信息。在多样化干预的情况下,仅纳入以稽查与反馈方式为核心,即至少作为一个干预组的关键部分的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评价者分别独立提取数据。对每一个研究的主要结局。对为二分类变量的结局,计算其绝对风险差(RD)(根据基线进行校正)的中位数。对为连续变量的结局,计算其相较于与对照组的百分比变化值的中位数。在研究中,中位效应量根据每个研究中涉及的卫生专业人员的数量进行加权。我们还研究了以下可能导致不同对照间干预有效性存在差异的因素: 反馈的形式,反馈来源,反馈的频率,改进的指示,要求的方向变化,基线情况,接受方的专业性,以及试验中的偏倚风险。我们还进行了探索性分析,评估语境的作用和有针对性的临床行为。通过定量(Meta回归),可视化,和定性分析检测与以上因素相关的效应量间的变异。

主要结果: 

本综述纳入并分析了140项研究,在主要分析中,涉及了70篇研究共108个对照组,来比较各种以稽查与反馈为核心干预措施与常规措施对临床实践的作用。排除高风险偏倚的研究后,包含82个对照组的49篇研究使用了二分类结局,加权后的中位校正RD为4.3%(四分位间距(IQR)0.5% - 16%),实践人员对期望措施的依从性有了绝对提高。包含26个对照的21项研究,采用连续变量结局,相对于对照组,加权后的中位调整百分比变化值为1.3%(IQR=1.3% - 28.9%)。在患者结局方面,包含12个对照的6项研究报告了二分类变量结局,加权后中位RD为-0.4%(IOR= -1.3% - 1.6%),另外有包含8个对照的5项研究报告了连续型变量结局,加权后中位百分比变化为17%(IQR=1.5% - 17%)。多元meta回归分析显示,当基线效率低时,反馈来源于主管或同事时,通过口头及书面两种方式时,至少提供了超过一次反馈时,包含了明确的目标和行动计划时,反馈效果可能更佳。此外,效应量基于有针对性的临床干预而有所变化。

翻译备注: 

更新译者:王迪,审校:孙瑾,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7月15日。原译者:中国循证卫生保健协作网。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翻译时间:2012年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