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失智症患者的非正式照顧者提供遠端資訊、培訓與支援

文獻問題

我們對失智症患者家庭照顧者所提供的遠端介入措施感到興趣,包括資訊、培訓與支援。所謂的遠端 (remotely delivered) 是指它們是通過電話、電腦或行動電子裝置提供的。我們詢問,相較於什麼都不做,這些介入措施是否對照顧者更有幫助;以及納入培訓與支援的介入措施是否比簡單提供失智症的相關資訊更好。

背景

照顧患有失智症的家人或朋友可以提供正向的經驗,但也常會給照顧者帶來負面的影響。這些負面影響可能是情緒上的、身體上的、社會上的與財務上的,有時被描述為照顧者的「負擔」。 目前已經開發了許多介入措施來嘗試幫助這些照顧者發揮照顧作用。這些介入措施通常包含幾個組成部分。在這篇文獻回顧中,我們將介入措施的組成區分為資訊 (增加照顧者對失智症的知識)、培訓 (幫助他們練習成功照顧的重要技能) 與支援 (提供與他人分享經驗與感受的機會)。我們只選擇回顧遠端的介入措施,部分原因是我們的文章是在COVID-19流行期間所撰寫的,當時許多國家要求民眾留在家中。然而,在許多情況下,當照顧者難以親自獲得服務時,遠端的介入措施也可能很有用。

硏究特點

我們搜尋了直到2020年4月為止的隨機對照試驗,這些試驗解決了我們的文獻回顧問題。我們找到12項研究,共944名參與者,將接受常規照護 (usual care) 或與研究人員進行一些非特定接觸 (non-specific contact with researchers) 的照顧者組,與接受遠端培訓、支持或兩種介入皆有的組別進行了比較。我們發現另外14項研究,包含1423名參與者,將簡單提供資訊 (simple information provision) 與納入培訓或支持等更複雜介入措施進行了比較。這些介入措施平均持續16週。有三項研究在中國進行,其他所有的研究都來自北美或歐洲。使用電話與網路進行的介入措施大約各占一半。

本篇文獻回顧的主要結果為何?

與接受常規照顧或與研究人員進行一些非特定接觸的照顧者相比,我們發現資訊、培訓與支援等介入措施可能不會對照護者的總體負擔、憂鬱症狀或生活品質產生嚴重的影響。無論是出自哪種原因,兩組的照顧者都可能退出研究。與僅提供資訊相比,納入培訓與支援的介入措施可能會稍微減輕照顧者的負擔、可能減輕憂鬱症狀、對生活品質可能影響很小或沒有影響,以及可能使照顧者退出研究的可能性更大。我們沒有發現不同介入措施會造成任何明顯的影響,但是我們無法對此得出任何肯定的結論。沒有證據顯示這些介入措施是否能改善被照顧的失智症患者的生活品質。我們沒有發現任何報告指出介入措施可能對照顧者的生活產生有害影響或增加額外的負擔的研究。我們不知道在失智症患者及其家人無法獲得健康和社會照護服務的國家,或在照顧者無法獲得常規照護的情況下,這些介入措施的效果如何。

這些研究結果有多可靠?

我們發現大部分的研究都執行很好,但是由於大多數結果是主觀的,因此存在照顧者和研究人員的期望風險,可能會影響結果。對於某些結果,在不同研究之間存在不一致的結論。總體而言,我們對調查結果的信心為中等或低,因此結果可能會受到進一步研究的影響。

翻譯紀錄: 

翻譯者:彭浩源 服務單位:無 職稱:自由譯者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