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实施隔离检疫或与其他公共卫生措施结合实施,能否控制冠状病毒(COVID-19)?

研究背景

2019新型冠狀病毒(Corona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是一种在全世界迅速传播的新型病毒。大多数感染者可能没有任何症状,或出现轻微的类似流感的症状,但有些人病情严重,可能会死亡。

目前没有针对COVID-19的疫苗(阻止人们感染特定疾病的药物),因此需要其他减缓(控制)病毒传播的方法。控制这种疾病的一种方法是隔离检疫。这意味着将健康人与其他健康人区分开,这些被隔离者可能因为与感染者密切接触,或者因为他们从高感染率地区返回,而可能感染了病毒。其他类似的建议包括隔离(与隔离检疫类似,但适用于COVID-19阳性者)和社交距离(无症状的人之间保持一定身体距离)。

我们想知道什么?

我们想找出隔离检疫是否和如何有效阻止COVID-19的传播,以及它是否能防止死亡的发生。我们想知道,如果隔离检疫与其他措施结合,是否会更有效,以及需要多少成本。

研究特征

COVID-19正在迅速传播,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回答这些问题。这意味着我们缩减了正常 Cochrane 综述流程的一些步骤。不过,我们相信这些变化不会影响我们的总体结论。

我们检索了评估任何地方任何类型的隔离检疫对COVID-19传播和严重程度影响的研究。我们还检索了评估隔离检疫与其他措施(如隔离、保持社交距离、或学校停课)的研究。COVID-19是一种新疾病,因此,为了找到尽可能多的证据,我们还检索了有关类似病毒的研究,如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

研究测量了COVID-19、SARS或MERS的病例数量、感染人数、病毒传播速度、死亡人数以及隔离检疫的成本。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1项研究。32项针对COVID-19的研究,14项针对SARS的研究,三项针对SARS和其他病毒的研究,以及两项针对MERS的研究。大多数研究结合了来自多个来源的现有数据和假设来创建一个模型(模拟),用于预测事件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针对不同情况下的人们(称为建模研究)。四个COVID-19研究观察到隔离检疫对中国,希腊和新加坡6064个人的影响(观察性研究)。28项COVID-19研究模拟了阿尔及利亚,中国,加拿大,意大利,哈萨克斯坦,尼泊尔,英国,美国,新加坡,韩国,钻石公主号游轮和一般人群中的爆发。有四项研究回顾了隔离检疫对SARS和MERS疫情爆发中178122人的影响。其余的15项研究模拟了SARS和MERS的疫情爆发。


所有建模研究都发现,模拟的隔离检疫措施减少了COVID-19的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据估计,通过隔离检疫,COVID-19 患者人数最低减少44%,最大减少了96%。同样,据估计,通过隔离检疫,死亡人数最低减少31%,最大减少了76%。在减少COVID-19传播方面,将隔离检疫与其他如学校停课或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相结合,比单用隔离检疫更有效。SARS和MERS研究结论与COVID-19的研究一致。

两项SARS建模研究评估了成本。他们发现,隔离检疫措施开始的越早,成本越低。

证据的可靠性

由于某些原因,我们不确定所发现的证据。对COVID-19的观察性研究未包括没有隔离的对照组。COVID-19的研究基于有限的资料建立了模型,并对病毒做出了不同的假设(例如它会以多快的速度传播)。其他研究调查了SARS和MERS,因此它们仅提供了间接证据。

结论

尽管证据有限,但所有研究都发现,隔离检疫在减少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方面具有重要意义。结果表明,实施隔离检疫越早效果越好,费用越低。将隔离检疫措施与其他预防和控制措施相结合,比单纯的隔离检疫效果更好。

本系统综述纳入了截止至2020年6月23日发表的文献。

作者结论: 

当前的证据有限,因为大多数对COVID-19的研究都是数学建模研究,它们对重要的模型参数做出了不同的假设。调查结果始终表明,隔离检疫对降低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非常重要,尽管对其影响的大小还不确定。尽早实施隔离检疫,并与其他公共卫生措施相结合,对确保有效性非常重要。为了保持各项措施的最佳平衡,决策者必须不断监测疫情情况和已实施措施的影响。

本系统综述由WHO委托进行,并得到多瑙河克雷姆斯大学(Danube-University-Krems)的支持。该更新是由系统综述作者自行发起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2019新型冠状病毒(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是一种迅速出现的疾病,已被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列为大流行疾病。为了支持WHO关于隔离检疫的推荐建议,我们对严重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期间隔离检疫的有效性进行了快速系统综述。

研究目的: 

评估隔离建议(单独或结合其他措施)对与COVID-19确诊或疑似病例接触的个人、来自已宣布疫情暴发国家的旅行人员或生活在疾病高传播地区的人的影响。

检索策略: 

一位信息专家检索了Cochrane COVID-19 研究注册库、更新检索了PubMed、Ovid MEDLINE、WHO Global Index Medicus、Embase和CINAHL,并于2020年6月23日更新了检索结果。

纳入排除标准: 

评估任何类型的隔离检疫对控制COVID-19的效果的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时间系列、中断时间系列、病例系列、和数学建模研究。我们还纳入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的研究作为当前冠状病毒疫情的间接证据。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相关的摘要和标题。两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筛选所有可能相关的出版物全文。一位系统综述作者提取资料并使用GRADE评估证据质量,另一名作者对评价结果进行检查。根据研究设计,我们使用了三种不同的工具来评估偏倚风险:ROBINS-I用于干预的非随机研究,由Cochrane儿童癌症提供的用于非随机、非对照研究的工具,以及国际药物经济学和结果研究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Pharmacoeconomics and Outcomes Research,ISPOR)用于建模研究的建议。我们对四个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进行了评估:发病率、后续传播、死亡率和成本。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1项研究;对COVID-19进行了4项观察性研究和28项建模研究,对MERS进行了一项观察性研究和一项建模研究,对SARS进行了三项观察性研究和11项建模研究,并对SARS和其他传染病进行了三项建模研究。由于各相关结果的测量方法和分析方法各不相同,我们无法进行荟萃分析,进行了叙述性综合分析。对于2/3的非随机干预研究(non-randomized studies of interventions,NRSI),我们认为偏倚风险为中等,对于1/3 NRSI,偏倚风险为严重。我们对4/5个非对照队列研究的偏倚风险定为中度,另1/5为严重。我们将建模研究评为13项研究不担忧,17项研究为中等担忧和13项研究为高度担忧。

对与确诊/疑似COVID-19病例接触的个人进行隔离检疫,与未进行隔离检疫比较

建模研究一致报告了模拟隔离检疫措施的益处。例如,与没有根据不同情况而采取措施相比,对暴露于确诊或疑似病例的人群进行隔离检疫避免了44%至96%的发病病例和31%至76%的死亡病例。(发病病例:6项关于COVID-19、1项SARS的建模研究;死亡率:2项关于COVID-19、1项SARS的建模研究,低确定性证据)。研究还表明,由于实施了隔离检疫,基本繁殖数量可能会减少37%至88%(有关COVID-19的5项模型研究,低确定性证据)。极低确定性的证据表明,隔离检疫措施实施得越早,节省的成本越多(2项关于SARS的建模研究)。

与没有隔离检疫措施或无措施的其他措施相比,隔离检疫措施与其他措施相结合以遏制COVID-19

当这些模型将隔离检疫措施与其他预防和控制措施,包括学校停课、旅行限制和保持社交距离结合起来时,与单独的隔离检疫措施相比,这些模型在减少新病例、传播和死亡方面显示出更大的效果(发病病例:9项关于COVID-19的建模研究;后续传播:5项关于COVID-19的建模研究;死亡率:5项关于COVID-19的建模研究;低确定性证据)。关于SARS和MERS的研究与COVID-19研究的结果一致。

相较于未隔离检疫,从已宣布COVID-19爆发的国家/地区出发的个人隔离检疫

极低确定性的证据表明,对来自已宣布爆发疫情的国家的旅行者进行隔离检疫,对降低SARS发病率和死亡的影响可能较小,但对COVID-19可能更大(2项COVID-19观察性研究和2项SARS观察性研究)。

翻译备注: 

原译者:赵洁;审校: 刘旭,香港中文大学那打素护理学院。更新译者:余泽宇,审校:郑偌祥。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1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