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乳喂养足月出生的健康婴儿的母亲提供乳汁助推剂(催乳剂)

研究问题是什么?

我们旨在确定口服(药物、草药或食物)催乳剂是否能够增加足月出生的健康婴儿其母亲的乳汁分泌。乳汁供应不足通常被认为是早期补充奶水和提前断奶的原因。包括母亲和宝宝的健康状况、宝宝的吸吮能力、正确的含乳和喂养频率等在内的一系列因素都会影响奶水的分泌。在尝试使用催乳剂之前,应先尝试找出并纠正产乳量少的原因。

本研究为何重要?

奶水不足会令母亲觉得苦恼,同时也会威胁婴儿的健康。催乳剂的选择通常受熟悉度或当地习俗的影响。一些母亲可能更喜欢药物,而另一些母亲则更喜欢天然疗法。关于催奶剂利弊的证据对于帮助母亲做出明智的决定至关重要。

我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9年11月4日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证据,并确定了41项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包括至少17个国家的3005名母亲和3006名婴儿。这些研究在婴儿的年龄、所调查的催乳剂类型、服用时间以及报告的结局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药物包括舒必利、甲氧氯普胺、多潘立酮和促甲状腺素释放激素。天然干预包括香蕉花,茴香,胡芦巴,生姜,ixbut,黎凡特棉,辣木,棕榈枣,猪肘,芦笋根,水飞蓟素,torbangun叶,以及作为茶或汤服用的各种天然混合物。

药物催乳剂

9项研究将一种催乳剂药物与安慰剂或不治疗进行了比较。没有研究报告了3、4或6个月的纯母乳喂养率,只有一项研究(甲氧氯普胺,20名受试者)报告了在只接受母亲自己乳汁的婴儿中,使用催乳剂组的婴儿在体重增长方面效果更好。3项跟踪产乳量的研究(多潘立酮、甲氧氯普胺、舒必利;151名受试者)表明催乳剂组的产乳量更多,尽管证据质量很低。不良反应的报告很少。在提到的不良反应中,仅限于一些轻微的不适,例如疲倦,恶心,食欲下降,头痛和口干。

天然催乳剂

27项研究对使用天然催乳剂与安慰剂或未进行治疗进行了比较。只有一项研究(母乳茶; 60名受试者)评价了对母乳喂养率的影响,并表明“在6个月时无显著差异”,但未提供任何数据(极低质量证据)。3项研究(275名受试者)报告了婴儿体重,其中2项研究(辣木,混合植物茶)报告催乳剂组的婴儿体重增加更多,而另一项研究(茴香和胡芦巴)在催乳剂组增加婴儿体重方面没有给出定论。13项研究(补血生乳,产宝,催乳,香蕉花,胡芦巴,生姜,辣木,胡芦巴,生姜和姜黄混合物,ixbut,混合植物茶,生乳合剂,水飞蓟素,先通乳,棕榈枣; 962名受试者)跟踪了产乳量的变化,一些研究显示天然催乳剂对其有益处,而另外一些研究显示几乎没有或不存在差异,因此天然催乳剂对产乳量效果的结果仍非常不确定。不良反应的报告很少。在报告的不良反应中,仅限于一些轻微的不适,例如母亲有枫糖浆味尿液以及婴儿发生皮疹(极低质量证据)。

一种增乳剂与另一种相比

8项研究(产宝,补血生乳,多潘立酮,辣木,胡芦巴,棕榈枣,Torbangun,moloco,母儿无忧,坤元通乳)比较了一种催乳剂与另一种的效果。每种特定的对照只有一项小型研究,因此我们无法确定是否有一种催乳剂确实比另一种效果更好。

这些证据意味着什么?

有限的证据表明催乳药物可能会增加产乳量,天然催乳剂可能会增加产乳量和婴儿的体重,但我们对所支持的证据极不确定。由于信息有限,我们同样不确定使用任何特定的催乳剂是否会对母亲或婴儿产生风险。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研究来增加我们对催乳剂效果的确定性。

作者结论: 

由于证据极为有限且质量极低,我们不知道3、4和6个月时继续进行母乳喂养的母亲比例是否受催乳剂影响。低质量证据表明药物催乳剂可能会增加产乳量。亚组分析中有一些证据表明,天然催乳剂可能对婴儿体重以及健康足月婴儿母亲的产乳量有益,但由于研究间异质性较大、测量的不精确性和报告的不完整性,我们对影响的程度非常不确定。我们也不确定一种催乳剂是否比另一种更好。由于关于不良反应的数据有限,我们无法确定是否有与任何特定催乳剂有关的不良反应;报告的不良反应中均为轻微症状。

迫切需要有关催乳剂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高质量RCT研究。此外,还需要一系列核心结局来规范婴儿体重和产乳量的测量,并为所用剂量和剂型提供坚实的基础。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许多妇女对自己的乳汁分泌能力表示担忧,乳汁不足通常被认为是补充和提前终止母乳喂养的原因。在解决这一问题时,首先要考虑产妇和新生儿的健康、婴儿吸吮、正确的含乳以及喂养频率对产乳量的影响,并应采取措施进行纠正或弥补。

口服催乳剂是可以刺激乳汁分泌的物质。它们可能是药物,也可能是非药物(天然的)。天然催乳剂通常是植物或其他食品制剂。药物或天然催乳剂的选择往往受到熟悉度和当地习俗的影响。有关催乳剂利弊的证据对于在知情情况下决定是否对其进行使用非常重要。

研究目的: 

评估口服催乳剂对增加非住院母乳喂养母婴产乳量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 Group's Trials Register), ClinicalTrials.gov,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菲律宾健康研究与发展协作网(HERDIN),天然产品快讯(Napralert),作者LM的个人参考文献合集以及检索到的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2019年11月4日)。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CTs)和准RCTs(包括已发表的摘要),比较哺乳健康足月婴儿的母亲使用口服催乳剂与安慰剂、不治疗或另一种口服催乳剂的效果。我们也纳入了整群随机试验,但排除了交叉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标准的Cochrane妊娠和分娩小组推荐的标准方法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两到四名研究人员独立进行文献筛选,偏倚风险评价,用于分析的数据提取以及准确性核对。必要时,我们联系研究作者以寻求解释说明。

主要结果: 

来自至少17个国家,包括3005名母亲和3006名婴儿的41项RCTs符合纳入标准。这些研究是产后立即在医院或社区开展的。母亲的情况存在很大差异,特别是在胎次以及是否存在哺乳不足方面。研究开始时,婴儿的年龄从刚出生到6个月不等。由于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主要是由于缺少盲法)、大量的临床和统计学异质性以及测量的不精确性,证据的总体质量为低到极低

药物催乳剂

9项研究将药物催乳剂(多潘立酮、甲氧氯普胺、舒必利、促甲状腺素释放激素)与安慰剂或不治疗进行了比较。

没有报告在3、4和6个月时继续进行母乳喂养的母亲比例这一主要结局。只有一项研究(甲氧氯普胺)报告了婴儿体重的结局,发现几乎没有或不存在差异(平均差(MD)=23.0g, 95% CI [-47.71, 93.71];1项研究,2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3项研究(甲氧氯普胺、多潘立酮、舒必利)报告了产乳量,发现药物催乳剂可能会增加产乳量(MD=63.82mL, 95% CI [25.91, 101.72];I²=34%;3项研究,15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亚组分析表明,每种药物都可能会增加产乳量,但置信区间有所差异。

关于不良反应的报告有限,无法进行Meta分析。在提到的不良反应中,仅限于一些轻微的不适,如疲倦、恶心、头痛和口干(极低质量证据)。没有报告婴儿的不良反应。

天然催乳剂

27项研究比较了天然口服催乳剂(香蕉花,茴香,胡芦巴,生姜,ixbut,黎凡特棉,辣木,棕榈枣,猪肘,芦笋根,水飞蓟素,torbangun叶,以及作为茶或汤服用的各种天然混合物)与安慰剂或不治疗的效果。

1项研究(母乳茶)报告了六个月的母乳喂养率,结论是 “无显著差异”(未提供数据和显著性测量,60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3项研究(茴香,胡芦巴,辣木,混合植物茶)报告了婴儿的体重,但由于临床和统计学上的异质性无法进行Meta分析( I2 = 60%,275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亚组分析表明,我们尚不确定茴香或胡芦巴是否会增加婴儿体重,而辣木和混合植物茶相比安慰剂可能会增加婴儿体重。13项研究(补血生乳,产宝,催乳,香蕉花,胡芦巴,生姜,辣木,胡芦巴,生姜和姜黄混合物,ixbut,混合植物茶,生乳合剂,水飞蓟素,先通乳,棕榈枣;962名受试者)报告了产乳量,但由于存在很大的异质性( I2 = 99%),因此无法进行Meta分析。每种干预措施的亚组分析表明要么获益,要么几乎没有或不存在差异(极低质量证据)。关于不良反应的报告有限,无法进行Meta分析。在提到的不良反应中,仅限于一些轻微的不适,例如母亲有枫糖浆味尿液以及婴儿发生皮疹(极低质量证据)。

不同催乳剂的比较

8项研究(产宝、补血生乳、多潘立酮、辣木、胡芦巴、棕榈枣、torbangun、moloco、母儿无忧、坤元通乳)比较了一种口服催乳剂和另一种之间的效果。由于每种对比只有一项小型研究,因此我们无法进行Meta分析,无法知道在任何结局上是否一种催乳剂比另一个更好。

翻译备注: 

译者:吴守媛(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兰州大学健康数据科学研究院),审校:吕萌(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兰州大学健康数据科学研究院)。2021年5月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