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光作为痤疮治疗的一种方法

此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该Cochrane综述的目的是找出利用激光和其它光源治疗是否可改善痤疮患者出现的白头(whitehead)、黑头(blackhead)和点状炎症(inflamed spot)。我们也想知道痤疮患者如何评价其病情改善,他们是否发现这些治疗引起了不快的效果如水疱或瘢㾗。Cochrane的研究者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的研究以回答这些问题,发现有71个研究总参与者达4211例。

该综述研究了什么?

痤疮是一种常见的皮肤问题。它引起黒头、白头和点状炎症并可能导致瘢㾗。当前的治疗选择仅限于有效性和便利性,有可能引起副作用。我们研究了作为替代治疗的激光和其它光源单独或与增强皮肤对光照敏感性化学物联合使用(光动力学治疗, photodynamic therapy, PDT)。我们比较了不同光动力学治疗与其它治疗、未治疗或安慰剂的作用。

大多数研究的参与者是20-30岁轻度至中度的痤疮患者。这些研究中的光治疗在许多重要方面差异很大,如使用的光源波长、治疗持续时间、光动力学治疗中使用的化学物及其它条件。

半数以上的研究由工业界资助;研究者公布了存在利益冲突或未公布。

关键信息

我们的综述结果无法得出肯定的结论,因为不清楚这些研究中的光治疗(包括光动力学治疗)是否较其它对照治疗方法如安慰剂、未治疗和皮肤摩擦更有效,也不清楚可能的收益会持续多久。

该综述主要的结果是什么?

我们研究了痤疮患者如何评价其自身的改善,但不清楚光治疗是否有益。对于大多数种类的痤疮患者光治疗,因其进行研究方式和测量的不同,其研穹者如何评价黑头、白头和点状炎症变化方面的证据也有限。

大多数研究报道了副作用,但不充分。未有瘢㾗的报道,但在强化脉冲光疗、红外线和光动力学治疗中报道有水泡。

共含360名中度至重度的痤疮参与者的三项研究显示,利用红光激活、使用氨基乙酰丙酸甲酯(methyl aminolevulinate, MAL)的光动力学治疗,与安慰剂软膏加红光照射对于黒头、白头和点状炎症病灶数量改变的效果类似。我们判定该证据的质量为中度。

进一步的计划周详的研究需比较痤疮常规治疗与光治疗的有效性,以评价痤疮光治疗真正的临床效应和副作用。

该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该综述包含截止2015年9月的研究。

结论: 

使用光治疗痤疮者方面缺乏高质量的证据。对中度至重度痤疮者使用MAL-PDT(红光)或ALA-PDT(蓝光)作为标准疗法的有效性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亟须同时遵循随机对照试验报告指南CONSORT声明(Consolidated Standards of Reporting Trials),又精心设计、使用标准化终点指标、与常用痤疮治疗方法相比较的光治疗有效性的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寻常痤疮(acne vulgaris)是一种常见的皮肤问题表现为黒头、白头和点状炎症。其通常留下实体瘢㾗并可能引起心理郁闷。因治疗无效、便捷性差、耐受性差或副作用,只有部分患者使用口服和局部治疗。一些研究显示光治疗有良好效果。

目的: 

为研究不同波长光治疗对痤疮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止2015年9月的下列数据库:Cochrane皮肤特异性注册中心、CENTRAL、MEDLINE、Embase和LILACS。我们检索了ISI Web of Science和国际学位论文摘要数据库(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从起始日期)。我们同时检索了5个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和灰色源文献。我们检查了研究和综述的参考文献并咨询了研究作者和该领域的其它专家以寻找进一步扩展可供参考的相关性随机化对照研究(RCTs)。我们在2016年7月更新了这些检索,但新的检索结果尚未加入综述中。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光治疗寻常痤疮的随机化对照试验(RCTs),不论其语种和是否发表。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流程。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71项研究,随机化分组的受试者数共达4211人。

大多数是小型研究(中位数参与者这31人),包含了不同性别、平均年龄20-30岁的轻度至中度的痤疮病例。光治疗研究中,所使用波长、剂量、光动力学治疗(photodynamic therapy, PDT)的光敏化学物和对照处理(最常见的对照是无处理、安慰剂、另一种光治疗或各种局部治疗)有很大差异。光治疗1-122个周期(绝大多数2-4个周期)。治疗频率从每天两次至每月一次不等。

大多数研究未说明选择偏倚和执行偏倚情况。大多数参与者评价的研究中的终点测量偏倚未知但研究究者评价的终点测量偏倚较低。过半的研究中病例退出(attrition)和报告的偏倚较低,其余研究中偏倚未知或较高。2/3的研究由企业资助;部分研究者报告了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 COI),部分研究者未声明,故我们判定偏倚风险为未知。

我们的首要研究终点“参与者改善的总体评价”在大部分干预研究中的比较无法实现,因为干预内容和研究终点测量的不一致。我们未估计合并效应但评定光治疗方法比较研究结果的质量为低级证据,包括了PDT组与安慰剂、无处理、局部治疗或其它对照组的比较。一项研究中包含266例中度至重度痤疮参与者,在该研究终点上未显示20%氨基乙酰丙酸-光动力学治疗(aminolevulinic acid-PDT, ALA-PDT)(通过蓝光激活)与溶剂对照加蓝光照射有差异(危险比(risk ratio, RR)为0.87, 95% CI为0.72-1.04, 低质量证据)。一项比较不同ALA-PDT(红光激活)浓度的研究(n=180)显示,20% ALA不比15% ALA更有效(RR 1.05, 95% CI 0.96-1.15),但优于10% ALA (RR 1.22, 95% CI 1.05-1.42)和5% ALA (RR 1.47, 95% CI 1.19-1.81)。20% ALA与10% ALA及5% ALA相比,为获得额外收益需治疗的人数(number needed to treat for an additional beneficial outcome, NNTB, 有时缩写为需治人数)分别为6 (95% CI 3-19)和4 (95% CI 2-6)。

我们第二个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病灶数量变化”,合并了3个随机化临床试验,有360名中度至重度痤疮的参与者,发现氨基乙酰丙酸甲酯(methyl aminolevulate, MAL)作为光敏剂的光动力学治疗(MAL-PDT, 由红光激活)与安慰膏剂加红光照射在炎症病灶(inflamed lesions, ILs)改变方面没有差异,均数之差(MD)为-2.85, 95% CI -7.51 - 1.81,ILs改变百分比均值的差异为-10.09, 95% CI -20.25 - 0.06,非炎性病灶(non-inflamed lesions, NILs)改变的均数之差为-2.01, 95% CI -7.07 - 3.05,NILs改变百分比均值的差异为-8.09, 95% CI -21.51 - 5.32。这些结果我们评定为中度质量的证据,这意味着这两种治疗方案对病灶数量改变几乎没有差异。

其它比较疗效的干预或为结果不一致或为小样本或为高偏倚风险的研究。对于其它试验结果我们只进行了描述性总结,因为研究本身的巨大差异、报告不完整或未获得必要的数据。有几个比较黄光源与安慰剂或无处理、红外线与无处理、金微粒子悬液与溶剂、克林霉素苯甲酰软膏(clindamycin/benzoyl peroxide)联合脉冲染料激光(pulsed dye laser)与单用克林霉素苯甲酰软膏的研究。还有几个其它研究比较了MAL-PDT与只用光照治疗、与阿达帕林(三代维A酸衍生物)、联合长脉冲染料激光与单用长脉冲染料激光。这些研究均未显示有任何临床疗效。

1/3的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价的严重不良反应”。大多数研究报道了不良反应(adverse effects),但对于报道未观察到瘢痕方面不充分,且只在使用强化脉冲光照、红外线和光动力学治疗组报道了水泡形成。我们评定该为极低质量证据,意味着对光治疗的不良反应是不确定的。

虽然我们的主要终点是长期结局,不到一半的研究在结束治疗八周后进行了评价。只有少数研究在结束治疗三个月后评估了结局,长期评价在本分析中大多未涉及。

翻译备注: 

译者:张国州; 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2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