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如洗手或戴口罩之类的物理措施会阻断或减缓呼吸道病毒的传播吗?

什么是呼吸道病毒?

呼吸道病毒是感染呼吸道,即鼻腔、咽喉和肺,内部细胞的病毒。这些感染会导致严重健康问题并影响正常呼吸。它们会引起流感(流行性感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非典,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

呼吸道病毒如何传播?

感染呼吸道病毒的人咳嗽或打喷嚏时会将病毒微粒传播到空气中。当其他人通过空气或落有病毒微粒的物体表面与这些病毒微粒接触,就会被感染。呼吸道病毒可以在社区、人群和国家以及在世界各地迅速传播。在国家中传播被称为瘟疫(epidemics),在全球范围传播被称为大流行(pandemics)。

我们该如何阻断呼吸道病毒的传播?

阻断呼吸道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物理措施包括:

· 经常洗手;

· 不要触摸眼睛、鼻子或嘴巴;

· 在打喷嚏或咳嗽的时候用肘部挡住嘴;

· 用消毒剂擦拭物体表面;

· 戴口罩、护目镜、手套和穿着防护服;

· 避免与其他人接触(患者隔离或检疫隔离);

· 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和

· 检查从其他国家入境的人是否有感染迹象(筛查)。

我们为什么进行这项Cochrane综述

我们想知道物理措施是否阻断或减缓了呼吸道病毒的传播。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通过物理措施阻断人们感染呼吸道病毒的相关研究。

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些研究中有多少人感染了呼吸道病毒,以及这些物理措施是否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检索日期:本综述为2007年首次发表的综述进行的更新。我们纳入了截至2020年4月1日发表的研究。

我们的发现

我们检索筛选出了67项相关研究。这些研究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低、中、高收入国家,研究纳入人群来源自非流感时期、2009年全球H1N1流感大流行时期以及至2016年的流行性流感季时期的医院、学校、家庭、办公室、托儿所和社区。没有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进行的研究。我们检索筛选到6项正在进行的,尚未发表的研究,其中三项评估了戴口罩对COVID-19的影响。

1项研究着眼于检疫隔离的影响。没有关于护目镜、制服和手套、或者对进入国家的人进行检查的物理措施的研究。

我们评估了以下物理措施的影响:

· 医用或外科口罩;

· N95/P2呼吸器(经常被医务工作者而非普通民众使用的有过滤吸入的空气功能的紧密口罩);和

· 手卫生(洗手和使用手部消毒剂)。

本综述的结果是什么?

医用或外科口罩

七项研究是在社区中进行的,两项研究在医务工作者中进行。与不戴口罩相比,戴口罩对流感样疾病的人数没有或有很少影响(9项研究,涉及3507名受试者),对通过实验室检查确诊为流感的人数可能没有影响(6项研究,涉及3005名受试者)。很少有关于不良反应的报告,但有研究提到不适。

N95/P2呼吸器

四项研究是在医务工作者中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在社区中进行。与戴医用或外科口罩相比,戴N95/P2呼吸器对确诊流感的人数影响不大或没有影响(5项研究,涉及8407名受试者),对流感样疾病发生人数(5项研究,涉及8407名受试者)或呼吸道疾病发生人数(3项研究,涉及7799名受试者)的影响也几乎没有差别。不良反应没有得到很好的报告。有研究提到不适。

手卫生

与未执行手卫生相比,进行手卫生可能减少呼吸道或流感样疾病人数和确诊流感人数(16项研究,涉及61372名受试者)。很少有研究衡量不良反应,但有提到使用手消毒剂的人的皮肤刺激情况。

这些研究结果的可靠性?

与呼吸系统疾病相关的主观结果的证据质量较低。但对于与口罩和N95/P2呼吸器相关的更精确定义的实验室确诊呼吸道病毒感染,证据为中等质量。当有更多证据出现时结果可能会改变。相对较少的人遵循了有关戴口罩或手卫生的指导,这可能会影响研究结果。

关键信息

我们不能确定是否戴着口罩或N95/P2呼吸器有助于减缓呼吸道病毒的传播。

手卫生可能有助于减缓呼吸道病毒的传播。

作者结论: 

试验的高偏倚风险、结局测量的多样性、以及研究期间对干预措施较低的依从性妨碍了明确结论的生成与研究结果到当前的COVID-19大流行的推广。

口罩的效果尚不确定。低中等质量证据意味着我们对干预措施效果估计的信心有限,并且真实可以造成的影响可能与通过观察估计的有所不同。随机试验的合并结果并未显示季节性流感期间使用医用/外科口罩可明显减少呼吸道病毒感染。作为减少呼吸道病毒感染的常规护理措施,医务工作者使用医用/外科口罩与N95/P2口罩比较,并没有明显的效果差异。手卫生可能会适度减轻呼吸道疾病的发生。与物理干预有关的危害未得到充分研究。

有必要进行大规模、设计良好的RCT,以研究这些各类干预措施在多种环境和人群中的有效性,特别是在最易发生ARIs的人群中的有效性。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急性呼吸道传染病(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 ARIs)的病毒瘟疫或大流行造成了全球性的威胁。例如2009年由H1N1pdm09病毒引起的H1N1流感,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和2019年由SARS-CoV-2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病(orona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抗病毒药物和疫苗接种可能不足以组织其传播。这是一项于2007年、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发表的Cochrane综述的更新。本综述纳入的证据不包括当前COVID-19大流行的研究结果。

研究目的: 

评估物理干预措施阻断或减缓急性呼吸道病毒传播的有效性。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20年4月1日检索了CENTRAL,PubMed,Embase和CINAHL数据库。我们于2020年3月16日检索了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HO ICTRP)。我们对纳入的研究进行了向前和向后的引证分析(citation analysis)。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研究物理干预方式(包括入境筛查、患者隔离、检疫隔离、保持物理距离、个人防护、手卫生、口罩和漱口)阻止呼吸道病毒传播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RCT)和集群RCT。在此综述的先前版本中,我们还纳入了观察性研究。但是,在此更新中,RCT数量对我们的研究目的来说已经充足。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我们使用GRADE证据分级方法进行了证据质量评估。三对综述作者使用此综述先前版本中应用的标准模板独立提取了数据,但对模板进行了对我们在此更新中针对RCT和集群RCT的适应性修改。由于完成综述的紧迫性,我们没有联系纳入研究的研究者以获取缺少的数据。我们对与干预措施相关的不良事件(危害)的信息进行资料提取。

主要结果: 

我们在此更新中纳入了44项新的RCT和集群RCT,共计随机试验总数为67项。其中没有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进行的研究。检索筛选到6项正在进行的研究,其中3项研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对口罩进行评估,1项已完成。

许多研究在非流感期间进行,有一些在2009年全球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进行,其他研究在至2016年的流行性流感季时期进行。因此,与COVID-19相比,纳入研究主要针对下呼吸道病毒的循环和传播。纳入的研究在具有异质性的环境中进行,从郊区学校到高收入国家的医院病房、低收入国家拥挤的城市、高收入国家的移民社区不等。在许多研究中,受试者对干预措施的依从性很低。

大部分RCT和集群RCT的偏倚风险很高或不确定。

医用/外科口罩与无口罩的比较

我们纳入了比较医学/外科口罩与不戴口罩以防止病毒性呼吸道疾病传播情况9项试验(其中8项是集群RCT,2项关于医务工作者,7项在社区进行)。来自9项试验(涉及3507名受试者)的低质量证据表明,与不戴口罩相比,戴口罩对流感样疾病(influenza-like illness,ILI)的结局影响很小或没有差异(风险比(risk ratio,RR)=0.99,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CI)[0.82, 1.18])。中等质量的证据表明,与不戴口罩相比,戴口罩对实验室确诊的流感人数的影响可能很小或没有影响(RR=0.91,95%CI [0.66, 1.26], 6项研究,涉及3005名受试者)。不良事件很少被衡量和报告。COVID-19期间有2项研究计划共招募72000人。其中一项评估医用/外科口罩的效果(受试者6000人)(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2020年11月18日发表),一项则评估布口罩的效果(受试者66000人)。

N95/P2呼吸器与医用/外科口罩的比较

我们合并了将N95/P2呼吸器与医用/外科口罩进行比较的试验(4项在医疗环境下进行,1项在家庭环境下进行)。与医用/外科口罩相比,N95/P2呼吸器对临床呼吸系统疾病的影响并不确定(RR=0.70,95%CI [0.45, 1.10],极低质量证据,3项试验,涉及7779名受试者),对于ILI的影响也并不确定(RR=0.82,95%CI [0.66, 1.03],低质量证据,5项试验,涉及8407名受试者)。这些主观结果的不精确性和异质性限制了证据质量。与医用/外科口罩相比,使用N95/P2呼吸器可能对实验室确诊的流感感染这一更客观和精确的结局影响很小或没有差异(RR=1.10,95%CI [0.90, 1.34],中等质量证据, 5项试验,涉及8407名受试者)。将纳入人群限制为医务工作者不会影响整体调查结果。不良事件未得到很好的衡量和报告,但是在一些研究中提到了戴医用/外科口罩或N95/P2呼吸器造成的不适感。一项正在进行的招募576名受试者的研究比较了COVID-19期间医务工作者使用N95/P2呼吸器和使用医用外科口罩的影响。

手卫生与无干预的比较

研究场所包括学校、托儿所、家庭和办公室。在手卫生干预与对照(无干预)的比较中,手卫生组的ARIs相对减少了16%(RR=0.84,95%CI [0.82, 0.86],7项试验,涉及44129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表明手卫生可能有益。在考虑更严格定义的ILI和实验室确诊流感的结局时,对ILI影响的估算(RR=0.98,95%CI [0.85, 1.13],10项试验,涉及3264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和对实验室确诊流感的影响(RR=0.91,95%CI [0.63, 1.30],8项试验,涉及833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表明干预措施造成了极少或没有影响。我们合并了全部16项试验(涉及61372名受试者)关于ARI或ILI或流感的合并结局,每项研究仅记录一次,选用报告最全面的结局数据。合并数据的结果显示,手卫生可能会通过相对减少11%的呼吸道疾病而有益(RR=0.89,95%CI [0.84, 0.95],低质量证据),但该结局异质性较高。很少有试验衡量和报告手卫生的危害。

目前有两项正在进行的针对未感染COVID-19的395名儿童以洗手为干预措施的研究。

我们检索到一项关于检疫隔离/物理距离的RCT。在日本的公司员工被要求在家庭成员有ILI症状的时候待在家中。与对照组相比,干预组患流感的总人数要少(2.75%比3.18%,危险比=0.80,95%CI [0.66, 0.97])。然而,那些和被感染的家人一起待在家中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是对照组的2.17倍。

我们没有找到关于眼睛防护、制服和手套、或入境筛查的RCT。

翻译笔记: 

译者:余泽宇,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Cochrane中国协作网分支机构。Centre for Evidence-based Chinese Medicine,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Affiliate of the Cochrane China Network) 。2020年11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