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教育材料用于医疗保健专业实践与患者健康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这项综述的目的是找出分发给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印刷教育材料是否可以改善他们的实践,进而改善患者的健康状况。

关键信息

综述结果表明,印刷的教育材料可能会改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但可能对患者的健康几乎没有影响。结果还表明,与相同印刷教育材料的印刷版本相比,计算机化版本对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几乎没有影响。进一步的方法学严谨的研究可能会对我们对效果估计的信心产生重要影响,并可能改变估计。

本综述的研究内容是什么?

医学期刊和临床实践指南是将科学信息传播给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常用渠道,因为它们允许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进行广泛的传播。提供印刷的教育材料旨在提高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意识、知识、态度和技能,并最终改善他们的实践和患者的健康状况。

本系统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综述作者发现84项相关研究。这些研究中的大多数将接受印刷教育材料的医疗专业人员与未接受印刷教育材料的医疗专业人员进行了比较。综述的结果表明,印刷的教材可能会改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对患者健康的影响很小或没有差别。两项研究(一项随机试验和一项CBA)比较了同一教材的印刷版和计算机版,并认为与印刷版相比,计算机版对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

本系统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综述作者检索了截至2019年2月8日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该评价的结果表明,单独使用PEM与不进行干预相比,PEM可能会稍微改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和患者健康状况。与其他干预措施相比,或者与作为多方面干预措施的一部分的PEMs相比,PEMs有效性是不确定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印刷的教育材料被广泛用于传播策略,以提高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质量和患者健康状况。传统上,它们以纸质格式呈现,例如专著,在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以及临床指南。本文是综述的第四版更新。

研究目的: 

评价印刷的教育材料(printed educational materials, PEMs)对于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和患者健康结局的影响。

探索印刷教育材料的一些特征(如来源、内容、格式)对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和患者健康结局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MEDLINE、Embase、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HealthStar、CINAHL、ERIC、CAB Abstracts、全球卫生和EPOC注册库,时间由最初截至2019年2月6日。我们检索了所有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和相关系统综述。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试验(randomised trials, RTs)、前后对照研究(controlled before-after studies, CBAs)和中断时间序列研究(interrupted time series studies, ITSs),以评价PEMs对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实践或患者健康结局的影响。我们纳入了三种类型的比较:(1)PEM与无干预,(2)PEM与单个干预,(3)包含PEM的多方面干预与无PEM的多方面干预。纳入专业实践(例如,特定药物的处方)的或患者健康结局(例如,血压)任何客观度量。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进行资料提取。通过讨论解决意见分歧。为了进行分析,我们根据研究设计、结局类型和比较类型将纳入的研究分组。对于对照试验,我们报告了每个研究中每个结局的中位数效应大小,每个研究中各个结果的中位数效应大小以及研究中这些效应大小的中值。在有可用数据时,我们通过将所有数据转换为月度数据并通过实施PEM前后之间的回归线斜率变化来估计效应大小,从而重新分析了ITS研究。我们报告了每项研究中的每个结局以及研究间结局的斜率中值变化。我们根据斜率的标准误差对所有斜率变化进行了标准化,从而可以比较和组合不同的结局。我们根据与PEM的来源、交付渠道、内容和格式有关的潜在效果修饰符对每个PEMs进行了分类。我们评价了纳入文献的偏倚风险。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4项研究:32项RTs,2项CBAs,以及50项ITS研究。在这32项RTs中,有19项是集群RTs,它们使用了各种随机单位,例如诊所、医疗中心、城镇或地区。

大多数纳入研究(82/84)将PEMs与无干预措施进行了比较,以研究其有效性。根据提供了中等质量的证据的RTs,我们发现,分发给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PEMs与不采用干预措施相比,可能会改善他们的实践(中位数绝对风险差异(ARD):0.04;四分位间距(IQR):0.01至0.09;3963名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在3073个单位内随机分组)。我们无法使用从连续变量(标准均值差(SMD))中收集的证据来确认这一发现:SMD=0.11;IQR:-0.16至0.52;1631名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来自1373个随机分配的单位,来自ITS研究(标准的斜率中位数变化=0.69;35项研究)或来自CBA研究。原因是证据质量非常低。我们还发现,基于提供中等质量证据的RTs,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使用二分类变量测量,分配给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PEM对患者健康的影响可能很小或没有影响(ARD:0.02;IQR:-0.005至0.09;935015名患者来自959个随机分组的单位)。从连续变量中收集的证据(SMD:0.05;IQR:-0.12至0.09;在594个单位内随机分配的6737例患者)或来自ITS研究结果(标准的斜率中位数变化=1.12;8项研究)不能印证这些发现,因为此证据的质量非常低。

两项研究(一项随机试验和一项CBA)将纸质版本与同一PEM的计算机版本进行了比较。从提供低质量证据的RT中,我们发现,与印刷版本的PEM相比,计算机版本的PEM对专业人员的实践可能几乎没有影响(ARD:-0.02;IQR:-0.03至0.00;分别随机分配了139名医疗专业人员)。提供非常低质量的证据的CBA研究并未印证这一发现(SMD:0.44;32位医疗保健专业人员)。

根据收集到的资料,我们无法总结PEM的什么特性影响了效果。

然而,纳入研究的方法学质量是参差不齐的。纳入的RTs中有一半有选择偏倚的风险。大多数ITS研究都是回顾性进行的,没有预先确定干预措施的预期效果,也没有确认长期趋势的存在。

翻译备注: 

译者:梁素瑞(香港中文大学考科蓝香港研究中心),审校:朱思佳,(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