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運動作為成人慢性疲勞症候群的治療方式

本篇文獻回顧之目的為何?

慢性疲勞症候群的病人通常會有持續性的疲勞感、關節疼痛、頭痛、睡眠問題、注意力不集中以及記憶力下降的症狀。這些症狀會使得慢性疲勞症候群病人的活動力及抗壓性顯著降低。我們想了解運動療法是否能幫助慢性疲勞症候群(肌痛性腦脊髓炎) 的病人。

關鍵訊息

在治療結束時,接受運動療法的受試者可能比接受更多其他被動療法的受試者有較少的疲勞感。我們並不確定這樣的改善效果能否長期維持。我們也不確定運動療法是否可能存在嚴重副作用的風險。

本篇文獻回顧研究內容為何?

我們探討了運動療法是否能減輕慢性疲勞症候群的症狀。我們搜尋了將運動療法與照常治療控制組(treatment as usual, TAU)或其他療法的成效進行比較的研究。

本篇文獻回顧主要結果為何?

我們找到了八篇符合納入標準的研究,共有1518位參與者。這些研究將接受運動療法的受試者與接受照常治療、或是更多積極性治療例如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的受試者進行了比較。

受試者進行了12週至26週的運動治療。這些研究測量了治療結束時以及長期治療(長達50或72週後)的治療成效。受試者接受了不同強度的有氧運動,如散步、游泳或騎自行車。

運動療法與照常治療、或放鬆的比較

接受運動療法的受試者在治療結束時的疲勞程度可能減輕,而且他們的身體機能也可能獲得適度的提升。但我們不確定這些改善能否長期維持,因爲我們對這些證據感到非常地不確定。

已結束運動療法和長期接受運動療法的受試者,其睡眠品質可能略有改善。

然而我們不確定運動療法是否存在著嚴重副作用的風險,以及它對於疼痛、生活品質和憂鬱症狀的影響。這是因為我們缺乏證據,或因為我們對證據感到很不確定。

運動療法與認知行為療法的比較

已結束運動療法和長期接受運動療法的受試者,其疲勞程度幾乎沒有差異。運動療法在治療結束時對受試者的身體機能幾乎沒有影響,但不確定對身體機是否有長期的影響。

並無研究探討運動療法在療程結束時對憂鬱症狀的影響,不過長期來說,它可能只有很小或甚至没有影響。

我們對於副作用的存在風險是不確定的。我們也不確定運動療法是否會影響疼痛、生活品質或睡眠。這是因為我們缺乏證據,或因為我們對證據感到很不確定。

運動療法與調整生活步調(不超過生活的極限)的比較

與調整生活步調相比,接受運動療法的受試者在治療結束時和長期治療中,疲勞和憂鬱症状可能略為減輕,身體機能和睡眠也稍有改善。

但我們並不確定它是否存在著嚴重副作用的風險。我們也不確定它對於生活品質或疼痛的影響。這是因為我們缺少證據,或者說我們對證據感到十分不確定。

運動療法與抗憂鬱藥物的比較

在減少疲勞方面,我們不確定運動療法是否比抗憂鬱藥更有效。我們也不確定它對於憂鬱症狀、副作用、疼痛、身體機能,生活品質或睡眠的影響。這是因為我們缺少證據,或者說我們對證據感到十分不確定。

本文獻回顧為何重要?

運動療法是治療指引推薦使用的介入措施,並經常用於治療慢性疲勞症候群病人。慢性疲勞症候群的病人應當有機會根據可靠的研究證據以及該運動療法(不論是獨立介入或治療計畫中的一部分)是否有效來為自己的照護與治療做出明智的決定。

需要注意的是,本回顧文獻證據中的病人診斷來自1994年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制定的標準或牛津診斷標準 (the Oxford criteria)。使用其他診斷標準的病人可能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翻譯紀錄: 

譯者:呂肇尹
服務單位:成功大學職能治療學系
職稱:學生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