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锻炼治疗成人慢性疲劳综合征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通常会有持续的疲劳感、关节疼痛、头痛、睡眠问题以及注意力、记忆力下降的症状。这些症状会引起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活动能力及抗压能力显著下降。我们想了解运动疗法是否能帮助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肌痛性脑脊髓炎)。

关键信息

在治疗结束时,接受运动疗法的受试者可能比接受更多其他被动疗法的受试者的疲劳程度要低。我们不确定这种改善效果能否长期维持。我们也不确定运动疗法产生严重副作用的风险。

本综述的研究内容是什么?

我们探讨了运动疗法是否能减轻慢性疲劳综合征的症状。我们检索并纳入了将运动疗法与常规治疗或其他疗法的治疗效果进行比较的研究。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本综述纳入了8项研究,涉及1518名受试者,这些研究将接受运动疗法的受试者,与接受常规治疗或认知行为疗法等积极治疗的受试者进行比较。

受试者进行12周至26周的运动治疗。研究测量了治疗结束时、和治疗后长期(50周或72周)的效果。受试者进行了不同强度的有氧运动锻炼,如散步、游泳或骑自行车。

运动疗法与常规治疗或放松疗法的对照

在治疗结束时,接受运动疗法的受试者的疲劳程度可能减轻,身体功能也可能有所改善。由于对证据的不确定性(对证据质量的担忧),我们不确定这些改善能否长期持续。

在治疗结束和之后的长期时间里,接受运动疗法可能轻度改善受试者的睡眠质量。

我们不确定严重副作用的风险,以及运动疗法对疼痛、生活质量和抑郁的影响。原因是我们缺少证据,或对证据质量有所担忧。

运动疗法与认知行为疗法的对照

在运动疗法结束时或之后的长期时间内,受试者的疲劳程度可能有很小的差异或没有差异。运动疗法结束时,对受试者的身体功能影响可能很小;但长期影响并不确定。

没有研究探讨运动疗法结束时对抑郁的影响,但其可能有很少的、或没有长期影响。

我们不确定产生副作用的风险。我们也不确定运动疗法对疼痛、生活质量或睡眠的影响。原因是我们缺少证据,或对证据质量有所担忧。

运动疗法与自适调步疗法对照(在生活限度内)

与调整生活节奏相比,接受运动疗法的受试者在治疗结束时和长期随访中,疲劳和抑郁症状可能略有减轻,身体机能和睡眠稍有改善。

我们不确定严重副作用的风险。我们也不确定对生活质量或疼痛的影响。原因是我们缺少证据,或对证据质量担忧。

运动疗法与抗抑郁药对照

我们不确定与抗抑郁药相比,运动疗法能否减少疲劳。我们也不确定其对抑郁、副作用、疼痛、身体机能,生活质量或睡眠的影响。原因是我们缺少证据,或对证据质量担忧。

为什么本综述重要?

运动疗法是指南推荐的干预措施,并常用于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应有机会就他们的护理和治疗做出明智的决策,他们应根据可靠的研究证据,即基于运动疗法是否有效,就其应作为独立干预还是治疗的一部分做出判断。

需要注意的是,本综述中的证据中该病的诊断标准为1994年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诊断标准或“牛津标准”。使用其他标准诊断的患者可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

作者结论: 

与常规护理或消极疗法相比,运动疗法可能对患有慢性疲劳综合症的成年人的疲劳症状有积极影响。关于不良反应的证据尚不确定。由于证据有限,很难就CBT、自适调步疗法或其他干预措施的相对效果得出结论。所有研究均依据1994年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制定的标准、或(和)“牛津标准”对门诊病人进行诊断。使用其他标准诊断患者时,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主编关于此综述及其计划更新的声明如下: www.cochrane.org/news/publication-cochrane-review-exercise-therapy-chronic-fatigue-syndrome

慢性疲劳综合征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CFS)或肌性脑脊髓炎(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 ME) 是一种严重的疾病,其特征是持续性运动后的疲劳,与认知、免疫和自主功能障碍相关的诸多症状。由于没有特定的诊断检测,所以常使用诊断标准诊断慢性疲劳综合征。慢性疲劳综合征的患病率因使用的诊断标准而异。现有的治疗策略旨在缓解症状和改善功能。运动疗法是一种选择。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确定运动疗法对慢性疲劳综合征成年患者的影响,与任何其他干预或对照措施相比,对疲劳、不良结局、疼痛、身体机能、生活质量、情绪障碍、睡眠、自我感知的影响,和整体健康情况、健康服务资源使用和脱落(退出试验)的变化。

检索策略: 

我们使用慢性疲劳综合征和锻炼的自由词列表,检索了 Cochrane 常见精神障碍组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Group controlled trials register)、CENTRAL 和 SPORTDiscus,截止到2014年5月。我们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平台(WHO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检索未发表或正在进行的临床研究,截止到2014年5月。我们浏览了所检索文献的参考文献,同时咨询了相关领域内的专家。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初步诊断为慢性疲劳综合症且有能力参与运动疗法的成人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分别独立完成文献筛选、偏倚风险评估以及资料提取。我们用均数差(mean differences, MDs)、标准均数差(mean differences, SMDs)对连续性变量数据进行合并;为了方便解释SMDs,我们将SMD估计值重新表述为更常见的测量值的MDs。我们使用风险比(risk ratios, RR)合并二分类结局。我们使用GRADE评估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项随机对照试验,涉及1518名受试者。

运动疗法持续时间从12周到26周不等。研究测量了治疗结束时和长期随访(治疗后50周或72周)的效果。

7项研究采用不同的有氧运动,如散步、游泳、自行车或舞蹈,并将其有氧运动强度分级为极低到极强;另1项研究采用无氧运动。对照组包括消极对照(8项研究;常规治疗,放松疗法,柔韧训练),认知行为疗法(CBT)(2项研究),认知疗法(1项研究),支持性谈话(1项研究),踱步(1项研究),药物治疗(1项 研究)和联合疗法(1项研究)。

大多数研究的选择偏倚为低风险。所有研究的实施偏倚和测量偏倚都为高风险。

运动疗法与"消极疗法"对照

治疗结束时,运动疗法可能减轻疲劳(SMD=0.66,95%CI [-1.01, -0.31]; 7项研究,840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重新表述MD=3.4, 95%CI [-5.3, 1.6];量表范围0到33)。由于极低证据质量,我们不确定是否可以长期减少疲劳(SMD=0.62, 95%CI [-1.32, 0.07];4项研究,670名参与者;重新表述MD=3.2, 95%CI [-6.9, 0.4];量表范围0到 33)。

由于极低证据质量,我们不确定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RR=0.99, 95%CI [0.14, 6.97];1项研究,319名受试者)。

运动疗法在治疗结束时可以适度地改善身体机能,但由于极低证据质量,长期效果并不确定。运动疗法在治疗结束时和长期随访中,对睡眠质量都稍有改善。由于缺少证据或证据质量极低,运动疗法对疼痛、生活质量和抑郁的影响都是不确定的.

运动疗法与CBT对照

在治疗结束时(MD=0.20, 95%CI [-1.49, 1.89];1项研究,298 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或长期随访中(SMD=0.07,95%CI [-0.13, 0.28];2项研究,351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运动疗法对疲劳症状的改善可能几乎没有差异。

由于证据质量极低(RR=0.67, 95%CI [0.11, 3.96];1项研究,321名受试者),我们不确定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

现有证据表明,运动疗法和CBT对身体机能或睡眠质量的改善情况几乎没有差别(低质量证据),对抑郁症的影响可能很小或没有差别(中度质量证据)。由于证据质量极低,我们不确定与CBT相比,运动疗法是否能提高生活质量或减少疼痛。

运动疗法与调节性踱步对照

在结束时(MD=-2.00,95%CI [-3.57, -0.43];量表范围0到33;1项研究,305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和长期随访中(MD=2.50,95%CI [-4.16, -0.84];测量范围0到33;1项研究,307受试者;低质量证据)运动疗法可稍改善疲劳症状。

我们不确定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RR=0.99, 95%CI [0.14, 6.97];1项研究,319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现有证据表明,与自适调步疗法(低质量证据)相比,运动疗法可以稍微改善身体机能、抑郁和睡眠。没有研究报告生活质量或者疼痛情况。

运动疗法与抗抑郁药比较

由于证据质量极低,我们不确定单独采取运动疗法或联合抗抑郁药,能否比单独使用抗抑郁药更能缓解疲劳和抑郁。纳入的1项研究没有报告不良反应、疼痛、身体机能、生活质量、睡眠或长期结果。

翻译备注: 

译者:姜若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0月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