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检疫隔离或检疫隔离结合其他公共卫生措施控制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2019)的效果如何?

研究背景

2019年冠状病毒(COVID-19)是一种在全世界迅速传播的新型病毒。COVID-19 很容易在人与人之间通过密切接触或咳嗽和打喷嚏传播。大多数感染者都表现出轻度流感样症状,但有的人病情进展严重,甚至死亡。

目前没有针对COVID-19的有效治疗方法或疫苗(阻止人们感染特定疾病的药物),因此需要其他减缓(控制)病毒传播的方法。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关于控制该病的推荐措施之一是检疫隔离。这意味着将健康的人彼此分隔开,以防止他们被病毒感染并传播病毒。其他类似的推荐措施包括隔离(类似于检疫隔离,但是是将有COVID-19症状的人隔离起来)和社交间隔(无症状的人与人之间保持一定身体距离)。

我们想知道什么?

我们想找出检疫隔离是否能有效地阻止COVID-19传播、它是如何做到的、以及它是否能防止死亡。我们想知道,如果检疫与其他措施(如关闭学校)相结合,是否会更有效。我们还想知道它的成本耗费。

研究特征

COVID-19正在迅速传播,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回答这个问题。这意味着我们缩短了正常 Cochrane 综述流程的一些步骤。但是,我们相信这些变化不会影响我们的总体结论。

我们检索了评估所有地区所有类型的检疫隔离对COVID-19传播与病情严重程度影响的研究。我们还查看了评估检疫隔离与其他措施一起(如隔离、社交间隔、学校关闭和手部卫生)的研究。COVID-19是一种新疾病,因此,为了找到尽可能多的证据,我们还检索了有关类似病毒的研究,如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

研究测量了COVID-19、SARS或MERS的病例数量、感染人数、病毒传播速度、死亡人数以及检疫隔离费用。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9项研究。10项研究聚焦于COVID-19,15项关于SARS,2项关于SARS加上其他病毒,2项聚焦于MERS。大多数研究结合现有数据,创建了一个模型(一种模拟),用于为处于不同情况的人预测事件如何随时间发生(称为建模研究)。COVID-19研究模拟了中国、英国、韩国和游轮“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上的疫情。四项研究回顾了检疫隔离对178,122名有关SARS和MERS疫情的人的影响(称为"队列"研究)。其余的研究模拟了SARS和MERS的爆发。

模型研究发现,模拟检疫隔离措施使患病人数减少44%至81%,死亡人数减少31%至63%。将检疫隔离与其他措施相结合,如关闭学校或保持社交距离,在减少COVID-19传播方面比单独检疫隔离更有效。SARS和MERS研究与COVID-19的研究一致。

两项SARS模拟研究评估了成本。他们发现,检疫隔离措施开始的越早,成本越低。

由于几个原因,我们不能完全肯定我们找到的证据。COVID-19的研究基于有限的数据建立了模型,并对病毒做出了不同的假设(例如传播速度)。其他的研究调查了SARS和MERS,所以我们不能假设COVID-19的结果是相同的。

结论

尽管证据有限,但所有研究都发现,检疫隔离在减少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方面具有重要意义。结果表明,实施检疫隔离越早效果越好,费用越低。将检疫隔离措施与其他防治措施相结合,比单纯的检疫隔离效果更好。

本快速评价纳入的证据截至2020年3月12日。

作者结论: 

目前关于COVID-19的证据仅为基于当前零散知识进行的参数假设建模研究。研究结果一致表明,检疫隔离对于降低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十分重要。尽早实施检疫隔离,并与其他公共卫生措施相结合,对确保检疫隔离的有效性具有重要意义。为了保持措施的最佳平衡,决策者必须不断监测疫情情况和实施措施的影响。在不同环境下对代表性样本进行测试可以帮助评估病毒感染的真实患病率,并减少建模假设的不确定性。

本评价由WHO委托进行,并得到多瑙河大学克雷姆斯分校(Danube-University-Krems)的支持。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一种迅速出现的疾病,已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列为大流行疾病。为了支持世卫组织关于检疫隔离的推荐建议,我们对严重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检疫隔离的有效性进行了快速评价。

研究目的: 

我们进行了一项快速评价,以评估检疫隔离(单独实施或结合其他措施)对接触过COVID-19确诊病例的人的效果,这些人或是去宣布疫情爆发的国家旅行,或生活在该疾病高传播地区。

检索策略: 

一位信息专家于2020年2月12日检索了PubMed、Ovid MEDLINE、WHO全球医学索引(WHO Global Index Medicus, Embase)、Embase和CINAHL,并于2020年3月12日更新了检索结果。世卫组织提供了截至2020年3月16日中国数据库的日常检索记录。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任何评估检疫隔离对COVID-19控制效果的研究类型,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病例系列、时间系列、中断时间系列以及数学模型研究。我们还纳入了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研究作为当前冠状病毒爆发的间接证据。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筛选了30%的记录;剩下的70%由一名作者筛选。两位作者各自独立筛选了所有可能有关的全文文献。一位作者提取资料并使用GRADE对证据质量进行分级评价,另一名作者对评价结果进行检查。我们对四个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进行了评价,包括发病率、后续传播、死亡率和资源利用。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9项研究,其中COVID-19模型研究10项,SARS和MERS模型研究15项,观察性研究4项。由于关注点不同,不同研究对结局的测量和分析方法也不同,因此我们无法进行meta分析和描述性综合。且由于本综述所发现的证据类型不同,对证据质量的评级为低至极低。

建模研究一致报告了模拟检疫隔离措施的好处,例如,不同场景下与无措施相比,接触确诊或疑似病例但实施检疫隔离的人群避免了44%至81%的发病病例和31%至63%的死亡病例(发病病例:4项关于COVID-19,SARS的建模研究;死亡率:2项关于COVID-19,SARS的建模研究,低质量证据)。极低质量证据表明,越早实施检疫隔离措施,节省的成本越大(2项关于SARS的建模研究)。极低质量证据表明,检疫隔离去宣布疫情爆发的国家的旅行者对减少发病率和死亡的影响很小(2项关于SARS的建模研究)。当这些模型将检疫隔离措施与其他预防和控制措施(包括学校停课、旅行限制和社交间隔)结合起来时,与单独的措施相比,这些模型在减少新病例、传播和死亡方面显示出更大的效果(发病病例:4项关于COVID-19的建模研究;续传:2项关于COVID-19的建模研究;死亡率:2项关于COVID-19的建模研究;低质量证据)。关于SARS和MERS的研究与COVID-19研究的结果一致。

翻译备注: 

译者:江月;审校: 乔舒昱、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4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