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通过手机接收健康信息的体验和感受是什么?

本研究的目的是什么?

这项Cochrane定性证据综合研究的目的是探讨用户通过移动电话与健康系统进行交流的观点和体检。我们的综述是关于妊娠、新生儿和儿童健康、性健康和生育计划的通信。通过对定性证据的综合,我们把原始定性研究的结果放在一起并综合成一个更大的整体。我们收集了所有相关的研究,并在综述中纳入了35项研究。

这项综述与其他Cochrane综述密切相关,来评价这种定向健康数字通信的有效性。

主要信息

许多用户喜欢通过移动电话接收来自健康服务的信息。然而,由于网络访问、因特网或电话、语言、阅读或隐私问题的不足,一些用户在接收信息时存在问题。用户的体验还受信息时间、频率、内容和发件人的影响。

我们在本综述中研究什么?

政府和健康系统开始使用移动电话与用户通信。当信息针对特定的人或群体时,当卫生系统决定何时和什么内容进行通信时,这称为“定向用户数字通信”。 常见的定向用户数字通信的类型是短信,提醒用户去预约或服用药物。其他类型包括提供医疗保健信息、建议、监控和支持的电话或视频消息。

我们研究了用户对手机定向通信的观点和体验。我们关注的重点在于孕妇和幼儿家长、成人和青少年就性健康和生育计划进行通信的情况。

本综述的主要发现是什么?

我们纳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35项研究。这些研究表明,用户对这类项目的体验好坏参半。一些人认为这些项目给他们提供了被支持和联系的感觉,因为他们觉得有人花时间来给他们发信息(中等质量证据)。其他人还描述了与朋友和家人分享信息的体验(中等质量证据)。

然而,用户也指出了使用这些项目时产生的问题。一些用户认为手机网络访问互联网的能力很差(高质量证据)。还有一些用户没有电话,手机丢失或坏了,负担不起通话时间,或者更改了电话号码(中等质量证据)。一些用户,特别是妇女和青少年,他们所使用的手机受到别人的控制(中等质量证据)。信息的成本也可能是个问题,许多人认为信息应该是免费的(高质量证据)。语言问题以及用户在阅读、写作和使用手机方面的技能也可能成为问题(中等质量证据)。

处理名声受损或私人的健康状况(如艾滋病毒,生育计划,或堕胎护理)的用户关心隐私和保密性(高质量证据)。一些人提出了处理这些问题的策略,如使用中性的语言和调整消息的内容、时间和频率(高质量证据)。

用户希望在方便的时间和使用方便的频率来发送信息(中等质量证据)。他们对不同的信息传递渠道(例如短信息服务(short message service, SMS)或互动式语音应答)有偏好性(中等质量证据)。他们对信息内容也有偏好,包括新知识、提醒、解决方案和关于健康问题的建议(中等质量证据)。用户对发送数字健康信息的人的看法可能会影响他们对项目的看法,许多人希望发送者是他们认识和信任的(中等质量证据)。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2017年7月之前发表的研究报告。

作者结论: 

我们的综述确定了几个可能影响使用移动设备成功实施用户定向通信项目的因素。其中包括具有公平含义的使用障碍。项目规划者在设计和执行项目时应考虑到这些因素。未来的试验作者还需要积极处理这些因素,并在其试验出版物中报告他们的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政府和健康系统越来越多地使用移动设备与患者和公众进行通信。定向健康数字通信是健康系统根据特定个人或人群的健康或人口状况向特定个人或群体传输信息的项目。常见的定向用户通信的类型是短信,提醒用户去预约或服用药物。其他类型包括电话呼叫、互动式语音应答或提供医疗保健信息、建议、监控和支持的多媒体消息。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探讨用户通过移动设备进行与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儿童或青少年健康(reproductive, maternal, newborn, child, or adolescent health, RMNCAH)相关的定向数字通信的看法和体验。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 MEDLINE (OvidSP)、MEDLINE in-Process和其他非索引引文 (OvidSP)、Embase(Ovid)、世界卫生组织全球卫生库和 POPLINE数据库,我们从建库到2017年7月3-6日进行了检索获得合格的研究(参见附录 2)。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来自全球任何地方进行的使用定性方法进行资料收集和分析的研究,研究内容是探索用户在RMNCAH领域通过移动设备进行定向数字通信的感知和体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三步采样框架并使用最大变异性的目的性抽样进行资料合成。我们使用支持研究证据(Supporting the Use of Research Evidence, SURE)框架为出发点,进行了框架主题分析。我们使用GRADE-CERQual(Confidence in the Evidence from Reviews of Qualitative research)的方法评价了我们对研究结果的信心。我们使用矩阵方法来探讨在相关的Cochrane有效性综述中纳入的试验中是否解决了我们定性综合中确定的潜在实施障碍。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来自六大洲不同国家的35项研究。19项研究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环境中,16项研究在高收入环境中进行。一些研究探讨了经历过干预的人的观点,而另一些则是假设的,询问人们对数字健康干预的感受。这些研究涵盖了一系列以数字定向用户通信,例如药物或预约提醒、产前健康信息、支持怀孕期间戒烟或一般性健康信息。

我们的综述表明,用户对这类项目的体验好坏参半。一些人认为这些项目给他们提供了被支持和联系的感觉,因为他们觉得有人花时间来给他们发信息(中等质量证据)。他们还描述了与朋友和家人分享信息的体验(中等质量证据)。

然而,用户也指出了使用这些项目时产生的问题。一些用户认为手机网络访问互联网的能力很差(高质量证据)。还有一些用户没有电话,手机丢失或坏了,负担不起通话时间,或者更改了电话号码(中等质量证据)。一些用户,特别是妇女和青少年,他们所使用的手机受到别人的控制(中等质量证据)。信息的成本也可能是个问题,许多人认为信息应该是免费的(高质量证据)。语言问题以及在阅读、写作和使用手机方面的技能也可能成为问题(中等质量证据)。

处理名声受损或私人的健康状况(如艾滋病毒,生育计划,或堕胎护理)的用户也会关心隐私和保密性(高质量证据)。一些用户提出了处理这些问题的策略,如使用中性的语言和调整消息的内容、时间和频率(高质量证据)。

用户希望在方便的时间和使用方便的频率来发送信息(中等质量证据)。他们对不同的信息传递渠道(例如短信息服务(short message service, SMS)或互动式语音应答)有偏好性(中等质量证据)。他们对信息内容也有偏好,包括新知识、提醒、解决方案和关于健康问题的建议(中等质量证据)。用户对发送数字健康信息的人的看法可能会影响他们对项目的看法(中等质量证据)。

有关调查结果的概述和我们对证据的信心,请参阅“定性研究结果摘要”表格。

我们的汇总表显示,许多评价这类项目的试验没有试图解决我们想要查明的问题,尽管这可能是一个报告问题。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月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