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农业和营养教育减少黄曲霉毒素的摄入量,以改善中低收入国家婴幼儿的成长

综述问题

与普通教育或不接受教育相比,提供有关如何减少中低收入国家(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LMICs)家庭和社区黄曲霉毒素(来自受污染的粮食作物)摄入量的农业和营养教育是否会改善婴幼儿的成长?

研究背景

黄曲霉毒素是霉菌产生的毒素,会污染粮食作物。玉米和花生是黄曲霉毒素的主要膳食来源,因为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的许多人大量食用这些食物。来自中低收入国家的一些研究表明,怀孕和幼儿期的黄曲霉毒素摄入量与婴幼儿的成长之间可能存在关联。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三项试验,分别在肯尼亚、坦桑尼亚和津巴布韦农村自给自足的玉米种植社区的孕妇和哺乳期妇女(1168对母婴)、育龄妇女(N=231)和婴幼儿(59个月以下)中进行。坦桑尼亚的一项试验总体上存在的偏倚风险尚不确定,因为该试验没有报告与该试验相关的任何结果,并且即使与研究作者联系后,我们也无法获得未发表的其他试验的增长数据。

该试验是在母乳喂养的妇女及其婴儿中进行的,研究了农业教育(通过示范改变农民在收获玉米作物后的做法,以减少黄曲霉毒素(例如对玉米进行手工分选和去壳,使用干燥片和杀虫剂。)在6个月后对婴儿体重的影响,并根据年龄进行了标准化(年龄别体重Z评分(weight-for-age z-score, WAZ))(Z评分可衡量这些婴儿与同类婴儿群体的中位数之间的差异)。对照组的农户从农业推广人员那里得到常规服务。

关键结果

一项质量极低的试验证据表明,接受农业教育农户家庭的128个孩子的Z评分,比起只接受常规服务家庭的121个孩子,Z评分可能提高0.57。这意味着,干预组的女婴在体重健康的情况下,与对照组的女婴相比,在三至九个月内将增加约450至690克的体重。这是一个重要的区别。

另一种衡量效果的方法是比较干预后,每组体重不足的婴儿比例(WAZ≥2 SD低于参考中值)。在这种情况下,与常规服务相比,农业教育可以使体重不足的儿童比例平均减少6.7%(极低质量证据)

纳入的研究均未涉及营养教育对身高长度的影响,也未涉及农业或营养教育的意外影响。

关于减少中低收入国家黄曲霉毒素暴露的农业或营养教育干预措施对儿童生长影响的证据非常有限。一项试验的数据表明,与平常或不接受教育相比,旨在改变农民收获后的做法以减少黄曲霉毒素暴露的农业教育可能会导致婴儿的年龄别体重Z评分增加。

文献检索至2019年8月。

证据质量

我们认为上述结果的可信度极低。真正的效果可能大不相同。

作者结论: 

关于减少黄曲霉毒素暴露的农业或营养教育干预措施对中低收入国家儿童成长影响的证据非常有限;没有任何一项研究报告涉及线性成长。极低质量证据表明,与常规教育或不进行教育相比,旨在改变农民收获后做法以减少黄曲霉毒素暴露的农业教育可能导致年龄别体重Z评分的增加。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黄曲霉毒素是致癌的霉菌毒素,会污染许多粮食作物玉米和花生容易受到黄曲霉毒素的污染,是人类接触黄曲霉毒素的主要来源,因为它们作为主食摄入量很高,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LMIC)。观察性研究表明,孕妇和幼儿期饮食中黄曲霉毒素的摄入量与婴幼儿的线性生长之间存在关联。

研究目的: 

为了评估在收获后期间为减少黄曲霉毒素接触而采取的农业和营养教育干预措施与常规支持措施或无干预措施相比,对产前和产后生长结果的影响。我们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家庭或社区层面对婴儿、儿童、孕妇和哺乳期妇女进行了评估。

检索策略: 

在2019年7月和8月,我们进行了以下检索: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Web of Science Core Collection,Africa-Wide,LILACS,CAB Abstracts,Agricola和两个试验注册机构。此外,我们还查阅了纳入研究的参考书目,并联系了相关的霉菌毒素组织和研究人员,以获得更多的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在家庭或社区层面上所有时期、任何时间进行的农业教育和营养教育干预措施的随机对照试验(RCT)和整群随机对照试验,目的是减少中低收入国家在收获后期婴儿、儿童以及孕妇和哺乳期妇女的黄曲霉毒素摄入量。我们排除了对受试者的随访少于3个月的试验。我们评估了产前(出生时)和产后(婴儿期、儿童期和青春期)的生长结果,包括线性生长(作为主要结果)、传染病发病率和意外后果。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使用预先指定的标准独立评估研究资格,提取资料,并评估纳入的RCTs的偏倚风险。我们使用GRADE评估了证据质量,并将主要结果显示在结果概要表(Summary of findings)中。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三个最新的整群RCTs,报告了与常规农业支持或无干预措施相比,农业教育和收获后技术的效果。受试者是来自肯尼亚、津巴布韦和坦桑尼亚农村自给自足的玉米种植社区的孕妇及其子女、哺乳期妇女及其婴儿(6个月以下)、育龄妇女和幼儿(59个月以下)。

两项试验将村庄随机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包括来自60个村庄的至少979对母子。第三项试验随机分配了420户家庭,包括189对母子和231名育龄妇女。干预和随访的持续时间为五个月至九个月。由于存在损耗偏倚的风险,一项试验的总体偏倚风险不明确,另外两项试验的偏倚风险较高。

纳入的研究均未涉及营养教育对产前和产后生长的影响。

一项试验报告的结果未在我们的综述中预先指定,即使在与作者联系后,我们也无法从第二项试验中获得未发表的生长数据。第三项试验在坦桑尼亚的哺乳期妇女及其婴儿中进行,报告了6个月后婴儿的年龄别体重Z评分(weight-for-age z-score, WAZ)。这项试验发现,通过示范(例如手工分选、玉米去壳、使用干燥片和杀虫剂)提供农业教育,以改变农民在收获玉米作物后的做法,以减少黄曲霉毒素,可以改善这些农民的婴儿的年龄别体重。与来自农民接受常规农业推广服务家庭的婴儿相比,平均减少了0.57(95%置信区间(CI)[0.16, 0.98]; 1项研究; 249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另一种衡量效果的方法是比较干预后,每组体重不足的婴儿比例(WAZ>2 SD低于参考中值)。该试验发现,与对照家庭相比,该干预可能使干预家庭中体重不足婴儿的比例降低6.7%(95%CI [-12.6, -1.4]; 249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没有关于农业和营养教育意外影响的研究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吴越(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高级研究助理),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3月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