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和接受常规产前保健

研究目的

本项Cochrane定性证据综合研究的目的在于探讨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对于产前保健的观点和体验。我们收集并分析了85项定性研究来回答这个问题。

这项定性证据综合研究与当前关于比较不同产前保健模式有效性的Cochrane综述相结合。旨在为WHO关于积极怀孕体验这一指南的制定提供思路。

关键信息

产前保健的三个主题类别对世界范围内的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均有重要意义。它们分别是:在提供产前保健时有必要认识并考虑到孕妇的社会文化背景;确保产前保健的设计和实施是合适的、可及的、可接受的和高质量的服务;孕产妇和卫生保健工作者最关注的方面是个性化的支持性照护、信息和安全。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产前保健是妇女在孕期接受的健康保健。在产前保健期间,卫生保健工作者应向孕妇提供有关怀孕和分娩相关的支持、保障和知识,以及检查她们及其胎儿是否存在健康问题。如发生任何问题,应给予相应处理。如有需要,则介绍给其他卫生保健工作者。不同类型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均可提供产前保健。他们包括助产士、医生、护士或传统助产士。

虽然WHO推荐所有孕妇均应接受产前保健,但结果并不是这样。其原因可能是有些孕妇不认为这很重要,或者处于卫生服务可及性较低的地区。也可能是她们曾经接受的产前保健质量较差,或者接受的是不好的服务待遇。通过探讨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对产前保健的观点和体验,我们旨在更多的去了解关于促进或阻碍妇女进行产前保健的影响因素。

主要的发现是什么?

我们纳入了85项研究。46项研究探讨了健康孕产妇的观点和体验。17项研究探讨了卫生保健工作者的观点和体验,22项研究纳入了孕产妇与卫生保健工作者的观点。这些研究包含了8个高收入国家,18个中等收入国家以及15个低收入国家,在农村和城市地区均有分布。

我们发现,如果孕妇接受的产前保健是符合她们价值观和信念的积极体验,且对她们来说容易获得、负担得起,并把她们个体化的对待,那么她们就会更容易接受产前保健。她们希望得到是由善良、有爱心、文化敏感、灵活、礼貌的卫生保健工作者所提供的安全的保健服务,并且这些工作者有时间为她们及其孩子的健康和福祉提供支持和保障。她们也希望在需要时获得相应的检查和治疗,以及与之相关的信息和建议。

我们还发现,医护人员希望自身有能力去提供产前保健。他们愿意在资金充足的产前保健部门工作,并能得到适当的支持、报酬、培训和教育。他们相信这将帮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个体化对待每一位孕妇,并有知识、有技能、有资源、有设备来做好这份工作。

这项证据综合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2019年2月之前发表的研究报告。

结论: 

本综述指明了孕妇接受(或不接受)以及卫生保健工作者提供(或不提供)高质量产前保健的主要促进和障碍因素。它为现有的关于比较不同产前保健模式有效性的Cochrane综述进行了补充,并增加了不同地区孕产妇及其家庭或社区能否接受、获得或重视特定类型产前保健模式的原因。这些提供和资助产前保健的个人或机构在发展和改进产前保健时应参考此综述所整合的三个主题类别。同时,发展产前保健需对孕产妇、社区成员及其他利益相关方进行综合考虑。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产前保健是妇产保健的核心内容。然而,不同国家和同一国家不同地区之间的产前保健质量以及孕妇的参与率差别很大。定性研究可用于深入分析影响变异的诸多因素,包括提供和接受产前保健这一方案的可接受性、可行性、价值与信念。
本文将与比较不同产前保健模式有效性的Cochrane综述相结合。共同为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设计和实施产前保健促进积极妊娠体验的指南提供思路。

目的: 

识别、评价和综合定性研究,旨在探索:

妇女对于接受产前保健的观点和体验,以及女性视角下影响产前保健实施的因素;

卫生保健工作者对于提供产前保健的观点和体验,以及工作者视角下影响产前保健实施的因素。

检索策略: 

系统检索MEDLINE, Ovid; Embase, Ovid; CINAHL, EbscoHost; PsycINFO, EbscoHost; AMED, Eb-scoHost; LILACS, VHL; AJOL(African Journals Online)数据库,收集有关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对产前保健的观点和体验的定性研究。我们还手动检索所有纳入文献的参考文献清单,并查看了Zetoc监测与检索系统提醒的50本相关期刊的目录页。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使用定性方法收集和分析数据的研究,这些研究关注健康孕产妇以及提供产前保健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包括医生、助产士、护士、非专业卫生工作者、传统助产士)对于产前保健的观点和体验。这些研究来自能提供产前保健的任何地点。
我们排除了仅关注合并并发症的孕产妇。以及仅关注产前教育方案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由两位研究者进行资料提取、记录研究特征和评价研究质量。我们使用Meta人种学和框架技术对资料进行编码和分类。将提炼的研究结果记录在“定性研究结果概要表”中。并使用GRADE-CERQual方法评估结果的质量。然后我们通过这些结果进行更高层次的主题分析以整合形成的新的解释性的主题领域。并将其分类成两个新的解释性主题,一个源于服务用户(即健康孕产妇)的数据,另一个源于卫生保健工作者的数据。此外,我们将研究结果用来评估相关Cochrane综述在设计和实施干预时对于行为因素和组织因素的考量。基于计划行为理论,我们形成了对产前保健“完全接受、部分接受和不接受”的三个理论逻辑模型。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5项研究。46项研究探讨了健康孕产妇的观点和体验,17项研究探讨了卫生保健工作者的观点和体验,22项研究同时纳入了孕产妇和卫生保健工作者的观点。这些研究在41个国家进行,其中包括8个高收入国家,18个中等收入国家和15个低收入国家,在农村、城市、半城市化地区均有分布。共提炼出52项研究结果,并将相似结果组合归纳形成三个新的主题类别:社会文化背景(11项研究结果,5项为高等或中等质量);产前保健的设计和实施(24项研究结果,15项为高等或中等质量);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最关注的方面(17项研究结果,11项为高等或中等质量)。其中,第三个类别又分为两个概念领域:个性化的支持性照护,信息和安全。我们还通过上述所得出的高等或中等质量的结果,对妇女和卫生保健工作者的数据分别进行了解释:

对孕产妇而言,最初或继续接受产前保健取决于她们对产前保健的积极体验。积极的妊娠体验是当地优质服务的结果。这些服务应该是真正个性化、友好、有爱心、支持性、文化敏感性、灵活以及尊重妇女隐私需求的连续性服务,且不依赖非正式费用的支付。同时这也要求卫生保健工作者应在孕妇及其胎儿需要时提供相应的支持、信息和安全保障。妇女对于产前保健重要性的认知取决于她们对怀孕所处状态的一般认识(怀孕是处于危险状态或健康状态),孕期反应,以及相关的当地社会文化规范(接受产前保健对于健康或合并有并发症的妇女带来或益或其他的影响)。她们是否继续接受产前保健取决于她们首次接受产前保健时的体验。

卫生保健工作者能否提供高质量、关系促进型、当地可获得的产前保健取决于是否有足够的资源或人员配备,以及是否有时间能提供灵活、个性化、没有超负荷组织任务的个人服务。同时,这还取决于组织的规范与价值观,即重视善良有爱心的卫生保健工作者,他们能与当地社区建立有效且文化上相适应的联系,尊重妇女对于怀孕是一种正常的生活事件的认知,并能识别和处理并发症。此外,卫生保健工作者还需要接受足够的培训和教育,以及足够的薪水来做好他们的工作,这样他们就不需要从孕产妇及其家庭要求额外的非正式资金来补充收入,或用来支付产前保健过程中的必需用品。

翻译备注: 

译者:申泉(武汉大学健康学院);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武汉大学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19年8月3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