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哮喘患者正确使用吸入器的策略

问题的背景

许多哮喘药物经吸入器吸入,能使药物能直接到达肺部。为了达到最佳的效果,正确地使用吸入器是相当重要的。正确地使用哮喘药物能改善症状和减少发作。

很多人没有正确使用他们的吸入装置。这意味着,这种药物不能正确地送到肺部,因此,哮喘可能不像它应该控制的那么好。据病人介绍他们往往有超过一种吸入器,因此造成他们的使用困扰。

我们想知道教育哮喘患者使用吸入器是否有效,以及这是否会使他们的症状得到改善,减少哮喘发作。这似乎显而易见,但重要的是医生和护士知道怎样帮助哮喘患者是最好的。

研究特征

我们获取了29项包含2210名哮喘患者的研究。研究持续时间为2至26个星期。研究使用一系列不同的检查单报告吸入技术。

我们将研究分成三类:测试增加面对面培训环节的研究,运用多媒体提供吸入器训练(例如视频、电脑应用或游戏)的研究和可以对吸入技术给予视觉或听觉反馈的设备的研究。

研究测试了不同类型的培训方法,并采用了不同的测量工具,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把数据合并在一起。当我们试图评估对哮喘发作、不良事件、对医疗保健提供者的访问以及旷工或缺课的影响时,情况尤其如此。

关键结果

在大多数的研究里,面对面和多媒体吸入器训练都可以提升吸入技术,尽管结果因评估的方式和时间而异。

有一些研究报告了有多少人有正确或“足够好”的吸入技术。在面对面的培训和使用反馈设备之后,更多的人拥有正确或"足够好"的技术。但是,对成年人进行多媒体培训的好处是不确定的。

提供吸入器训练的干预措施可能对成人和儿童的生活质量和哮喘控制带来一些好处,但研究结果存在差异且研究规模较小。

儿童可能会有一定的获益但是结果往往不是很清楚,因为将儿童作为受试者的研究数量少且规模也小。

证据的质量

对于这样的研究,不可能使用盲法将病人分组。这可能会造成病人行为或者填写问卷时的偏倚,从而降低我们对研究结果的可信性。我们对于其他结果不确定,因为研究没有提供足够的数据来显示明显的益处。

结论

我们不能确定什么是最好的方式来帮助人们学习如何正确使用他们的吸入器。重要的是,病人知道如何使用他们的吸入器,因此他们应该向医生或护士寻求帮助。

我们也使用Cochrane评价来为未来的研究提出建议。我们建议,试验应持续时间超过六月,并应报告依从性信息。最有用的信息是拥有"足够好"吸入器技术的人的数量,因此我们敦促今后的试验也报告这一情况。

结论: 

虽然改善吸入器技术的干预措施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奏效,但使用的干预措施和测量方法的差异影响了我们进行meta分析,并导致对我们的调查结果的信任度降低。大多数纳入的研究没有报告临床结果的重要改善。指南一致建议临床医生定期检查病人的吸入技术;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如果医生发现病人的技术不足,他们应该如何有效地进行干预,以及这些干预措施是否对临床结果有明显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哮喘是世界上常见的慢性疾病。吸入器经常被规定来帮助控制哮喘症状,改善生活质量,降低病情恶化或发作的风险。然而,有证据表明许多哮喘患者没有正确使用吸入器。因此,重要的是要评估旨在改进技术的干预措施是否有效和安全,以及这些干预措施的使用是否有助于改善临床结果。

目的: 

评估干预措施对改善成人和哮喘患儿临床结局和安全性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Cochrane呼吸道试验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Trials Register),其中包含多个电子和手工检索资源汇集而成的记录。我们也检索了原始研究的试验注册库和参考文献。最新的检索日期截至2016年11月23日。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接受吸入技术干预的一组成人或儿童哮喘患者与空白组或另一种治疗比较的研究。我们纳入在任何场所任何时间进行的平行和随机分组试验,并计划包括任何确定的交叉试验的第一阶段。我们纳入可以获取全文的研究,以摘要的形式发表的研究和没有公开的数据。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由两名综述作者从搜寻的结果中筛选合格的研究。我们提练出结果的数据,评估重复发表的偏倚风险以及通过第三名综述作者解决这两名综述作者间的意见差异。我们将研究分组,并以协商一致的方式进行相似研究之间的比较(例如所有那些增加吸入技术教育和常规护理之间进行比较的研究)和只有当治疗,受试者和基本的临床问题足够同质使合并具有意义时才进行meta分析。我们均采用随机效应模型分析数据,二分类资料以比值比表示,连续型数据以均数和标准差表示。我们叙述性地描述偏态分布资料。我们对结果进行分级,并在"结果汇总表"中为每次比较提供证据。主要结局是吸入技术、哮喘控制和甚至需要口服皮质类固醇(OCS)来控制的哮喘发作。

主要结果: 

本评价包括29项平行随机对照试验(rct)(n=2210),虽然并非所有报告了相关的或可用的数据。所有受试者都有哮喘,随访时间从2周到26周不等。大多数研究都存在低度或不明确的选择偏倚和失访偏倚的风险和高度的与盲法相关的偏偏风险。我们认为大部分的证据都是低质量的,由于这些偏倚和不精确的效应量估计。

我们将研究分为三种:加强面对面培训,多媒体提供的吸入器培训(例如DVD、计算机应用程序或游戏)和技术反馈设备。干预措施、人群和结果之间的差异限制了量性分析,特别是哮喘发作、不良反应事件、非计划性访问医务人员以及旷工或缺课之间的差异。

在大多数研究中,强化吸入技术教育和多媒体培训能在干预后和随访时立即提升吸入技术,虽然使用的检查清单的多样性意味着很难可靠地作出评估。对于成人和儿童,如何和何时评估吸入技术似乎影响到吸入技术有无改善以及改善的程度。

对显示正确或"足够好"技术的人的数量的分析通常比检查表的分数更有用。成人增强教育的研究在随防2到26个星期后显示出良好的测量结果(比值比(OR)5.00,95%置信区间(CI)1.83到13.65;258名受试者;三项研究;相比于对照组每100人有31人掌握正确的吸入技术,教育组有69人(95%CI45到86);中等质量证据)。反馈设备的研究中在随访四周后出现相似的结果(OR4.80,95%CI1.87到12.33;97名受试者;一项研究;相比于对照组每100人有51人掌握正确的吸入技术,反馈组有83人(95%CI66至93);低质量证据)。然而,对成年人进行多媒体培训的好处和在干预之后立即出现的效果也是不确定的(OR2.15、95%CI0.84至5.50;164名受试者;两项研究;I²=49%;相比于对照组每100人有30人掌握正确的吸入技术,多媒体组有47人(95%CI26到70);中等质量的证据)。对于儿童,证据往往不太清楚,通常是因为结果是基于较少和更小的研究。

一些研究没有以允许meta分析的方式报告结果;其他研究提供了不确定的结果。吸入器技术干预措施为哮喘的控制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带来一定的好处,但通常没有给成人和儿童带来一致的或重要的临床益处。置信区间没有差异,也没有达到临床上认为重要的阈值。研究者分析有时在干预组中有更多的人出现改善,尽管组间的平均差异较小。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伤害的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廖瑶姬(广州医科大学);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