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物和设备用于为医护人员预防埃博拉和其他高传染性疾病

医护人员面临感染埃博拉病毒和SARS等疾病的风险。预防感染的一种方法是使用个人防护设备,如防护服、手套、口罩和护目镜,以防止工作人员受到污染。目前还不清楚哪种设备保护效果最好,以及使用后如何最好地将其移除。目前也不清楚令医护人员遵守此设备使用说明的最佳培训方式是什么。

研究发现

我们发现17项研究,涉及1950名受试者,并评价了21种干预。我们将研究分为三类:比较防护服的种类,比较穿上和脱下防护服的方法,以及对医护人员使用防护服进性培训的不同方法。其中12项研究使用荧光标记物或无害病毒来模拟医院发生的情况。有2项研究在实地环境下进行:一项在2003年非典流行期间,另一项在2015年埃博拉疫情期间。三项研究,涉及962名受试者,对比了积极培训与消极培训对防护装备使用的影响。所有研究的偏倚风险要么不清楚,要么有高风险。

各类防护服比较

尽管穿着防护服,10%到100%的工作人员身上发现了荧光标记。一项研究中提出,透气性好的衣服不会比不透气的衣服造成更多的污染,但是使用者更满意。另一项研究提出,长袍比围裙的污染少。四项研究评价了防护服的变化以使其更容易被脱下。与单独脱下的长袍和手套相比,将手套附在袖口处一起脱下的长袍污染更少。研究发现,将手套和口罩改进为带有可抓握的标签,在脱去防护服时可减少污染。四项研究没有报告足够的资料来得出结论。这个证据的质量很低。

各类脱去防护服的比较

一项研究发现,两副手套比只有一副手套的污染少。另一项使用两副手套的研究表明,使用含酒精的洗手液清洗手套内部,不会比使用次氯酸盐溶液的污染少。另一项研究提出,遵循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对脱围裙或长袍的指导,可减少污染。一项研究发现,那些被告知如何正确脱下防护服的人比那些没有被告知的人受到的污染更少。一项研究没有报告足够的资料,无法得出结论。此证据的质量也很低。

积极培训

与消极培训相比,积极培训(包括计算机模拟)在指导医护人员使用何种防护,如何移除防护方面的错误更少。一项研究表明,在如何穿戴防护服的测试中,观看视频的受试者的得分要高于观看如何正确穿戴防护服的传统讲座的受试者。

证据的质量

由于研究的局限性、间接性和受试者人数少,我们评价证据的质量为非常低。

我们还需要研究什么?

没有关于护目镜或面罩影响的研究。研究人员需要就模拟暴露的最佳方式达成一致。然后,需要对至少60名受试者进行更多的模拟研究,最好使用无害的病毒,以找出哪种类型和组合最具保护作用。在使用后脱下防护服的最佳方式也不清楚。我们还需要研究找出哪种培训在长期内效果最好。接触高度传染性疾病的医护人员应登记防护设备,并留意其感染风险。我们十分希望非政府组织开展更多的研究,登记和记录他们的工作人员使用的个人防护装备的类型。

结论: 

我们发现了非常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更透气的PPE可能不会导致更多的污染,但可能有更高的用户满意度。对PPE的更改(例如增加抓片)可能会减少污染。双层手套,遵循CDC的脱设备指导和在脱设备时的口头指示可以减少污染,提高依从性。PPE使用中的面对面培训比基于视频或文件夹的培训更能减少错误。由于资料来自具有高偏倚风险的单一的小型研究,因此我们无法确定影响的估计。

我们仍然需要随机对照试验,来找出哪种培训在长期内效果最好。我们需要对几十名受试者进行更好的模拟研究,以找出哪种PPE保护性最好,以及去除PPE的最安全方式是什么。迫切需要就模拟暴露和评价结局的最佳方式达成共识。接触高度传染性疾病的医护人员应登记使用个人防护设备,并对其在实地感染的风险进行前瞻性跟踪。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埃博拉病毒病(Ebola Virus Disease, EVD)或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等高传染性疾病的流行中,医护人员(healthcare workers, HCW)由于接触患者受污染的体液,感染的风险比一般人群大得多。个人防护设备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 接触预防措施可降低风险。目前还不清楚哪种类型的PPE保护效果最好,移除PPE的最佳方式是什么,以及如何确保医护人员按照说明使用 PPE。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哪种类型的全身防护装备,哪种穿戴或脱下防护装备的方法对医护人员的自我污染或感染风险最小,以及哪种训练方法可以加强对PPE使用说明的遵守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MEDLINE(PubMed截止到2018年7月15日)、Cochrane试验中心注册库(截至2019年6月18日)、Scopus(截至2019年6月18日)、CINAHL(EBSCOhost,截至2018年7月31日)和OSH-Update(截至2018年12月31日)。我们还筛选了纳入试验和相关综述的参考文献列表,并联系了PPE的非政府组织和制造商。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对照研究,比较了使用PPE对医护人员暴露于具有严重后果的高传染性疾病(如埃博拉或SARS)对感染的风险、污染或不遵守PPE使用说明的影响。这包括使用荧光标记或非致病性病毒模拟污染的研究。

我们还进行了一些研究,比较了穿戴或脱下PPE的不同方式的效果,以及PPE使用中的培训对同一结局的影响。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筛选研究,提取资料,并评价纳入试验的偏倚风险。我们计划进行meta分析,但没有找到足够相似的研究来合并他们的结果。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7项研究,1950名受试者,评价了21种干预措施。10项研究是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一项是半机对照试验,六项为非随机对照设计。有两项研究正在等待评价。

10项研究比较了个人防护设备的种类,但只有6项研究充分地报告了资料。六项研究比较了不同的穿上和脱下方式,三项研究评价了不同类型的训练。十五项研究使用荧光标记或无害病毒模拟暴露。在模拟研究中,所有类型的PPE受试者的污染率从10%到100%不等。在一项研究中,医护人员接触了埃博拉,另一项研究中接触了SARS。

所有结果的证据都基于单一研究,质量很低。

不同种类的个人防护设备

与防水材料相比,由更透气材料制成的PPE可能不会导致躯干上的污染斑点更多(MD=1.60, 95% CI [-0.15, 3.35]),但用户满意度可能更高(MD=-0.46, 95% CI [-0.84, -0.08], 范围为1至5)。

与围裙相比,长袍可以更好地防止污染(MD=-1.36, 95% CI [-1.78, -0.94])。

使用动力空气净化呼吸器可能比不使用此类呼吸器的简单PPE防护效果更好(RR=0.27, 95% CI [0.17, 0.43])。

一项研究评价了五套不同的PPE(如长袍与连体衣、带或不带盖的靴子、头巾与帽子、长度和手套数量),但没有可用于对照组的事件资料。

PPE设计的改变与标准 PPE 相比可能导致更少的污染,例如添加标签用以抓取口罩(RR=0.33, 95% CI [0.14, 0.80])或手套(RR=0.22, 95% CI [0.15, 0.31])、密封长袍和手套的组合(RR=0.27, 95% CI [0.09, 0.78]),或在颈部、手腕和手部更贴合的长袍(RR=0.08, 95% CI [0.01, 0.55])。

不同的穿上和脱下过程

与单层手套相比,双层手套可减少污染(RR=0.36, 95% CI [0.16, 0.78])。

与没有指导相比,遵循CDC对脱去设备的建议可减少污染(MD=-5.44, 95% CI [-7.43, -3.45])。

在脱去设备过程中使用含酒精的洗手液可能不会比使用次氯酸盐溶液造成更少的污染(MD=4.00, 95% CI [0.47, 34.24])。

附加的语音指导可能会令脱去设备时的错误减少(MD=-0.9, 95% CI [-1.4, -0.4])。

不同类型的培训

使用附加的计算机模拟可能会减少脱去设备时的错误(MD=-1.2, 95% CI [-1.6, -0.7])。

穿戴PPE的视频讲座可能会带来更好的技能得分(MD=30.70, 95% CI [20.14, 41.26])。

与仅提供文件夹或视频相比,面对面指导可以更多的减少不符合指导之处(OR=0.45, 95% CI [0.21, 0.98])。

没有关于培训的长期影响或资源使用的研究。

所有比较的证据质量都很低,因为在所有研究中存在高偏倚风险、证据的间接性以及受试者人数少的问题。

翻译备注: 

译者:朱思佳,审校:刘雪寒、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