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醫療人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及其他具有高度傳染力疾病之防護衣與防護裝備

背景

醫療人員治療患有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之病人時,其本身也有被感染的風險。醫療人員穿戴個人防護設備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 使自己免於接觸到感染者咳嗽、打噴嚏或其他體液的飛沫 (droplets),同時也避免接觸已汙染的表面,而使自己受到感染。PPE 包含防護圍裙 (aprons)、手術袍 (gowns) 或工作服 (coveralls, 一件式連身防護衣)、手套、口罩和換氣設備 (呼吸器) 以及護目鏡。PPE 必須正確穿戴;醫護人員穿戴裝備時可能會感到不太舒服,在卸下裝備的過程也可能會使自己受到汙染。某些 PPE 已經過設計改良,例如加裝拉環方便穿脫裝備。可從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等組織來得到穿脫 PPE 的標準程序指引。

本篇回顧首次發表於 2016 年,2019 年曾更新過一次,並於 2020 年再次更新。

我們想知道什麼?

我們想知道:

哪種類型的 PPE 或 PPE 組合可為醫護人員提供最佳保護;

改良型 PPE 是否可以讓穿脫防護裝備更容易;

按照標準程序卸除 PPE 是否能減少感染;

加強教育訓練是否能減少汙染。

我們有什麼發現?

我們找到 24 項相關研究,涉及 2278 名參與者,研究中評估了各種類型的 PPE 及改良型 PPE,以及檢視穿脫 PPE 的程序和教育訓練的種類。其中有 18 項研究不是真正在醫護人員治療染疫病人時進行,而是使用螢光指示劑或無害病毒、細菌來模擬暴露於感染的情境。大部分的研究是小規模的,只有 1 至 2 項研究可以回應我們的問題。

PPE 的種類

身體遮蓋面積越大,保護力越強。然而,這也代表穿脫 PPE 將更為困難,並且穿戴時更不舒服。一件式連身防護衣是最難卸除的 PPE,但相對的也能提供最佳保護,其次是加長型手術袍、一般手術袍及防護圍裙。穿戴呼吸器搭配一件式連身防護衣比穿手術袍加上戴口罩的保護效果更好,但著裝也較相對困難。更透氣的 PPE 可能會受到相似程度的污染,但較為舒適。儘管 PPE 已經過設計改良,但在一半的研究中仍普遍可見汙染的情形。

改良型 PPE

在手術袍的袖口連接手套,不僅兩者能一起脫除,也可覆蓋手腕周圍區域,改良後的手術袍緊密貼合脖子的方式也能減少汙染。此外,在手套和口罩上加裝拉環也可減少汙染。然而,有一項研究結果顯示,改良型手術袍並沒有減少在穿脫時的失誤。

PPE 的使用指引

比起依個人習慣穿脫 PPE,遵照 CDC 指引或其他明訂流程指引穿脫 PPE 可減少自己受到汙染。一次性卸除手術袍與手套、穿戴雙層手套及使用漂白劑或消毒劑 (非酒精性) 清潔手套也可以減少污染。

人員培訓

比起只透過書面資料或傳統講座方式,以面對面、電腦模擬及播放影片等方式實施教育訓練,可以減少卸除 PPE 的錯誤。

證據的確定性

我們認為證據的確定性有其限制,因為這些研究大多是以模擬情境的方式進行 (並非真實的感染情形),而且參與者人數較少。

還有什麼是仍待研究的?

目前尚無關於護目鏡或面罩使用的研究。長遠來看,我們目前尚未明瞭 PPE 使用後卸除的最佳方式,也不知道何種訓練方法最佳。

醫院仍需籌辦更多研究、研究人員也必須對最能模擬病毒暴露的情境達成共識。

未來,模擬研究的樣本數至少要有 60 名受試者,並使用無害病毒來評估何種 PPE 是最具保護力的。

如果醫院可登記並記錄醫療人員使用的 PPE 類別,將提供最迫切需要且最真實的資訊。

搜尋日期

本回顧納入截至 2020 年 3 月 20 日發表的文獻。

翻譯紀錄: 

翻譯者:潘希鈞(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癌醫中心分院NTUCC,臨床試驗暨同位素治療病房兼腫瘤內科病房護理師)【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