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及其他非甾体抗炎药预防痴呆

系统综述问题

本综述的目的是研究阿司匹林和其他非甾体抗炎药(NSAIDs)是否有助于预防痴呆。

背景

痴呆是世界范围的医疗难题。当前,没有药物被证明可以延缓或预防痴呆症的发作。痴呆的生物学研究仍不透彻。但是,有理由认为炎症可能是痴呆中某些大脑变化的部分原因。包括阿司匹林和NSAIDs在内的许多药物,都具有抗炎作用且常用作止疼药。我们想了解这些药物是否对痴呆的进展有任何作用。这些药物也存在潜在的副作用(如心脏病发作和出血风险),因此我们还评估了这些药物是否存在任何损害风险。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了截止于2020年1月发表的相关研究。我们找到了4项符合本综述纳入标准的试验(涉及23187名受试者)。1项在美国和澳大利亚进行,其余3项仅在美国进行。试验纳入了不同的人群。1项试验是对无痴呆、心血管疾病或躯体残疾的健康人中给予阿司匹林。其余3项使用非阿司匹林的NSAIDs,且受试者为有阿尔茨海默病家族史的健康人、自我报告有记忆力丧失的人、和轻度认知障碍患者(包括可测量的记忆和思维能力在内的认知能力轻微下降)。纳入的所有研究都存在局限性。由于无效,阿司匹林的研究被提前终止。由于对安全性的担忧,其他使用NSAIDs(塞来昔布,萘普生和罗非昔布)的3项研究也被提前终止。

主要结果和证据质量

使用阿司匹林的研究发现,在健康老人中,服用低剂量阿司匹林(每日100毫克)不能预防痴呆,且会增加死亡率和严重出血风险(与安慰剂相比)。我们对这一结果非常有信心。使用NSAID的研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NSAIDs和安慰剂在减少痴呆人数方面有差异。实际上,在1项研究中,NSAID组出现了更多的痴呆患者。1项使用NSAIDs的研究报告出现了更多的胃出血患者,另1项研究报告了其他胃部问题,例如疼痛,恶心和胃炎。其他副作用在各组间相似。对于NSAIDs的大多数结果,我们有中等程度的信心。

结论

本综述没有发现证据可以支持使用阿司匹林或其他NSAIDs预防痴呆。实际上,一些意见甚至认为它们可能造成伤害。这些研究存在局限性,但出于对安全性的担忧,进一步研究低剂量阿司匹林对痴呆的预防似乎不太可能。将来如果有计划对使用NSAIDs预防痴呆进行研究,则需注意同一药物在本综述所纳入的研究和其他研究中所引起的安全问题。

作者结论: 

没有证据支持使用小剂量阿司匹林或其他任何NSAIDs(塞来昔布,罗非昔布或萘普生)预防痴呆,但有证据表示存在伤害风险。尽管现有证据有限,但似乎没有必要进一步进行小剂量阿司匹林预防痴呆的试验。如果将来有计划对NSAIDs预防痴呆症进行研究,则他们需认识到现有研究中所出现的安全问题。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痴呆是世界难题。其全球流行情况正在加重。目前,尚无预防或延缓痴呆发作的药物获得许可。炎症被认为是痴呆病理的关键因素。因此,具有抗炎特性的药物可能有助于预防痴呆。

研究目的: 

评估阿司匹林和其他非甾体抗炎药(NSAIDs)对痴呆的一级或二级预防的有效性和不良反应。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20年1月9日检索了ALOIS,Cochrane痴呆和认知改善小组专业注册库(the specialised register of the Cochrane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rovement Group)。ALOIS包含了临床试验的记录,这些临床试验是通过每月检索一系列主要的医疗数据库、试验注册中心和灰色文献来源确定的。我们也在MEDLINE(OvidSP),Embase(OvidSP)和其他6个数据库中进行了检索,以尽可能确保检索结果的全面和时效。我们还查阅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目录。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检索了阿司匹林或其他NSAIDs与安慰剂对照、进行痴呆的一级或二级预防的随机对照试验(RCT)和对照临床试验(CCT)。我们纳入的试验的受试者为认知健康者(一级预防)或患有轻度认知障碍(MCI)或认知障碍者(二级预防)。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依照Cochrane干预性系统评价手册中标准的方法程序进行研究。我们使用GRADE对每个结局进行证据质量评价。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4项RCTs,共涉及23187名受试者。由于这些试验间的差异,我们没有合并数据以提供总体评估,仅进行证据的叙述描述。

我们发现了1项将低剂量阿司匹林(100毫克,日一次)与安慰剂进行比较的试验(19,114名受试者)。受试者为70岁以上且无痴呆、心血管疾病或躯体残疾的健康人。中期分析表明没有明显的治疗效果,中位随访随访4.7年后,试验被提前终止。阿司匹林和安慰剂相比,没有证据表明痴呆症发生率存在差异(风险比(RR)0.98,95% CI 0.83至1.15;高质量证据)。接受阿司匹林的受试者有较高的大出血发生率(RR 1.37,95% CI 1.17至1.60,高质量证据)和死亡率(RR 1.14,95% CI 1.01至1.28;高质量证据)。没有证据表明两组之间的日常生活活动有所不同(RR 0.84,95%CI 0.70至1.02;高质量证据)。

我们发现了3项比较非阿司匹林的NSAIDs与安慰剂的试验。由于其他3试验中报告的与NSAIDs相关的不良事件,所有试验均提前终止。

1项试验(2528名受试者)研究了环氧合酶2(COX-2)抑制剂塞来昔布(200 mg,日两次)和非选择性NSAID萘普生(220 mg,日两次)给有阿尔兹海默病家族史的认知健康的老年人预防痴呆。中位随访时间是734天。将两个NSAIDs治疗组合并,没有证据表明接受NSAIDs的受试者和接受了安慰剂的受试者之间的AD发生率存在差异(RR 1.91,95% CI 0.89至4.10;中等质量证据)。也没有证据表明心肌梗死发生率(RR 1.21,95% CI 0.61至2.40),卒中(RR 1.82,95% CI 0.76至4.37)或死亡率(RR 1.37,95% CI 0.78至2.43)在治疗组间存在差异(均为中等质量证据)。

1项试验(88名受试者)评估了塞来昔布(每天200 mg或400 mg)在延迟年龄相关的记忆力减退但记忆力评分正常的40岁至81岁的受试者的认知能力下降中的有效性。塞来昔布组的平均随访时间为17.6个月,安慰剂组为18.1个月。没有证据表明在6个认知领域中任何1个领域的测试评分存在组间差异。接受塞来昔布的受试者比接受安慰剂的受试者会出现更多的胃肠道不良事件(RR 2.66,95% CI 1.05至6.75;低质量证据)。

1项试验(1457名受试者)评估了COX-2抑制剂罗非考昔(25 mg,日一次)在延缓或预防MCI受试者最终诊断为AD的有效性。罗非昔布组的研究实施时间中位数为115周,安慰剂组为130周。罗非考昔组的AD发生率高于安慰剂组(RR 1.32,95% CI 1.01-1.72;中等质量证据)。没有证据表明两组之间在心血管不良事件(RR 1.07,95% CI 0.68至1.66;中等质量证据)或死亡率(RR 1.62,95% CI 0.85至3.05;中等质量证据)之间存在差异。接受罗非昔布的受试者会出现更多的上消化道不良事件(RR 3.53,95% CI 1.17至10.68;中等质量证据)。报告的年度平均差异评分显示,没有证据支持两组间的日常生活活动存在差异(第1年:无可用数据;第2年:0.0,95% CI -0.1到0.2;第3年:0.1,95% CI -0.1到0.3;第4年:0.1,95% CI -0.1到0.4;中等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姜若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