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刺是作为青光眼患者的一种疗法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综述的目标是评估对青光眼患者实施针刺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本综述中,我们纳入了3项已经完成的试验和1项正在进行的试验。

本综述的关键信息是什么?
目前为止,无法从现有数据中得出可靠的结论,以支持对青光眼患者采取针刺治疗。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青光眼是一种损伤视神经,且影响视力的疾病。它是世界范围内失明的主要原因。尽管有很多的治疗方法可用,如眼药水、激光治疗和手术治疗,但有人可能会寻求补充医学或替代医学的治疗方法,如在其他常规治疗的基础上采用针刺治疗。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3项已经完成的研究是在台湾和美国进行的。这些研究招募了患有青光眼或眼内高压(眼压增高)的受试者。这些研究适用的干预措施差异很大,包括耳穴按压(一种非常规针刺技术)、经皮电神经刺激和针刺眼穴。针刺可能会轻微降低眼压,但证据的可信度极低。1项研究报告了(受试者的)针刺敏感性。这些研究没提供针刺对视力和视野影响的证据。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Cochrane系统综述的作者检索了2018年11月16日前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目前为止,无法从现有数据中得出可靠的结论,以支持对青光眼患者采取针刺治疗。由于伦理方面的考虑,在已经建立了治疗标准的国家,进行单纯针刺与青光眼标准治疗或安慰剂对比的RCT可能不合理。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青光眼是一种多因素的视神经病变,其特征在于视网膜神经节细胞的获得性丧失超过同龄正常水平,并出现视神经萎缩。尽管有许多治疗方法治疗青光眼,但一些患者可能会寻求补充或替代疗法(联合治疗),如在常规治疗基础上使用针刺疗法。针灸的潜在合理性在于,可以通过刺激身体表面的相关点(穴位)来管理与气(中国传统的生命力或能量概念)有关的疾病。

研究目的: 

为了评估与其他治疗、未治疗或安慰剂相比,针灸治疗青光眼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包含了Cochrane眼睛和视觉试验注册库( the Cochrane Eyes and Vision Trials Register)(2018年第11期);Ovid MEDLINE;Embase.com;护理和相关健康文献索引(CINAHL);联合和补充医学数据库(AMED); PubMed;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健康科学文献(LILACS); ZETOC;meta对照试验注册库( m RCT); ClinicalTrials.gov;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以及国家补充与替代医学中心(NCCAM)网站。我们检索时不限制语言和日期。我们最后一次检索电子数据库的时间是2018年11月16日,但检索NCCAM的时间是2010年7月14日,检索meta 对照试验注册库( m RCT)的时间是2013年1月8日。我们也于2007年4月手工检索了北京协和医学院图书馆中的中文期刊。

我们检索了中国针灸试验注册库、中医药文献分析与检索系统(TCMLARS)、中国生物医学文献数据库(CBM)和中国知网(CNKI)。最后一次检索中文电子数据库的时间是2018年11月16日。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观察组中)任何一组涉及针刺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整理检索结果,挑选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提取数据并评估偏倚风险。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3项已经完成的试验和1项正在进行的试验。在台湾和美国进行的3项完整试验纳入了青光眼或眼内高压患者。所有试验研究的干预措施均不同。1项研究完成了耳穴按压——一种非常规的针刺技术——与假(耳穴)按压对照。另一项试验在82例患者中比较了经皮电神经刺激(TENS)和假处理(安慰剂)。第三项试验在22例患者中比较了12次眼穴针灸和12次非眼穴针灸。所有这3项试验均被评估为至少在一个方面存在高偏倚风险。由于至少1项研究的高偏倚风险、较大的临床(特征)异质性和(试验)方法异质性、以及不精确的结果,整体的证据为极低可信度。

1项试验报告了与基线相比视野(组内比较)的变化,没有进行组间比较。由于(大量的)数据缺失(50%),定量结果难以解释,所以我们没有计算组间比较结果。

3项试验均报告了眼内压降低(IOP)的测量数据。但测量IOP的时间点不同。在穴位按压与假操作进行比较的试验中,第4周时右眼IOP减少(以mm Hg度量)估计为-3.70(95%置信区间(CI) -7.11至-0.29),而左眼IOP减少-4.90(95 CI -8.08至-1.72);第8周时右眼为-1.30 mm Hg(95%CI -4.78至2.18),而左眼为-2.30 mm Hg(95%CI -5.73至1.13)。在TENS与假操作进行比较的试验中,治疗后即刻测量右眼IOP减少为-2.81(95%CI -3.8至-1.84),左眼为-2.58(95%CI -3.36至-1.80);治疗后30分钟时,右眼为-2.93(95%CI -3.72至-2.13),左眼为-3.56(95%CI -4.35至2.78);最终右眼为-3.61(95%CI -4.47至2.75)左眼为-3.61(95%-4.47至-2.74)。在比较针刺眼穴和非针眼穴的试验中,22名受试者中有11名(50%)没有完成治疗。

1项试验报告了视力的估算数据。在穴位按压与假操作进行比较的试验中,4个月时,右眼未矫正视力(UCVA,以logMAR测量)差异估计为-0.01(95%CI -0.24至0.22),左眼为-0.04(95%CI -0.27至95%CI -0.27);8个月时左右眼为-0.03 logMAR(95%CI -0.27至0.21),左眼为-0.16 logMAR(95%CI -0.43至0.11)。4个月时,右眼最佳矫正视力(BCVA)差异估计为-0.10(95%CI -0.06至0.26),左眼为0.00(95%CI -0.14至95%CI 0.14);8个月时左右眼为-0.04 logMAR(95%CI -0.09至0.17),左眼为-0.04 logMAR(95%CI -0.18至0.10)。

1项试验报告了视盘损伤或神经纤维层丧失的进展,但未进行任何组间比较。由于(大量的)数据缺失(50%),定量结果难以解释,所以我们没有计算组间比较结果。

1项试验报告了2名针刺敏感患者(共有22名患者)发生不良事件。但该研究未报告组间比较。由于(大量的)数据缺失(50%),定量结果难以解释,所以我们没有计算组间比较结果。

翻译备注: 

译者:姜若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