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氫可待因(dihydrocodeine)可否降低青少年以及成人之非法使用鴉片藥物?

回顧問題

我們回顧有關dihydrocodeine (DHC)降低大於15歲之青少年以及成年人非法使用藥物的效果證據。

背景

使用海洛因等非法藥物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並且可能導致其他問題的產生。特別令人關注的是,這藥物的使用對於健康有長遠的影響。其中包含了過量使用海洛因和其他鴉片類藥物所引起的高死亡人數,以及因為使用注射的方式,而導致成為C型肝炎與愛滋病感染的危險因子。

我們希望了解DHC是否具有降低青少年以及成年人使用此類藥物的正面效果。DHC是以Coneine化學結構為基礎而製成的一種鴉片類藥物。

文獻搜尋日期

證據有效期至2019年2月。

研究特質

我們納入三個研究於本次的回顧,總共有385位參與者,並且各有不同的追蹤時間。兩個研究,有150個參與者,比較DHC和buprenorphine,使用於解毒作用 (戒斷症狀);而另一研究有235個人參與,比較DHC與methadone,使用於維持替代療法(提供合法藥物使用來降低危險行為以及其他相關藥物長時間使用的傷害)。所有收納的研究都在英國執行。

我們所看的主要結果(primary outcome)為戒毒或不再使用非法藥物;我們所看的次要結果(secondary outcome)為參與完整研究治療,以及與健康相關的物質使用結果,和其他與物質使用相關的行為,如非法的活動。我們同時也評估DHC的安全性。

主要結果

對於非法藥物,如海洛因的解毒,DHC與buprenorphine相比較,沒有更好的降低藥物使用效果,也沒有更好讓病人繼續參與研究的治療,或者是改善其他行為的效果。這樣的效果在後續的追蹤也還是一樣。

就使用維持治療,DHC也可能無法表現得比methadone好,無論是降低藥物的使用,或者是其他任何的次要結果,但參與者可能比較傾向於繼續參與研究的治療。同樣的,這樣的發現,於後續的追蹤,仍然還是一樣。

唯一一個不良反應(adverse event),是比較DHC與methadone作為維持治療的研究,其中一例因為methadone使用過量導致死亡。

依據這些結果我們統整使用DHC的治療,個人可能無法得到更好的效果,包含降低藥物的使用,參與完整的治療療程,或者是其他物質相關行為的改善,對比於其他藥物使用。然而,目前仍無法確切的證明DHC使用於降低非法藥物使用的效能,因為當前證據的品質仍不足。

證據品質

整理而言,證據品質為低(low quality)。在這研究中有兩個主要的問題。一者,並沒有對於使用者或者是對於研究結果評估人員進行盲測(blinding),故相關人員是知道控制組以及對照組的組別。二者,其中的兩個研究有著高程度的參與者退出。

研究資金來源

所有的納入研究都為政府贊助或研究相關基金會組織所贊助。

翻譯紀錄: 

譯者:劉威志 Michael Wei-Chih LIU (國立陽明大學)
職稱:博士候選人
學歷:中國醫藥大學藥學系,高雄醫學大學臨床藥學研究所
E-mail:wcliu@gm.ym.edu.tw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