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改善ICU住院后长期后遗症的随访服务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越来越多的人从重症监护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 ICU)中幸存,但是却容易遭受身体和心理的不良后果,影响其生活质量。随访服务是医疗保健领域的一个相对较新的进展。这些包括向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咨询在内的服务旨在比标准护理(不使用随访服务)更有效地识别和解决这些后遗症。这个Cochrane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了解为ICU住院后患者提供的随访服务是否有效。我们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研究以回答这个问题,且纳入了五项试验。

关键信息

总体而言,我们发现了较少的研究,且每个研究使用了不同的随访服务方案,因此我们对于ICU随访服务是否有效的判断信心有限。我们未发现证据表明在ICU住院后使用随访服务是否可以改善个体的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焦虑和抑郁,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或身体和心理功能。我们没有证据表明使用随访服务是否会减少ICU出院后12个月的死亡人数或重返工作岗位的人数。

我们在检索过程中发现5个正在进行的研究。本综述没有纳入这些试验,但是将其纳入将来更新的综述可能增加证据的质量以及我们判断ICU随访服务是否有效的把握。

本综述的研究内容是什么?

我们研究了ICU住院患者可能遭受的一些身体和心理的结局,这些结局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例如焦虑、抑郁或PTSD。我们评估了随访服务是否可以改善这些结局。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我们发现4项随机对照试验共纳入1297位受试者以及1项非随机试验,纳入了410位受试者。这些试验在丹麦,德国,瑞典,英国和美国进行。住在ICU中的受试者所患疾病类别广泛,并且这些疾病的严重程度各不相同。1项试验仅纳入了患有脓毒症的受试者。

我们纳入了ICU住院后随访服务与标准护理(不提供随访服务)的对比的研究。4项研究的随访服务是由护士主导的,第5项试验的随访服务是由多学科团队(护士,医生和物理治疗师)主导的。咨询服务通过在家或在诊所面对面进行,或可通过电话,或者两种形式结合进行。受试者参与了一次以上的,作为随访服务的一部分的咨询,在两项研究中受试者参与多达八次的咨询。虽然每项研究的随访服务咨询的设计不同,但是我们注意到每项服务都包括了对受试者在需要时对专家转诊需求的评估。

我们发现,在ICU出院12个月后,随访服务可能对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1项研究; 286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有很小或没有影响,对ICU出院12个月后的死亡人数(5项研究; 1,707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有很小或没有影响。随访服务可能对PTSD有很小或没有影响(3项研究; 703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我们对使用随访服务是否可以减轻抑郁和焦虑(3项研究;843位受试者),身体功能(4项研究;1,297位受试者),认知功能(4项研究; 1,297位受试者)或增加重返工作或接受教育的能力(1项研究;386位受试者)的证据缺乏信心; 我们认为该证据的质量非常低。没有研究评估不良反应。

我们希望比较不同类型ICU随访服务和在随访服务在经历和未经历谵妄患者中的不同,以给我们更多关于哪一种随访服务更好或者这些服务是否对处于不同情境中的患者更有效的信息。然而,我们没有发现足够的研究来发现这些差异。

本系统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截止于2017年11月发表的研究。

结论: 

在有限数量的研究中,我们发现用以判断ICU随访服务在发现和解决ICU幸存者的未满足的健康需求是否有效的证据尚不充分。我们发现了5项正在进行的试验,没有被纳入我们的综述中。这些正在进行的试验在未来更新的综述中可能增加我们对随访服务效果的确定性。由于数据有限,我们无法探讨一种随访服务设计是否比另一种服务更好,或者某项服务对某些人是否比对其他人更有效,因此我们预计未来的研究可能会有不同的研究设计。我们建议,未来的研究应采用可靠的研究设计方法(例如,随机对照研究),考虑仅采用一个变量(随访服务)与标准护理对比; 这将增加干预效果是归因于随访服务而不是其他伴随治疗的信心。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患者在重症监护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 ICU)住院与许多身体和心理后遗症有关,统称为重症监护后综合症(post-intensive care syndrome, PICS)。特定的ICU随访服务是卫生系统中相对较新的进展,并且有可能通过针对ICU住院期间产生的未满足的健康需求来解决PICS。当前还没有一个被接受的随访服务模型,当前的随访照护项目涵盖了各种干预措施和材料。关于随访服务是否能有效解决PICS的证据尚不确定,本综述对此进行了评价。

目的: 

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评估为ICU幸存者提供的随访服务的效果,这些服务旨在识别和解决与ICU住院时期有关的未满足的健康需求。我们旨在评估干预对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HRQoL),死亡率,抑郁,焦虑,创伤后应激综合征(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身体功能,认知功能,重返工作或受教育的能力的效果和不良结局。

我们的次要结局是评估不同的随访服务的模型。我们的目标是探索:不同服务组织(医师主导对比护士主导,面对面对比远程方式,随访服务的时机)的有效性;与国家(高收入对比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有关的不同; 可能继而影响认知功能的谵妄的效应,以及这些随访服务可能对这些受试者的效果不同。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7年11月7日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CINAHL。我们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库正在进行的研究,并对相关文章进行前后向引文检索。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那些关于ICU出院后成年患者的随机对照和非随机对照的研究。我们纳入了使用结构化程序并由医疗卫生专业人员协调的ICU随访服务与无随访服务或标准护理对比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了纳入的研究、提取资料、评价偏倚风险和综合数据结果。我们采用GRADE来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项研究(4项随机对照研究,1项非随机对照研究),共1707位有不同疾病严重程度和健康状况的ICU幸存者。在4项研究中,随访服务是由护士主导的,在一项研究中是由多学科团队主导的。其中包括在家中或在诊所中进行面对面的咨询,或电话咨询,或两者兼而有之。每项试验至少包括一次咨询(每周,每月或每六个月),其中两项试验进行了多达八次咨询。虽然每项研究的随访服务咨询的设计不同,但是我们注意到每项服务都包括了对受试者在需要时对专家转诊需求的评估。

对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或受试者实施盲法是不可行的,我们不知道这是否会引入实施偏倚。我们注意到了基线差异(两项研究),包括了额外资源的服务(两项研究),这可能会影响结果,以及一项非随机研究具有较高的选择偏倚。

我们没有将随机研究的数据与一项非随机研究的数据合并。改善ICU幸存者长期结局的随访服务可能在12个月时对HRQoL几乎没有影响(标准均值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 -0.0,95% CI [-0.1, 0.1]; 1项试验,286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我们从五项研究中发现了中等质量的证据,这些证据也可能对ICU出院后12个月内的全因死亡率几乎没有影响 (RR = 0.96, 95%CI [0.76, 1.22]; 4项研究; 1289位受试者; 其中一项非随机研究干预组中有79/259人死亡,对照组中有46/151人死亡),来自四项研究的低质量证据表明敢于对PTSD有很小或没有影响 (SMD = -0.05,95%CI [-0.19, 0.10],703位受试者,3项研究;一项非随机研究报告在使用随访服务时有较少的机会发生PTSD)。

我们对使用随访服务是否可以减轻抑郁和焦虑(3项研究; 843位受试者),身体功能(4项研究; 1297位受试者),认知功能(4项研究; 1297位受试者)或增加重返工作或接受教育的能力(1项研究; 386位受试者)的证据缺乏信心; 我们认为该证据的质量非常低。没有研究评估不良反应。

我们不能评估我们的次要结局,因为我们发现进行亚组分析的研究不充分。

翻译备注: 

译者:梁素瑞 (香港中文大学那打素护理学院),审校:刘旭(香港中文大学那打素护理学院)。2019年11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