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有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的焦虑和抑郁的电子健康干预

为什么本系统综述重要?

全世界十分之一以上的儿童和青少年都有长期身体状况,如哮喘、糖尿病和癌症。他们更容易出现心理问题,包括焦虑或抑郁。及早治疗这些问题可以防止朋友关系、家庭生活、学校和未来的心理健康方面出现的困难。由于服务数量有限,获得传统的面对面治疗可能很困难。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基于计算机和移动电话的治疗方法的出现,电子健康干预(通过数字方式提供,从简单的基于文本的程序到多媒体和交互式程序,严肃游戏,虚拟现实和生物反馈程序)或许可以治疗这些儿童及青少年的焦虑和抑郁 。

哪些人将对本综述感兴趣?

父母、儿童及青少年、精神保健服务提供者、服务专员以及照顾患有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的专业人员将对此综述感兴趣。

本综述旨在回答哪些问题?

本综述目的在于回答以下问题。1)在患有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中,电子健康干预是否优于选定的其他治疗方法或等待名单,以减少焦虑和抑郁症状? 2)这些儿童和青少年是否可以接受电子健康干预?

本综述纳入了哪些研究?

我们检索了数据库以查找关于电子健康干预治疗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的焦虑或抑郁的所有随机对照试验,整群随机试验和交叉试验,时间要求为1970年至2017年8月期间发表。试验必须是随机对照试验,纳入人群为具有焦虑症或抑郁症的任何症状或有正式诊断的儿童及年轻人。在本综述中纳入了5项研究,共涉及463名年轻人。

本综述的证据可以告诉我们什么?

本综述纳入了5项研究,共3种电子健康干预措施(Breathe Easier Online,Web-MAP和多模式认知行为疗法(CBT)),受试者年龄在10-18岁。尽管其中一些干预措施对于使用者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它们中的任何一种都没有明显优于可选择的其他治疗方法或减少焦虑或抑郁症状的等待名单。证据质量非常低意味着电子健康干预的效果目前还不确定,尤其是对10岁以下的儿童。研究者将试验总体的偏倚风险评为高或不确定。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应进一步开展研究,制定更有效的电子健康干预措施,以治疗患有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的焦虑和抑郁。

结论: 

目前,研究治疗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焦虑或抑郁的电子健康干预的领域仅有五项低质量的试验。证据质量极低意味着目前电子健康干预措施的影响尚不确定,尤其是对10岁以下儿童。

虽然现在为这一临床人群推荐电子健康干预措施还为时过早,但鉴于其数量不断增加以及全球技术方面的改进,似乎仍有可能开发和评价可接受且有效的基于科技的治疗方法,以适应有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长期身体状况影响全世界10%至12%的儿童及青少年; 这些人更容易出现心理问题,特别是焦虑和抑郁。对这些心理问题进行面对面治疗的资源通常是有限的,并且大多可用的干预措施尚未对该人群进行试验。随着技术的进步,电子卫生干预(通过数字手段,如计算机和智能手机,从简单的基于文本的程序到多媒体和交互式程序,严肃游戏,虚拟现实和生物反馈程序)提供了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来解决这群年轻人的心理需求。

目的: 

评价电子健康干预与关怀安慰剂,心理安慰剂,常规治疗,等候名单对照或非心理治疗相比,治疗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的焦虑和抑郁的疗效。

检索策略: 

本综述检索了Cochrane常见精神障碍组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Group's Controlled Trials Register,CCMDTR)(截至到2016年5月),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CENTRAL)(截止到2017年第8期),Web of Science (1900-2016年8月18日)和Ovid MEDLINE,Embase,PsycINFO(2016-2017年8月18日交叉搜索)。手动检索了相关的会议记录,纳入文章的参考文献列表以及灰色文献,截止到2016年5月。还检索了国际试验注册平台去查找未发表或正在进行的试验。

纳入标准: 

本综述纳入了关于电子健康干预治疗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0-18岁)的焦虑或抑郁的所有随机对照试验(RCTs),整群随机试验和交叉试验,并且这些试验测量了焦虑,抑郁或阈下抑郁症的诊断或症状的变化。本综述将长期身体状况定义为持续时间超过三个月的身体状况。我们使用基于DSM III、IV、5(2013年美国心理学会),或ICD 9、10(1992年世界卫生组织)的患者或临床医生管理的有效评定量表来评估焦虑和抑郁症状。使用结构化临床访谈的形式确诊正式抑郁和焦虑症。关怀安慰剂,常规治疗,等待名单,心理安慰剂和其他非心理疗法是符合条件的对照组。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研究人员独立查看标题,摘要和全文; 差异通过讨论解决或由第三人裁决。当数据可用时,采用优势比(OR)来比较二分类数据,标准化平均差(SMD)来分析连续数据,两者都具有95%置信区间(CI)。当治疗措施,受试者和潜在临床问题充分一致时,即对研究进行meta分析。否则,进行描述性分析。

主要结果: 

本综述纳入了5项研究,共3种电子健康干预措施(Breathe Easier Online,Web-MAP和多模式认知行为疗法(CBT)),受试者年龄在10-18岁,共463名。每项研究至少可进行一个meta分析。试验涉及长期身体状况的儿童及青少年,如慢性头痛(偏头痛,紧张性头痛等),慢性疼痛(腹部,肌肉骨骼疼痛等),慢性呼吸道疾病(哮喘,囊性纤维化等) ,并伴有焦虑或抑郁的症状。受试者是从高收入国家的社区和医院诊所招募的。

与任意对照措施相比,对于主要结局抑郁症状的变化,5项研究(共441名受试者)的证据表明无法确定电子健康干预是否明显优于其他对照组(SMD=-0.06,95%CI [-0.35, 0.23]),且证据质量极低。与任意对照措施相比,对于主要结局焦虑症状的变化,两项研究(共324名受试者)的证据表明无法确定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明显优于其他对照组(SMD=-0.07, 95%CI [-0.29, 0.14]),且证据质量极低。对于主要结局治疗可接受性,有两项研究(共304名受试者)的证据表明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比任何对照组的措施都更不可接受(SMD=0.46,95%CI [0.23, 0.69]),证据质量极低。

对于次要结局生活质量,有一项研究(共34名受试者)的证据表明无法确定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明显优于其他对照组(SMD=-0.83,95%CI [-1.53, -0.12]),证据质量极低。对于次要结局功能性,有3项研究(共368名受试者)的证据表明无法确定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明显优于其他对照组(SMD=-0.08,95%CI [-0.33, 0.18]),证据质量极低。对于次要结局长期身体状况,有5项研究(共463名受试者)的证据表明无法确定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明显优于其他对照组(SMD=0.06,95%CI [-0.12, 0.24]),证据质量极低。

在大多数试验中,选择性偏倚风险很低。然而,在所有试验中,由于受试者或结局评价者的盲法不足导致偏倚风险不确定或高。只有一项研究有已发表的方案; 有两项研究的结局数据不完整。由于所有试验均由干预实施人员进行,因此可能引入了其他潜在的偏倚。所有研究均未报告不良反应。

翻译备注: 

译者:方赛男,审校:夏如玉、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