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氯己定给危重病人洗澡,以预防医院获得性感染

研究目的

本文旨在探讨住院的危重病人是否应使用氯己定进行沐浴,以防止感染。Cochrane研究人员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的研究来回答这个问题,并发现了8个相关的随机试验。随机对照试验医学研究是将患者随机分配接受不同治疗方法。这种研究设计提供了最可靠的证据,证明治疗是否与期望或不期望的健康结局有关。

关键信息

这篇综述评估了使用氯己定(代替肥皂和水)在重症监护室(ICU)或高度依赖性重症病房为患者洗澡,是否减少了其医院获得性感染的数量发生率。从我们分析的研究中得到的证据质量很低,这意味着我们不能确定使用氯己定洗澡是否能降低危重病人感染或死亡的可能性。我们也不确定用氯己定给危重病人洗澡是否缩短了他们的住院时长,还是或降低了他们发生皮肤反应的风险。

本系统综述研究了什么?

危重病人(在ICU或高度依赖性重症监护病房)经常在住院期间发生感染。这些感染可能导致住院时间更长、医疗并发症增加、永久性残疾甚至死亡。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特别容易受到感染,因为其机体抗感染的能力会因疾病或创伤而降低。外科手术插管和及手术用线(例如帮助进食或呼吸)可能使细菌进入人体。氯己定是一种低成本的医用消毒剂。

本次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2018年12月,我们检索了关于氯己定用于重症患者沐浴的研究。我们发现从2005年到2018年有8项研究,涉及20多个ICUs的共24472名患者。七项研究纳入成年人,一项研究只纳入儿童。大多数研究纳入的受试者同时有男性和女性。所有的研究都比较了用氯己定洗澡与用肥皂和水或非抗菌毛巾洗澡。有四项研究获得了独立资助者(政府机构、医院或大学部门)的资助,或报告没有外部资助,另有四项研究获得了生产氯己定产品的公司的资助。

所有八项研究的证据加在一起不足以让我们确定使用洗氯己定的患者在ICU住院期间是否更不容易发生感染。我们也不确定使用氯己定洗澡的患者死亡的可能性是否更小,因为这六项研究报告的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我们没有收集六项报告病人在ICU住了多久的研究的证据,因为结果相差很大。我们也不确定使用氯己定洗澡的患者在ICU住院的时长会缩短,因为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五项研究报告提供了不同的证据,关于氯己定是否导致或多或少的皮肤反应;我们不确定使用氯己定洗澡的患者是否会有或多或少的皮肤反应,因为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

证据质量

大多数研究没有使用方法来隐藏工作人员使用的沐浴液的类型,这增加了工作人员根据患者是在氯己定研究组还是肥皂水研究组而对患者进行不同治疗的偏倚风险。一些研究的受试者可能在研究开始之前就已经感染了,我们担心这可能会影响我们的结局。我们还注意到,一些结局存在很大差异,而一些结果很少有报道。我们认为证据的质量很低。

本系统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搜索了截至2018年12月之前发表的研究。

结论: 

由于现有的非常不确定的证据,尚不清楚使用氯己定洗澡是否能减少医院获得性感染、死亡率或ICU住院时长,或使用氯己定是否会导致更多的皮肤反应。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医院获得性感染是患者护理中常见的不良事件;它会导致重症监护室的住院时间延长,额外的医疗并发症,永久性残疾或死亡。虽然所有住院患者都易感染,但在ICU的患病率尤其高,重症患者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并且会受到更多的侵入性监测。机械通气的患者由于气管切开、再插管和使用多个中心静脉导管而面临感染风险,其中管道可能作为细菌传播的载体,并可能增加血液感染和呼吸机相关性肺炎(VAP)。氯己定是一种低成本产品,广泛用作消毒剂和杀菌剂,可用于为危重病人洗澡,目的是杀灭细菌和减少医院获得性感染的传播。

目的: 

评估氯己定洗剂对危重病人医院获得性感染发生率的影响。

检索策略: 

2018年12月,我们搜索了Cochrane wound specialized Register;Cochrane 中央对照试验注册中心;MEDLINE;Ovid Embase和EBSCO CINAHL Plus。我们还检索了正在进行和未发表的研究的临床试验登记注册平台,并检查了相关纳入研究的参考列表以及综述、meta-分析和卫生技术报告,以确定纳入其他未被检索到的研究。没有关于语言、出版日期或研究地点的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随机对照试验,对ICU患者使用氯己定和肥皂水沐浴进行比较。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数据资料,对纳入的研究进行偏倚风险评估,并使用GRADE评估证据的确定性。

主要结果: 

我们在这篇综述中纳入了8项研究。四项随机对照试验包括1537名单独随机受试者,四项分组随机交叉研究包括23个随机ICUs,22935名受试者。我们确定了一项等待分类的研究,因为我们无法对其是否符合纳入标准进行评估。

研究比较了使用2%氯己定浸渍毛巾或4%氯己定稀释溶液沐浴与使用肥皂水沐浴或使用非抗菌毛巾沐浴的效果。

八项研究报告了在ICU住院期间发生医院获得性感染的受试者的数据。我们不确定使用氯己定给危重病人洗澡是否能降低医院获得性感染的发生率,因为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率差1.70,95%置信区间(CI) [0.12 ,3.29];21924名受试者)。六项研究报告了死亡率(在医院、ICU和48小时内)。由于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比值比0.87,95% CI [0.76,0.99];15798名受试者)。六项研究报告了ICU的住院时间。我们注意到,个别研究没有发现住院时间长存在差异的证据;我们没有进行meta分析,因为数据存在偏差。由于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目前还不清楚使用氯己定洗澡是否会缩短危重病人在ICU的住院时间。七项研究报告皮肤反应为不良事件,其中五项报告的皮肤反应被认为是沐浴液引起的。这些研究中的数据报道不一致,我们无法进行meta分析;由于证据的确定性非常低,我们无法判断使用氯己定洗澡是否能减少危重病人的不良事件。

我们使用GRADE评分方法将每个结果的证据的确定性降低到非常低的水平。对于所有的结局,由于研究的局限性,我们降低了证据的级别(大多数研究都有较高的偏倚风险,我们注意到一些研究中存在较高的其他偏倚风险)。由于研究的间接性,我们降低了证据的可信度,因为一些参与研究的人可能在招募之前就患有医院获得性感染。我们注意到,一项小型研究对医院获得性感染的效果有很大影响,我们评估了在分析一些关于医院获得性感染的效果和死亡率的分组随机交叉研究时做出的决定;由于不一致性,我们降低了这些结果的证据等级。由于不精确性,我们还降低了ICU住院时间的证据等级。不良事件的数据受到少数事件的限制,因此我们降低了证据等级由于其不精确性。

翻译备注: 

译者:楼蓉(东阳市人民医院)。审校: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0月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