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肤剂和保湿剂治疗湿疹

系统综述问题

润肤剂和保湿剂是否能有效的控制湿疹?

研究背景

湿疹是一种慢性(长期的)皮肤病。主要症状是皮肤干燥和剧烈瘙痒。皮肤损伤表现为发红、皮表变硬有划痕和液体渗出。保湿剂在湿疹治疗中很关键,但是它们的治疗机制,以及一种保湿剂是否优于另一种并不确定。

研究特点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5年12月的医学文献,识别到77项相关研究,纳入6603名患有轻度到中度湿疹的受试者。受试者年龄从4个月到84岁不等(平均:18.6岁)。大多数研究持续了两到六周;一小部分持续了六个月。

46项研究得到了制药公司的资助。

主要结果

大多数保湿剂的治疗是有效的。24项研究报告了受试者评估湿疹的严重程度。只有13项研究评估了受试者对保湿剂的满意度。有41项研究报告了副作用(不良事件),尽管这些信息往往有限(主要是疼痛、刺痛、瘙痒、发红)。大多数研究评价了医生评估的湿疹的严重程度(65项研究)。其他结局指标涉及皮肤屏障功能(29项研究),红斑的预防(16项研究),生活质量(10项研究),和皮质类固醇使用(8项研究)。

根据医生报告,与没用保湿剂相比,保湿剂可以减轻湿疹严重程度(3项研究),但减轻程度太小以至无法认为对病人是有意义的。使用保湿剂的病人有更少的红斑(2项研究),并减少了对局部皮质类固醇的需要(2项研究)。受试者评估的湿疹严重程度和满意度未在本篇综述中评估。报告的不良事件数量没有差异。

受试者认为,在改善湿疹严重程度上,Atopiclair(含甘草次酸)比对照组(如,相同的外观,但不含甘草酸)优效四倍以上(3项研究)。然而,医生并没有发现对于患者有统计学差异。爱妥丽(Atopiclair)可以使瘙痒大幅度减少(4项研究),更多的受试者感到满意(2项研究),而且红斑更少(3项研究)。每组报告的不良事件数量相近。

四项研究评价了尿素乳膏。使用尿素乳膏的受试者比对照组,皮肤改善更显著(1项研究)。两组的满意度均为阳性(1项研究)。尿素乳膏可以更好地改善皮肤干燥(医师评估)(1项研究),并且减少红斑的产生(1项研究),但该组报告了较多的不良事件。

三项研究比较了含甘油的保湿剂和对照组的情况。更多甘油组的受试者认为他们的皮肤得到了改善,医师评估也如此(1项研究),但这些差异对患者来说没有意义。受试者满意度未得到解决。报告的不良事件数量没有差异。

四项研究调查了含燕麦多肽的保湿剂,与不用保湿剂或对照组比较的情况。在受试者评估的改善度(1项研究),受试者满意度(1项研究)或医师评估改善度(3项研究)方面,没有观察到组间差异。然而,含燕麦多肽的保湿剂组报告的红斑较少(1项研究),并且会降低局部外用皮质类固醇的使用(2项研究)。燕麦多肽霜造成了更多不良事件。

总的来说,当我们将所有保湿剂对比无保湿剂或对照组时,受试者认为保湿剂在减缓湿疹的效果上是无保湿剂或对照组的两倍以上(5项研究),并且对减缓瘙痒更有效(7项研究)。两个组的受试者都报告了相似的满意度(3项研究)。据医生报告,保湿剂组相比对照组减少了湿疹严重程度(12项研究),并且产生更少的红斑(6项研究)。各组间报告的不良事件数量无差异。

据医生报告,局部外用皮质激素在配合使用保湿剂,而不是单独使用时,能更有效地改善湿疹(3项研究),以及减少红斑的数量(1项研究)。尽管受试者评估的疾病严重程度没有得到解决,但这一疗法的组合却得到了受试者的支持。不良事件报告的数量没有差别。

证据的质量

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医师评估了含甘油润肤乳霜和对照组以及所有保湿剂和对照组的疾病严重程度。有低到中等质量证据来比较其他大部分结局指标。降低证据质量的最重要原因是在研究中有偏倚风险(例如,没有设盲,或数据丢失),或受试者太少,这些均会降低结果的精确性。

结论: 

大多数的保湿剂表明有一些有益的效果;延长形成红斑的时间,减少红斑的数量和为达到类似减少湿疹的严重程度而使用的局部外用皮质醇激素数量。保湿剂结合积极治疗的结果比单独的积极治疗的效果更佳。我们并没有发现可靠证据说明某个保湿剂比另一种更好。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湿疹是一种慢性皮肤疾病,以皮肤干燥、剧烈瘙痒、炎症性皮肤损伤为特征,并且对生活质量有相当大的影响。保湿剂是治疗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但尚不清楚保湿剂是否有效。

目的: 

本综述旨在评估保湿剂对湿疹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5年12月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皮肤病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kin Specialised Register),CENTRAL,MEDLINE,Embase,LILACS,和GREAT.我们检索了5个试验注册库,检索了纳入文献的参考文献列表,并且排除了不相关的研究。

纳入标准: 

纳入对湿疹患者进行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了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流程。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77项研究(平均持续时间:6.7周;6603名受试者,平均年龄:18.6岁)。36项研究存在很高的偏倚风险,34项研究偏倚风险不明确,7项研究为低偏倚风险。24项研究评估了我们的主要结局:受试者参与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13项评估满意度以及41项评估不良事件。次要结局包括,研究者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在65项研究中涉及),皮肤屏障功能(29项研究),红斑预防(16项),生活质量(10项),以及皮质类固醇的使用(8项)。不良事件报告数据有限(包括疼痛、刺痛、瘙痒、红斑、毛囊炎)。

6项研究评估了保湿剂与无保湿剂的区别。没有评估受试者自我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和满意程度。使用保湿剂组过敏性皮炎(SCORAD)评分低于无保湿剂组(3项研究,276名受试者;平均差值(MD)=-2.42,95%可信区间(CI)=-4.55 - -0.28),但达不到最小重要差异值(MID)。使用保湿剂会导致更少的红斑(2项研究,87个受试者;RR=0.40,95%CI=0.23 - 0.70),红斑时间延长(中位数:180对照30天)和减少局部皮质类固醇的使用(2个研究,222名受试者;MD=-9.30g,95%CI=-15.3 - -3.27)。不良事件没有明显差异(1项研究,173名受试者;RR=15.34,95%CI=0.90 - 261.64)。这些结果的证据是低质量的。

使用爱妥丽(Atopiclair),174/232名受试者报告了在对比27/158使用赋形剂时疾病的严重程度得到了改善(3项研究;RR=4.51,95% CI=2.19-9.29)。Atopiclair可以减少瘙痒(4项研究,396名受试者;MD=-2.65,95%CI=-4.21 - -1.09)并取得了更高的满意度(2项研究,248名受试者;RR=2.14,95% CI=1.58-2.89),较少的红肿块(3项研究,397名受试者;RR=0.18,95% CI=0.11-0.31),减少湿疹面积和降低严重程度指数(EASI)分值(4项研究,426名受试者;MD=-4.0,95% CI=-5.42 - -2.57),但是MID却未见。报告不良事件的受试者数目是不具有统计学差异(4项研究,430名受试者;RR=1.03,95% CI=0.79-1.33)。这些结果的证据是中等质量的。

受试者报告了使用尿素乳膏的皮肤比安慰剂组有更好的改善(1项研究,129名受试者;RR=1.28,95%CI=1.06 - 1.53;低质量的证据),两组间满意度相同(1项研究,3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尿素乳膏改善干燥(调查员评估)(1项研究,128名受试者;RR=1.40,95%CI=1.14 - 1.71;中等质量的证据),并产生更少的红斑(1项研究,44名受试者;RR=0.47,95%CI=0.24 - 0.92;低质量的证据),但是造成了更多不良事件(1项研究,129名受试者;RR=1.65,95%CI=1.16 - 2.34;中等质量的证据)。

三项研究评估了含甘油保湿剂与赋形剂或安慰剂对比。更多的受试者在甘油组注意到皮肤改善(1项研究,134名受试者;RR=1.22,95%CI=1.01 - 1.48;中等质量的证据),其中还包括调查员评估SCORAD得分的改善(1项研究,249名受试者;MD=-2.20,95%CI=-3.44 - -0.96;高质量的证据),但是未达到MID。受试者的满意度没有得到解决。不良事件报告的数量不具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2项研究,385名受试者,RR=0.90,95%CI=0.68 - 1.19;中等质量的证据)。

四项研究调查了含燕麦多肽的保湿剂,与不治疗或赋形剂对比。各组间受试者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1项研究,50名受试者;RR=1.11,95%CI=0.84 - 1.46;低质量证据),满意度(1项研究,50名受试者;RR=1.06,95%CI=0.74-1.52;极低质量的证据),或研究者评估的疾病严重程度(3项研究,272名受试者;标准化平均差(SMD)=-0.23,95%CI=-0.66 - 0.21;低质量证据),均无显著差异。在燕麦多肽组中,有更少的红斑(1项研究,43名受试者;RR=0.31,95%CI=0.12 - 0.7;低质量的证据)和减少使用局部糖皮质激素(2项研究,222名受试者;MD=-9.30g,95%CI=15.3 - -3.27;低质量的证据),但是有更多不良事件(1项研究,173名受试者;Peto比值比(OR)=7.26,95%CI=1.76 - 29.92;低质量的证据)。

我们比较了所有的保湿剂对照安慰剂,赋形剂或无保湿剂。受试者认为保湿剂可更有效地减少湿疹(5项研究,572名受试者参加;RR=2.46,95%CI=1.16 - 5.23;低质量的证据)和瘙痒(7项研究,749名受试者;SMD=-1.10,95%CI=-1.83 - 0.38)。两个治疗组的受试者均报告了满意度(3项研究,296名受试者;RR=1.35,95%CI=0.77 - 2.26;低质量证据)。保湿剂组的调查员评估疾病严重度的评分较低(12项研究,1281名受试者参加;SMD=-1.04,95%CI=-1.57 - -0.51;高质量的证据),红斑数量较少(6项研究、607名受试者;RR=0.33,95%CI=0.17 - 0.62;中等质量的证据),不良事件无差异(10项研究,1275名受试者;RR=1.03,95%CI=0.82 - 1.30;中等质量的证据)。

局部积极治疗联合保湿剂与单独积极治疗相比,更有效的降低了调查者评估疾病严重程度评分(3项研究,192名受试者;SMD=-0.87,95%CI=-1.17 - -0.57;中等质量证据)和红斑数量(1项研究,105名受试者;RR=0.43,95%CI=0.20 - 0.93),并且更能受到受试者的支持(都是低质量的证据)。不良事件的数量没有明显差异(1项研究,125名受试者;RR=0.39,95%CI=0.13 - 1.19;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受试者评估的疾病严重程度没有得到解决。

翻译备注: 

译者:张亚鹏,审校:马思思,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3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