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治疗

研究背景

丙型肝炎病毒 (HCV) 是一种影响肝脏的病毒。它通常是通过以下途径传染:滥用可注射性药物、输血或血液感染、不洁刺刻纹身、接触被丙肝病毒感染的血液、或无保护性行为。急性丙肝是指病毒感染后的前六个月。部分急性丙肝患者痊愈后体内的病毒会完全清除, 但仍有部分患者会继续携带丙肝病毒。这就是慢性丙肝,并可能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如过度疲劳、肝衰竭导致呕血、意识混乱和死亡。全世界约有160,000,000名慢性丙肝患者(占世界人口的2%到3%)。有很多药物疗法用于急性丙肝的治疗。急性丙肝的最佳疗法尚不清楚。我们想通过检索现有的相关文献来回答这个问题。本综述纳入了截止至2016年4月所发表的所有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两个治疗组之一或多个治疗组之一的临床试验)。我们仅纳入符合以下条件的试验:受试者未曾接受过肝移植、或未曾因其他原因如病毒感染而患肝脏疾病。除使用Cochrane标准方法,即一次只比较两种干预方法(直接比较),我们还计划采用高级方法,分别比较多种不同干预方法(网状Meta分析)。然而,由于资料有限,我们无法确定meta分析的结果是否可靠。因此,我们采用了标准Cochrane方法。

研究特征

我们找到了10项符合纳入标准的随机对照试验。其中9项试验(467名受试者)提供了一个或多个测量信息(结局)。所对比的主要干预方法包括:不同类型的干扰素(针对病毒感染的蛋白质分泌),即干扰素-α、干扰素-β、聚乙二醇干扰素-α、聚乙二醇干扰素-α+利巴韦林(另一种抗病毒药物)、从另一种病毒中研制出来的MTH-68/B疫苗、对比无干预。没有一项试验把直接抗病毒法(HCV感染的最新治疗方案)和安慰剂或其他干预作对比。试验的平均随访期从6个月到3年不等。

资助来源

其中4项试验(40%)得到了制药公司的财政资助或其他帮助,这些制药公司将从研究结果中获益;另外5项试验没有得到类似资助(50%);一项试验受医院资助。

证据质量

所有的试验都存在高偏倚风险,且证据整体质量很低。这意味着,由于这些研究的方法存在问题,很可能对某一干预法高估其益处或低估其危害。

主要结果

除聚乙二醇干扰素-α+利巴韦林组中有一名受试者死亡,其他所有试验的所有对比组在接受治疗后的一年内均未发生死亡事件(1/95, 1.1%)。1.1%).受试者随访期超过一年的试验中,均未发生死亡案例。聚乙二醇干扰素-α+利巴韦林组中严重并发症的数量比聚乙二醇干扰素-α组要高。干扰素组-α组和干扰素-β组并发症的比例要高于无干预组。没有一项试验报告了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肝移植、肝衰竭、严重肝脏受损或肝癌。干扰素-α组中,治疗结束6个月后仍然携带病毒的患者比例要低于无干预组。其他对比中未发现差异证据。这些研究结果的规模和方向还有很大不确定性,需要开展高质量的随机临床试验。

结论: 

低质量证据显示,干扰素-α可能会减少通过持续病毒性应答检测出的慢性丙肝发生率。但没有报告临床意义,如健康生活质量的提高,肝硬化、失偿性肝脏疾病和肝脏移植事件的减少。同样,也尚不清楚这一发现是否适用于目前被聚乙二醇化干扰素和直接抗病毒法占据的临床环境,尽管我们没有发现证据能证明聚乙二醇化干扰素、利巴韦林、或两者对急性丙肝感染患者有效。我们没有找到把直接抗病毒法与安慰剂或其他治疗急性丙肝的干预措施进行对比的随机试验。各种干预措施的益处和危害还有很大不确定性,需要开展高质量的随机临床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丙肝病毒(HCV)是一种单链RNA(核糖苷酸),有可能导致肝脏发炎。传统上,对急性HCV感染的定义是以病毒感染后的前6个月为准。另一种常用的定义是缺乏HCV抗体和随之而来的血清阳转(一个人现在有HCV抗体,但之前HCV抗体检测为阴性。)大约40%到95%的急性丙肝会发展为慢性丙肝,即,血液里一直携带HCV RNA。2010年,据估计全世界约有160,000,000名慢性丙肝患者(占世界人口的2%到3%)。急性丙肝的最佳药物治疗仍有争议。慢性HCV感染会损害肝脏。

目的: 

通过网状meta分析,对不同药物干预在急性HCV治疗方面的益处和危害进行评估,并根据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给现有药物疗法排出先后顺序。但是,不可能评价潜在修饰因子在不同的对照中是否相似。因此,我们没有进行网状Meta分析,而是使用cochrane方法,来估测不同干预措施之间、干预与无干预之间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止到2016年4月的Cochrane随机对照试验的中心注册库(CENTRAL),MEDLINE,Embase,科学引文索引扩展(SCIE),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HOICTRP)和随机对照试验注册库查找急性丙肝药物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

纳入标准: 

我们只纳入了包含急性丙肝受试者的随机对照试验(不限语言,盲法或出版状态)。我们排除了如下试验:研究受试者曾接受过肝移植、或者同时患有其他病毒性疾病。比较了各种药物干预措施之间、药物干预与安慰剂之间的差异。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标准方法程序。基于Review Manager 5进行分析,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我们用95%置信区间(CI)计算出了比值比(OR)和比率。我们采用试验序贯分析,评估风险偏倚,随机误差的控制风险,并使用GRADE评估试验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找到了10项符合综述纳入标准的随机临床试验,共488名随机受试者。所有试验都在一个或多个方面存在高偏倚风险。总体而言,所有证据质量都非常低。其中9项试验(467名受试者)提供了一个或多个结局信息。有3项试验(99名受试者)对比了干扰素-α与无干预。有3项试验(90名受试者)对比了干扰素-β与无干预。一项试验(21名受试者)对比了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α和无干预,但却没有提供任何分析数据。一项试验(41名受试者)对比了MTH-68/B疫苗和无干预。两项试验(237名受试者)对比了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α和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α+利巴韦林。没有一项试验把直接抗病毒法和安慰剂或其他干预作对比。这些试验的平均或中位随访期为6-36个月不等。

除聚乙二醇干扰素α+利巴韦林组中的一名受试者死亡(1/95, 1.1%),其他所有试验的所有对比组都没有出现短期死亡(一年之内)。1.1%).随访期超过一年的试验均未发生死亡案例。聚乙二醇干扰素-α+利巴韦林组内严重不良事件的数量高于聚乙二醇干扰素-α组(比率 2.74, 95% CI 1.40-5.33; 受试者人数=237; 试验数量=2; I2 = 0%)。干扰素-α组和干扰素-β组中出现严重不良事件的患者比例高于无干扰组(比率 203.00, 95% CI 9.01-4574.81; 受试者人数=33; 试验数量=1,比率 27.88, 95% CI 1.48-526.12; 受试者人数=40; 试验数量=1)。所有试验均未报告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肝移植、失代偿性肝脏疾病、肝硬化或肝细胞性肝癌。缺乏持续病毒性应答的慢性丙肝患者比例,干扰素-α组低于无干预组(比率 0.27, 95% CI 0.09-0.76; 受试者人数=99; 试验数量= 3; I2 = 0%)。剩余的对比组中,不同组之间的差异不准确,或者无法估计(因为两个对比组都未发生任何事件)。

其中4项试验(40%)得到了制药公司的财政资助或其他帮助,这些制药公司将从研究结果中获益;另外5项试验没有得到类似资助(50%);一项试验受医院资助。

翻译备注: 

译者:肖琳 江西财经大学;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