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D补充剂对慢性肝病的作用

系统综述问题

维生素D补充剂对慢性肝病患者是有益还是有害?

背景

现有关于维生素D对慢性肝病影响的证据尚无定论。许多观察性研究(是指由于伦理关怀或逻辑方面的限制,研究人员无法控制治疗和研究条件的对一组人群的研究)提示慢性肝病与血液中维生素D水平低有关。因此,提高维生素D水平可能对慢性肝病患者有益。多项随机临床试验(试验人群被随机分配到两个或两个以上治疗组中的一个)测试维生素D补充剂对慢性肝病的影响的结果与上述推论是矛盾的。本系统综述(现有医学试验结果摘要)的目的是分析不同类型维生素D对慢性肝病患者的益处和危害。

研究特点

十五项试验为本综述提供了数据;1034名成年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维生素D组,与安慰剂组或无治疗组对比。九项试验在高收入国家中进行,六项试验在中等收入国家中进行。所有试验都存在高偏倚风险(提示高估受益和低估危害)。受试者年龄范围为18岁至84岁,平均42%的受试者为女性。其中,六项试验包括慢性丙型肝炎患者,四项试验包括肝硬化患者,四项试验包括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一项试验包括肝移植受者。大多数试验都报告了受试者的基线维生素D水平。维生素D给药持续时间平均六个月,大多数试验采用胆骨化醇(维生素D3)。

资金支持

六项试验无可能会导致偏离试验结果的行业资助或其他类型的营利性支持。八项试验可能没有营利性偏倚,因为他们没有提供任何关于临床试验支持或资助的信息。一项试验是由行业资助的。

关键结果

本综述表明,维生素D对慢性肝病没有任何有益或有害的影响。然而,本研究中,诊断慢性肝病个体的研究试验数量过少,个体试验和meta分析中受试者数量过少。因此,既不能排除维生素D对慢性肝病有益,也不能排除有害。

证据质量

所有的试验都被认为具有高偏倚风险(这可能高估受益和低估危害)。

证据的趋势

证据检索止于2017年一月。

结论: 

我们不确定维生素D补充剂,如:维生素D3,维生素D2,1,25-二羟维生素D,或25二羟维生素D对于全因死亡率,肝相关死亡率,严重或非严重不良事件是否有重要影响,因为结果不准确。目前缺乏关于维生素D补充剂对肝脏相关发病率和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的证据。我们的结论是基于试验数目极少,受试者数量不足,缺乏关于临床重要结果的数据而作出的。此外,所分析的试验存在显著的间隔异质性的高风险偏倚。证据的总体质量很低。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据报告,慢性肝病患者常出现维生素D缺乏症。因此,提高维生素D水平可能对慢性肝病患者有益。

目的: 

为了评估维生素D补充剂对慢性肝病患者有益和有害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肝胆病组的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Hepato-Biliary Group Controlled Trials Register),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MEDLINE、EMBASE、科学引文索引和科学会议论文引文索引。我们还检索了正在进行的试验数据库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我们扫描了相关出版物的参考书目,并请专家和制药公司进行额外的试验。所有检索截止2017年一月。

纳入标准: 

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在慢性肝病患者中,通过不同剂量维生素D、给药持续时间和给药途径与安慰剂组或无干预组进行比较。维生素D可以为补充的维生素D(维生素D3(胆骨化醇)或维生素2(麦角钙化醇))或维生素D的活性形式(1α-羟维生素D(阿法骨化醇,25羟维生素D(骨化二醇),或1,25-二羟维生素D(骨化三醇))给药。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协作系统所期望的标准方法学程序。我们联系了试验的作者,询问遗漏的信息。我们进行了随机效应和固定效应模式的meta分析。对于二分的结果,我们计算了相对危险度(RR),对于连续分布的结果,我们计算均差(MD),均以95%可信区间(CI)和试验序贯分析调整CIs。我们为罕见的事件计算Peto比值比(OR)。我们考虑了域中的偏倚风险,以评估系统错误的风险。我们进行了试验序贯分析,以控制随机误差的风险。我们使用GRADE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十五项随机临床试验,随机选取1034名受试者。所有的试验都设计有平行的对照组。九项试验在高收入国家中进行,六项试验在中等收入国家中进行。所有试验都存在高偏倚风险。其中,六项试验包括慢性丙型肝炎患者,四项试验包括肝硬化患者,四项试验包括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一项试验包括肝移植受者。所有纳入的试验都报告了受试者的基线维生素D水平。六项试验的受试者基线25-羟维生素D水平充足(20ng/ml)或超出该水平,而在剩下的九个试验中受试者的维生素D水平不足(低于20ng/ml)。所有试验受试者均口服维生素D。补充维生素D的平均时间为0.5年,随访0.6年。十一项试验(831名受试者;40%为女性;平均年龄52岁)检测维生素D3水平,一项试验(18名男性;平均年龄61岁)有三个干预组,在不同的组检测维生素D2和25-二羟维生素D水平,三项试验(185名受试者;55%为女性;平均年龄55岁)检测1,25-二羟维生素D水平。七项试验中使用安慰剂,八项试验中使用无干预对照组。

在随访结束时,维生素D对全因死亡率的影响是不确定的,因为结果是不准确的(Peto比值比0.70,95%CI为0.09至5.38;I2=32%;15项试验;1034名受试者;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根据10%的对照组死亡率,对全因死亡率进行了试验序贯分析,试验干预组的I型相对危险度降低了28%,I型错误为2.5%,II型错误为10%(检验的势为90%)。研究的结果数据无多样性(divertsity)。研究所需的样本量为6396名受试者。在第15项试验后,累积的Z曲线没有与试验序贯界值相交以显示有益或有害,试验序贯分析调整CI为0.00至2534。

维生素D对于肝脏相关死亡率的影响(RR1.62,95%CI0.08至34.66;1项试验;18名受试者)和对于严重不良事件如高钙血症(RR5.00,95%CI0.25至100.8;1项试验;76名受试者),心肌梗死(RR0.75,95%CI0.08至6.81,2项试验,86名受试者),甲状腺炎(RR0.33,95%CI0.01至7.91;1项试验,68名受试者)的影响不确定,因为结果是不准确的。所有这些结果的证据质量都很低。维生素D3对于非严重不良事件如舌炎的影响(RR3.70,95%CI0.16至87.6;1项试验;65名受试者;证据质量很低)是不确定的,因为结果是不准确的。

由于资料很少,我们没有对肝脏相关死亡率,严重和非严重不良事件进行试验序贯分析。

在本综述包含的随机试验中,我们没有发现与肝相关的发病率和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的数据。

翻译备注: 

译者:闫蓉。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消化内科;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