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用于中风后的康复

综述问题

我们想知道瑜伽是否有助于改善中风幸存者的生存质量。

背景

中风是世界范围内的一个重大健康问题,它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影响着人们。例如,中风幸存者可能在行走、与人沟通和社交方面存在困难。中风也可能影响人的感受。它可能会导致记忆和注意力的问题。从医院或其他中风服务机构出院后,中风幸存者必须面对中风带来的长期影响。研究表明,练习瑜伽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面对其他长期不良的健康状况。瑜伽可以改善生存质量。

检索日期

我们检索了发表日期截止到2017年7月的相关文献。

研究特征

我们发现了两项研究,评估了练习瑜伽对中风患者的影响。这两项研究共纳入了72名受试者。其中一项研究是在美国进行的,另一项是在澳大利亚进行的。中风幸存者平均年龄在60岁到63岁之间,中风病史平均在4年3个月到9年之间。在美国的研究中,瑜伽课程每周举办2次,为期8周。在澳大利亚的研究中,瑜伽课每周举办1次,为期10周。两项研究都鼓励人们在家里自己练习瑜伽。这两项研究都使用了等待名单对照组。这意味着对照组的人可以在研究结束后去上瑜伽课。

资金来源

美国的研究是由美国政府资助的。澳大利亚的研究是由澳大利亚国立卒中基金会(澳大利亚)资助的。

主要结局

我们分析了69名受试者的研究数据。结果显示,生存质量、平衡性、力量、耐力、疼痛、神经功能缺失评分等指标均无显著性改善。虽然有一项研究报告表明,在改善运动范围方面有很大益处,但在行动方面没有发现显著的益处。其中一项研究报告了练习瑜伽在缓解焦虑有很大的好处显著性改善。两项研究均未报告对病人造成伤害的措施。

证据质量

我们使用GRADE评价了证据的质量。总的说来,由于综述中纳入的试验数量太少,因此该证据的质量很低,我们认为这两项试验都存在高的偏倚风险,这与数据不完整、选择性报告,以及其中一项研究的样本量的代表性方面尤其相关。

结论

这篇综述未能纳入质量足够高的证据来证明,练习瑜伽在中风康复中的益处和安全性。因此,未来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研究来证实练习瑜伽可以使中风幸存者获益。

结论: 

未来,瑜伽有可能成为以患者为中心的中风康复的一部分。然而,本综述尚未发现充分的证据来证实或否认瑜伽用于中风康复治疗的有效性或安全性。接下来还需要进行大型的方法学研究以确定瑜伽用于中风康复治疗的疗效。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中风是一种严重的健康问题,会导致长期的残疾,造成严重的情绪及社会经济影响。因此有必要探索多种可供选择的、长期可持续的干预措施来支持中风幸存者进行有意义的活动,以应对中风后的生活挑战。康复的重点是最大程度地实现功能和认知的恢复,并采用包括瑜伽在内的广泛的补充疗法。

瑜伽是一种起源于印度的身心锻炼,在西方世界越来越普遍。近期的研究证据显示瑜伽对一些存在身心理健康状况的人有积极的作用。最近的一项非Cochrane系统综述得出的结论认为,在中风后的康复中,瑜伽可以作为一种自我管理的锻炼方式。

目的: 

本篇综述旨在评价瑜伽作为一种中风康复的干预方式,在其恢复功能及生存质量方面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中风组临床试验注册库(Cochrane Stroke Group Trials Register)(截止到2017年7月),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截止到2017年7月),MEDLINE数据库(至2017年7月),Embase数据库(至2017年7月),CINAHL数据库(至2017年7月),AMED数据库(至2017年7月),PsycINFO数据库(至2017年7月),LILACS数据库(至2017年7月),LILACS数据库(至2017年7月),SciELO数据库(至2017年7月),IndMED数据库(至2017年7月),OTseeker数据库(至2017年7月)及PEDro数据库(至2017年7月)。我们还检索了四个临床试验注册库和一个会议摘要数据库。我们还筛选了相关发表文献的参考文献,并联系作者获取更多信息。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以中风幸存者为研究对象、设置瑜伽组与等待名单对照组或空白对照组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s)。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从纳入的研究中各自独立地提取数据资料。我们使用Review Manager(RevMan)软件分析所有的数据。一位综述作者将数据录入RevMan,另一位综述作者进行核对。我们与第三位综述作者进行讨论,直到达成共识。我们使用了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对于达成共识的、研究与研究之间的、充分相似之处,我们在汇总了适当的数据后进行了meta分析。对于那些不合适或者不可能量化的结局指标,我们进行了描述性分析,并进行了叙述性总结。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两个、共涉及72名受试者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69名受试者纳入meta分析(均衡可比)。两个试验均评价了生存质量,以及与运动和心理测评结果相关的次要结局指标,其中一个试验还对残疾程度进行了测评。

其中一项研究使用《中风影响量表》(Stroke Impact Scale )测量基线以及干预后六个方面的生存质量。瑜伽对五个方面(肢体、情绪、交流、社会参与、卒中恢复)的影响均不显著,但对记忆方面的影响却是显著的(MD=15.30,95%CI=1.29-29.31,P=0.03),此结果的证据质量极低。另一项研究使用《中风特异性生存质量量表》测量生存质量,结果无显著性影响。

次要结局指标包括运动、力量、耐力、心理学变量、疼痛及残疾程度。

两研究均使用《Berg平衡量表》测量平衡性,瑜伽的干预效果不显著(MD=2.38,95%CI=-1.41-6.17,P=0.22)。敏感性分析并未改变结果的方向。其中一项研究使用《特定活动平衡信心量表》测量平衡自我效能(MD=10.60,95%CI=-7.08-28.28,P=0.24),瑜伽的干预效果不显著,此结果的证据质量极低。

一项研究使用《舒适速度步态测试》测量步态(MD=1.32,95%CI=-1.35-3.99,P=0.33),并使用《运动评估量表》测量运动功能(MD=-4.00,95%CI=-12.42-4.42,P=0.35),基于极低质量的证据未见显著性效果。

一项研究使用《改良Rankin量表(mRS)》测量残疾,但仅报告了受试者是否能够自理。未见显著性效果(OR=2.08,95%CI=0.50-8.60,P=0.31),此结果的证据质量极低。

一项研究中测量了焦虑和抑郁。使用了三种量表来测量状态焦虑(即对压力情况的反应性焦虑)和特质焦虑(即与慢性心理障碍相关的焦虑),分别是:《老年抑郁量表(简版)(GCDS15)》(Geriatric Depression Scale-Short Form)以及《状态-特质焦虑问卷(修订版)》(State Trait Anxiety Inventory,STAI,Form Y)的两个分量表。基于极低质量的证据,对抑郁的测量结果未见显著性效果GDS15:MD=-2.10,95%CI=-4.70-0.50,P=0.11),对特质焦虑的测量结果也未见显著性效果(STAI-Y2:MD=-6.70,95%CI=-15.35-1.95,P=0.13)。但对状态焦虑的测量结果显示出显著性效果(STAI-Y1:MD=-8.40,95%CI=-16.74-0.06,P=0.05),此结果的证据质量极低。

均未报告不良事件。

证据质量

我们使用GRADE评价了该证据的质量。总的来说,由于本综述纳入的临床试验报告数量太少,因此该证据的质量非常低。我们认为纳入的两篇研究均存在高风险偏倚,这与数据不完整、选择性报告,以及样本量在研究中的代表性尤其相关。

翻译备注: 

译者:卜繁龙,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3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