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冬季抑郁症的心理疗法

为什么本综述很重要?

许多生活在北纬地区的人都患有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SAD),这是一种由于日照时间减少引起的反应。其中3/4的患者为女性。嗜睡、暴食、嗜食碳水化合物以及抑郁情绪是其常见症状。在一些人中,SAD会发展为严重影响其生活的抑郁症。多达2/3的人每年冬天都会经历抑郁症状。

哪些人会对本综述感兴趣?

任何经历过SAD或者有家人和朋友经历过SAD,以及从事该领域的研究者可能对本综述感兴趣

本综述旨在回答哪些问题?

SAD可预测的季节性特征使预防SAD成为可能。然而,对于预防SAD的干预措施的效果以及潜在危害知之甚少。本系统综述是评价用于预防SAD干预措施的效果和副作用的四项综述之一;本综述侧重于对有SAD病史且在预防性干预开始时无症状人群使用心理疗法作为预防性干预的效果。

本综述纳入了哪些研究?

我们的检索截至2018年6月19日,检索了心理疗法预防SAD的研究。在3745条记录中,我们发现了一项随机对照研究,包括46位受试者,接受了某种心理疗法-也就是正念认知疗法(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或常规疗法。常规疗法即受试者没有接受任何预防性治疗,而是在出现首次抑郁症状时被邀请开始光照疗法。这些研究中的所有患者都有冬季抑郁症病史,并且在研究开始时没有抑郁症状。

这项综述揭示什么证据?

在即将到来的冬季中两组受试者发展为抑郁症的比例以及抑郁发作的严重程度相似。但是证据的质量很低,我们无法得出MBCT对于预防SAD是否确实无效果的有效结论。纳入的研究未报道有关干预措施的副作用的信息。医生仍需与患者讨论MBCT的优缺点,以及其他可能预防冬季抑郁症的治疗措施,如其他的心理疗法、药物治疗及生活方式干预。由于未找到对比这几类疗法的研究,治疗方法的选择应主要基于患者的偏好以及有证据支持的其他预防性干预措施。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综述作者建议,未来的研究应该进一步用大样本研究评估不同心理疗法在预防SAD方面的效果,并且应直接将这些干预措施与其他治疗方案的疗效进行对比,如光疗法、抗抑郁药和阿戈美拉汀药物的使用,以判断预防SAD的最佳治疗方案。

作者结论: 

现有证据对于心理疗法用于预防有SAD史患者新发抑郁的效果尚无定论。我们仅发现一项包括46位受试者的研究关注了一种类型的心理疗法。方法学上的局限性和较小的样本量使我们无法得出关于MBCT作为SAD的预防性干预措施的利弊的结论。鉴于尚无心理疗法与其他预防措施进行比较的证据,因此是否支持SAD的预防性治疗的决定以及治疗的选择应更多基于患者偏好和有证据支持的其他预防性干预措施。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SAD)是一种季节性反复的重度抑郁发作,最常发生于秋冬季节,并在春季缓解。SAD的患病率为1.5%至9%,随纬度而变化。SAD可预测的季节性特征使预防SAD成为可能。这是关于预防SAD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四项系统综述之一;我们侧重于将心理治疗作为预防干预措施的研究。

研究目的: 

评估心理疗法(与无治疗、其他心理疗法、二代抗抑郁药、光疗法,褪黑素、阿戈美拉汀或生活方式干预相比)用于预防SAD以及改善有SAD病史的成年人的以人为中心的结局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8年6月19日的Ovid MEDLINE (1950-), Embase (1974-), PsycINFO (1967-) 和 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此前, 通过Cochrane常见精神疾病小组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Controlled Trial Register, CCMD-CTR)对这些数据库进行了检索(截至2015年8月11日)。此外,我们检索了护理与健康相关文献累积索引(Cumulative Index to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Literature),科学网(Web of Science),Cochrane图书馆(Cochrane Library), 联合补充医学数据库(Allied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Database)及国际试验注册库(international trial registers)(截至2018年6月19日)。我们还检索了灰色文献,并手动检索了已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和相关综述。

纳入排除标准: 

为了验证其有效性,我们纳入的研究均为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研究对象为既往有冬季SAD病史且在研究开始前无症状的成年患者。为了评估不良事件,我们也尝试纳入非随机研究。我们计划纳入比较心理疗法与无治疗,或任何其他类型的心理疗法、光疗法、第二代抗抑郁药、褪黑素、阿戈美拉汀或生活方式改变等干预的研究。我们还计划将心理治疗与以上列出的任何对比干预措施相结合,与没有治疗或与单一的对照干预措施进行比较。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根据纳入标准筛选摘要和全文出版物,独立提取数据,评估偏倚风险,并对证据进行质量评价。

主要结果: 

在剔除了检索结果中的重复内容后,我们通过电子检索和查阅参考文献列表的方式共检索到了3745条引用文献。我们通过标题和摘要我们通过标题和综述摘要共排除了3619项条目,并对126篇论文章根据纳入标准进行全文筛选。我们纳入了一项对照研究,包括46位受试者。由于未使用盲法,我们评估这项RCT的实施和测量偏倚风险很高。

纳入的RCT比较了正念认知疗法(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作为预防和常规疗法(treatment as usual, TAU)在有SAD病史受试者中的效果。MBCT于春季进行,每个受试者进行8周,每周一次,每次45至60分钟。TAU组的受试者未接受任何预防性治疗,但是在第一次抑郁症状出现后被邀请开始光疗法。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中旬,每周通过《抑郁症症状自我报告》(Inventory of Depressive Syptomatology-Self-Report, IDS-SR, 得分范围0-90)评估两组受试者进行是否有新的抑郁发作。两组在即将到来的冬季新发抑郁的发生率相似。在MBCT组中,23位受试者中有65%患抑郁症(IDS-SR≥20),在TAU组中,23位受试者中有74%患者患抑郁症(RR = 0.88,95%,95% CI [0.60,1.30]; 46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两组患抑郁症的受试者抑郁症发作的严重程度相似。MBCT组的受试者在IDS-SR上的平均得分为26.5 (SD 7.0),而TAU参与者的平均得分为25.3 (SD 6.3)(MD = 1.20,95%CI [-3.44, 5.84]; 32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两组总体中断率也相似,MBCT组中断率为17%,TAU组中断率为13%(RR = 1.33,95%CI [0.34, 5.30]; 46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

证据质量降级的原因包括所纳入研究存在高风险偏倚和不精确性。

研究者并未提供不良事件的信息。我们未找到对比心理疗法和其他被关注的干预措施(如第二代抗抑郁药、光疗法、褪黑素或阿戈美拉汀)的研究。

翻译备注: 

译者:梁素瑞(香港中文大学考科蓝研究中心Cochrane Hong Kong,博士研究生),审校:刘旭(香港中文大学考科蓝研究中心Cochrane Hong Kong)。2020年1月2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