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疗预防冬季抑郁症

为何什么本综述很重要?

北纬较高地区的居民常在冬季情绪抑郁,这是一种由于日照减少所引起的反应。四分之三的患者为女性。嗜睡、暴食、渴望碳水化合物和抑郁情绪是其常见症状。在某些人群中,冬季抑郁情绪会转变为抑郁证,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多达三分之二的人每年冬天都会经历抑郁症状。

哪些人将对本系统综述感兴趣?

任何曾患有冬季抑郁的人,或他们的亲属、朋友。

本系统综述旨在解答哪些问题?

根据季节模式与高复发率,在人们仍未发作抑郁症状的早秋开始光疗,能够帮助预防抑郁情绪的发生。本综述的目标为探寻光疗应用于有冬季抑郁症病史的健康人群时,是否能够预防抑郁症在冬季复发,以及是否安全。迄今,这一问题仍未得到系统性研究,但其对于冬季抑郁患者而言却十分重要。

本综述纳入了哪些研究?

我们检索了数据库中截至2018年6月19日,光疗预防冬季抑郁的研究。在3745条记录中,我们仅发现了一项随机对照研究,涉及46位接受光疗或无治疗的受试者。此研究内的全部患者均有冬季抑郁证病史。

本综述从证据中得到的结论是什么?

所有结局的证据质量均为极低,因此我们无法得出关于光疗法预防冬季抑郁是否有效的结论。纳入的研究未提供有关光疗法的副作用的信息。

医生仍需与考虑采用预防性治疗的患者讨论光疗的优缺点,以及其他可能预防冬季抑郁的治疗,如药物治疗、心理疗法、生活方式干预。由于未找到对比这几类疗法的研究,治疗方法的选择应主要基于患者的偏好。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综述作者建议,未来研究应直接对比光疗法与其他疗法,如药物治疗、心理疗法或生活方式干预,以确定预防冬季抑郁证的最佳疗法。

结论: 

对于有SAD病史的人群,光疗作为预防治疗的证据是有限的。限于方法学局限性、唯一可获得的研究样本量较小,使得无法得出光疗用于SAD的效果的结论。鉴于光疗与其他预防性措施对比的证据有限,决定是否支持对SAD进行预防性治疗和选择何种疗法应基于患者的偏好。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季节性情绪障碍(SAD)是一种反复发作的、具有季节模式的重度抑郁发作,最常发生于秋冬季节,春季复发。SAD的患病率为1.5%至9%,随纬度而变化。由于SAD具有季节性、可预测,因此预防SAD将成为可能。本综述作为四项评价预防SAD的干预措施的疗效与安全性的综述之一,关注的是光疗作为一种预防性干预措施。光疗是一种非药物疗法,使人暴露在人工光源下。光的传播模式和形式有所不同。

目的: 

本研究旨在评价对于有SAD病史的成人,光疗用于预防SAD、改善以患者为中心的结局的有效性与安全性(对比无治疗或其他类型的光疗法、第二代抗抑郁药物、褪黑素、阿戈美拉汀、心理疗法、生活方式干预及负离子发生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 Ovid MEDLINE(1950年-)、Embase(1974年-)、PsycINFO(1967年-)和 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CENTRAL),截至2018年6月19日。此前,通过Cochrane 常见精神障碍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Controlled Trial Register,CCMD-CTR)对这些数据库进行了检索(建库至2015年8月11日)。此外,我们检索了护理与联合卫生文献累积索引(the Cumulative Index to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Literature),科学网(Web of Science),Cochrane图书馆(the Cochrane Library), 联合补充医学数据库(the Allied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Database)及国际试验注册库(截至2018年6月19日)。我们还检索了灰色文献,手工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目录和相关综述。

纳入标准: 

效度方面,我们纳入了受试者为有冬季SAD病史的、研究开始时无症状的成人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针对副作用,我们也尝试纳入非随机研究。我们计划纳入将任何种类的光疗(如:白炽光、遮光板或灯箱照明、红外光、晨光刺激)对比无治疗/安慰剂、第二代抗抑郁药、心理疗法、褪黑素、阿戈美拉汀、生活方式改变、负离子发生器或上述光疗法中的另一种。我们还计划纳入光疗法与其他疗法联用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摘要与全文,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

主要结果: 

排除重复后,我们得到了3745条题录。经过对标题与摘要的筛选,我们排除了3619条题录。我们阅读了剩余的126篇论文全文,但仅有一项研究符合纳入标准,该研究提供了来自46名受试者的资料。纳入的这项随机对照试验存在方法学局限性。由于未实施盲法,我们将其评价为高实施偏倚、高测量偏倚;由于研究作者并未报告脱落原因、且并未将脱落数据整合进行分析,我们将其评价为高磨损偏倚。

纳入的RCT对比了起到预防作用的白炽光(2500勒克斯,通过遮光板照明)、红外光(0.18勒克斯,通过遮光板照明)和不使用光疗法。总的来说,与不使用光疗相比,白光和红外光疗法在数量上减少了SAD发病率。白光组43%(6/14)、红外光组33%(5/15)、不使用光疗法组67%(6/9)的受试者出现了SAD发作。白炽光疗法使SAD发生的风险减少了36%,然而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CI)范围极广,既包括倾向于光疗法的效应量,也包括倾向于不使用光疗法的效应量(RR=0.64, 95% CI [0.30-1.38]; 23名受试者,证据质量极低)。与不使用光疗法相比,红外光使SAD发生的风险减少了50%,但CI也非常宽,无法包括精确的效应量(RR=0.50,95% CI [0.21-1.17];24名受试者,证据质量极低)。对比两种形式的预防性光疗法揭示,两组的抑郁发病率相似(RR=1.29,95%CI [0.50-3.28]; 29名受试者,证据质量极低)。证据质量评级低的原因包括:纳入研究偏倚风险高、不精确、其他局限性(如自我评价结局、研究过程中未检验受试者依从性、受试者特征报告不足)。

原始研究并未提供不良事件的信息。我们没有找到对比光疗法和其他有益的干预措施(如第二代抗抑郁药、心理疗法、褪黑素或阿戈美拉汀)的研究。

翻译备注: 

译者:王昊(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卜繁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0月3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