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激光去除蛀牙(含乳牙和恒牙)

系统综述问题

这篇系统综述讨论的核心问题是,激光治疗相较于传统疗法,在去除蛀牙和缓解病人(儿童、青少年和成人)疼痛方面是否具有优势。

研究背景

龋齿是由于细菌在一定条件下(包括口腔卫生不良和糖摄入量过多)破坏牙齿组织而引起的蛀牙。症状可能包括疼痛和进食困难,并发症可能包括牙齿脱落、感染或牙龈发炎。传统疗法是用旋转钻来去除牙齿腐质。然而,这种机械工具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除了疼痛、噪音和振动引起的不适外,还可能会去除过多或过少的腐质。激光疗法是机械钻的一种潜在替代方法。

研究特征

本研究遵循Cochrane口腔健康组检索策略,并在多个电子数据库中进行了检索。这篇系统综述纳入了在1998年到2014年间进行的9项随机试验。系统综述中纳入的证据截至2016年6月22日。试验共涉及662名受试者,1498颗牙齿。3项研究在美国进行,1项在台湾,1项在中国,1项在保加利亚,1项在德国,1项在土耳其,1项在英国。有4项研究涉及儿童和青少年,4项研究仅涉及成年人,1项研究涉及儿童、青少年和成年人。

主要结果

尽管纳入研究数量较多,但只有少数试验充分和全面地报告了主要结局的相关信息。两项试验报告了去除牙齿腐质的情况,没有足够证据表明激光或钻头在去除腐质方面哪个效果更好。只有五个试验报告了疼痛的发作,在接受激光治疗的人中疼痛得到显著缓解。两种干预措施的副作用(在牙髓炎症或牙髓坏死等方面)无差异。

证据质量

9项研究的总体证据质量较低。只有1项研究对受试者进行了充分随机,纳入的研究中没有一项是低偏倚风险。这篇系统综述强调了对高质量研究(激光与机械钻对照治疗龋齿)的需求。

结论: 

鉴于证据的质量不高,我们的结论是证据不足以支持使用激光代替传统的钻疗去除龋齿。我们发现一些证据(疼痛控制,麻醉需求和病人不适方面)支持激光治疗,但证据的质量较低。需要进行精心设计的调查最相关结局指标的随机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尽管口腔健康有了相当大的改善,龋齿仍然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去除龋齿最常用和普遍被大众所接受的方法是通过旋转钻(金刚石或碳化钨,或两者)来机械地切除腐烂的组织。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粘合剂填充材料(树脂复合材料)的引入通过减少其保留需求影响了充填过程,有益于保护牙齿组织。因此,新的微创技术被引入到牙科临床中,例如使用激光进行高度控制的组织消融。与使用电钻相比,激光的使用更有望减少疼痛和不适,以及克服钻恐惧症。

目的: 

综述的主要目的是比较激光方法和常规机械方法去除乳牙和恒牙龋齿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以下电子数据库:Cochrane口腔卫生试验注册库(2016年6月22日)、Cochrane图书馆(2016年6月22日)中的Cochrane对照试验注册中心(中心;2016年,5期)、MEDLINE Ovid(1946年 - 2016年6月22日)、Embase Ovid (19802 - 2016年6月22日)、Zetoc会议录(1993年 - 2016年6月22日)、ISI会议录(1990年 - 2016年6月22日)。我们查阅了有关文章的参考文献,以获得更多的研究。我们检索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临床试验注册平台与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正在进行的试验。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随机对照试验、自身对照试验和整群随机试验(不考虑他们的语言),比较龋齿的激光治疗和钻消融术。我们纳入任何年龄(儿童、青少年和成人)的受试者。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根据检索策略,独立筛检题目和摘要以确定纳入的研究。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相关主要研究的全文,评估偏倚风险并提取资料。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流程。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998至2014年间发表的九项随机试验,涉及662名受试者。四项试验包括儿童和青少年,四项试验只包括成年人,以及一项试验包含儿童、青少年和成人。四项研究只研究恒牙,五项研究评估乳牙和恒牙。六项试验使用铒:YAG(掺铒钇铝石榴石)激光,两项试验采用铒,铬:YSGG(铒,铬:钇钪镓石榴石)激光,一项试验用钕:YAG(掺钕钇铝石榴石)激光。

总的来说,这些试验样本量很小,大多数有很高或不确定的偏倚风险。主要结局指标在有限的试验中进行了评估(去除龋齿(四项试验(但只有两项报告的定量数据));疼痛发作(五项研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激光或电钻在去除龋齿方面有更好的效果(风险比(RR)=1,95%可信区间(CI)=0.99 - 1.01;2项研究;256颗龋齿;P=0.75;I2=0%;低质量证据)。

机械组的中度或重度疼痛发生率比激光组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RR=0.40,95%CI=0.28 - 0.57;2项研究;143名受试者;p<0.001;I2=50%)。同样,机械组的麻醉需求显著高于激光组(RR=0.25,95%CI=0.10 - 0.65;3项研究;217名儿童/青少年;P=0.004;I2=0%)。

评估于6个月(RR=1,95%CI=0.21 - 4.78;3项研究),1年(RR=1.59,95%CI=0.34 - 7.38,2项研究),2年(RR=1,95%CI=0.21 - 4.74;1项研究)的证据显示,激光组和机械组在恢复边缘的完整性方面没有统计学差异。

在6个月的随访(RR=2.40,95%CI=0.65 - 8.77,4项研究),1年的随访(RR=1.40,95%CI=0.29 - 6.78,2项研究)或2年的随访(RR=0.50,95%CI=0.02 - 14.60;1项研究),没有证据表明激光组和机械组在耐久性方面有统计学差异。

只有两项试验研究了龋病复发,但在6个月的随访中没有发生任何事件。

没有足够证据表明机械组和激光组在牙髓炎症或坏死方面有统计学差异,1周(RR=1.51,95%CI=0.26 - 8.75;3项研究)和6个月(RR=0.99,95%CI=0.10 - 9.41;2项研究)。

翻译备注: 

译者:李静,审校:马思思。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10月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