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外糖皮质激素,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和血浆置换的药物治疗急性吉兰-巴雷综合征

本综述问题

我们评价了除皮质类固醇,静脉内免疫球蛋白和血浆置换以外的药物治疗吉兰-巴雷综合征(GBS)的证据。

研究背景

GBS是一种因神经炎症反应(由于人体免疫系统引起的损伤)引起的急性的(突发的和严重的)麻痹性疾病。症状通常在发作后的4周内达到顶峰。GBS患者中有3%至17%死于并发症。有四分之一的患者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恢复需要数周或数月的时间,并且通常不能痊愈(非完全恢复,会留有后遗症)。血浆置换(从血液中清除有害物质)和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通过滴注献血获得的人抗体)可以辅助加快康复速度。糖皮质激素(皮质类固醇)可能无效。尽管使用血浆置换或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但仍许多GBS患者遗留长期残疾。我们需要找到其他尝试过的治疗方法,作为开展新试验的基础。

研究特征

Cochrane系统评价的作者检索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以回答综述问题。在随机对照试验中,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治疗组中,可以减少偏倚。我们发现了6项符合条件的RCT,共涉及151名受试者,他们一共测试了5中不同的治疗方法。我们不确定试验的证据(强度)。1项只有19名受试者的RCT将干扰素β-1a(一种对多发性硬化症有益的药物)与安慰剂(一种假治疗)进行了比较。另一项只有10名受试者的研究,将神经生长因子与安慰剂相比,这种治疗(神经生长因子)从理论上讲对GBS患者有益。第三项试验有37名受试者,将脑脊液过滤(冲洗脊髓周围的神经根)与血浆置换进行了比较。第四项试验有43名受试者,比较了被认为具有抗炎效果的中草药(制剂)雷公藤多甙与糖皮质激素。第五项(8名受试者)和第六项(34名受试者)试验比较了依库珠单抗(一种阻断补体的药物,补体是一种炎症反应的关键物质)与安慰剂。5项试验获得了公司的商业支持。中草药试验的研究资助尚不清楚。

主要结局及证据可信度

这些试验都没有一个大到足以证实或驳斥这些药物在治疗急性GBS患者中的利弊。中草药试验是唯一发现有差异的试验:8周后,接受草药治疗的患者的残疾改善可能是接受糖皮质激素治疗患者的1.5倍。然而,这一评估尚不确定,因为试验作者未报告其他临床结局。在所有被识别(纳入)的试验中,所研究的5种治疗方法均未出现严重的不良事件,其发生率与对照组无差异。除了来自随机对照试验的证据外,其他证据很少。

有必要发展和验证GBS的新疗法,并采用更敏感的结局指标。

证据更新至2019年10月。

结论: 

所有6项试验的样本量都太少,以至于不能排除我们分析的干预措施(存在)重要的临床获益或损害。所有结局的证据可信度(质量)都是低或极低。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血浆交换和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对吉兰—巴雷综合征(GBS)有益,但糖皮质激素(皮质类固醇)则无效。其他药物治疗的效果尚不清楚。本系统综述最初发表于2011年,并于2013年和2016年进行了更新。

目的: 

评估除血浆交换,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和糖皮质激素以外的其他药物对GBS的作用。

检索策略: 

2019年10月28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 神经肌肉疾病组专业注册数据库(the Cochrane Neuromuscular Specialised Register)、CENTRAL、MEDLINE和Embase中的GBS治疗方法。我们也对其他临床试验注册库进行了检索。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类型和严重程度的急性GBS(发病后四周内)的全部随机对照试验(RCT)或准RCT,涉及全年龄段的个体。我们排除了仅研究糖皮质激素,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或血浆置换的试验。我们纳入了其他药物(单独)治疗或(药物)联合治疗,与未治疗、安慰剂或其他治疗方法对比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本综述遵循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

主要结果: 

我们发现了6项试验如何本系统评价的纳入标准,共涉及5种干预措施。这些试验在加拿大,中国,德国,日本和英国的医院中进行,共有151名受试者参加。所有试验将年龄在16岁及以上的受试者随机分组(在干预组中,年龄的平均数或中位数在36岁到57岁之间;在对照组中,年龄的平均数或中位数在34岁到60岁之间),这些受试者患有严重GBS(不具备无需辅助的行走能力)。有1项试验也将中等程度的GBS受试者(仍具有无需辅助的行走能力)进行随机分组。我们在本次更新中新识别了2项新试验。本系统评价的主要结局指标是随机分配后4周的残疾等级改善。5项试验中的4项在至少一个方面存在高偏倚风险。

我们评估了所有残疾等级改善的证据,结果表明证据可信度极低,这意味着我们无法从数据中得出任何结论。1项有19名受试者的试验对比了干扰素β-1a(IFNb-1a)和安慰剂的效果。治疗4周后的残疾改善效果并不明确(均值差(MD)-0.1;95% CI -1.58到1.38;极低质量证据)。1项有10名受试者的试验对比了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NDF)和安慰剂的效果。使用BDNF治疗4周后,残疾改善的效果并不明确(MD 0.75;95% CI -1.14到2.64;极低质量证据)。1项有37名受试者的试验对比了脑脊液(CDF)过滤和血浆置换的效果。使用脑脊液过滤治疗4周后,残疾改善的效果并不明确(MD 0.02;95% CI -0.62到0.66;极低质量证据)。1项有43名受试者的试验对比了使用中草药(制剂)雷公藤多甙和使用糖皮质激素的效果。虽然这项研究没有报告治疗4周后的残疾等级改善情况的风险比(RR),但报告了治疗8周后的改善情况。使用雷公藤多甙治疗4周后,残疾改善的效果并不明确(RR 1.47;95% CI 1.02到2.11;极低质量证据)。我们对2项(共涉及41名受试者)对比依库珠单抗与安慰剂的试验进行了meta分析。使用依库珠单抗治疗4周后,残疾改善的效果并不明确(MD -0.23;95% CI -1.79到1.34;极低质量证据)。每项试验中的严重不良事件都不常见,证据(质量)为低或极低。IFNb-1a与安慰剂相比(RR 0.92,95% CI 0.23到3.72;19名受试者)、BNDF与安慰剂相比(RR 1.00,95% CI 0.28到3.54;10名受试者)或脑脊液过滤与血浆置换相比(RR 0.13,95% CI 0.01到2.25;37名受试者),尚不明确严重不良事件是否更常见。研究雷公藤多甙的研究没有报告严重不良事件的情况。依库珠单抗与安慰剂相比,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没有明显差异(RR 1.90,95% CI 0.34到10.50;41名受试者)。我们没能从这6项试验中的任何1项中,发现本系统评价选取的任何结局指标在临床上有重要差异。然而,因为较少的样本量,还不能排除(存在)重要的临床获益或损害。

翻译备注: 

译者:姜若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