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精神病药对精神分裂症的维持治疗

抗精神病药是治疗精神分裂症的主要手段,不仅在急性发作时使用,而且会长期使用。尽管人们可能希望在某个阶段停止治疗,但是有已知案例在中止治疗后会再次出现精神病症状。疾病复发会对身体带来伤害风险,丧失独立自主能力,并会对个人和家庭带来严重的精神压力。

本综述是2012年发布的原系统综述的更新版本,该报告纳入了自20世纪50年代起,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发表的75项临床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涉及9000多名受试者。此研究将比较在维持治疗也就是预防复发中使用的所有抗精神病药的效果与安慰剂(即停止使用药物)。目的是探讨这两种选择的效益和风险。

该综述的结果非常一致地表明,抗精神病药有效地减少了复发,并减少了住院需求。确实,在中止治疗的情况下,一年复发的风险几乎高出三倍。尽管在这方面尚无足够的证据,但抗精神病药似乎对参与活动和人际关系的能力以及症状缓解的可能性具有积极的作用。尽管这仍基于较少数的试验报告,但是继续接受治疗的人们往往对生活的满意度更高,这证实了高复发风险对幸福感的负面影响。相反,抗精神病药作为一个整体与一些副作用有关,例如运动障碍、体重增加和麻痹困倦。但是,该综述使人们更加了解到停止治疗比深思熟虑地维持治疗更有危害性的事实。

令人遗憾的是,该综述中包括的研究通常只持续最多一年,因此很难查明这些药物的长期作用。但是,事实表明,研究时间越长,其他因素(例如环境因素)更容易累积,并使结果的解释更加复杂。最重要的是,本综述佐证了抗精神病药在许多不同类型受试者中的优势。因此,最好的策略是继续用抗精神病药治疗,如果发生任何不良反应,就逐渐对其进行讨论和调整。

作者结论: 

对于精神分裂症患者,证据表明在发病之后长达约两年里,抗精神病药物的维持治疗比安慰剂更大程度上防止复发。必须将这个效果与抗精神病药的不良反应相权衡。未来的研究应更好地阐明这些药物的长期发病率和死亡率。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和体征与大脑特定区域(边缘系统)中大量的多巴胺有关。抗精神病药会阻止多巴胺在大脑中传播,并减轻该疾病的急性症状。本综述的原始版本于2012年发表,研究了抗精神病药是否对预防复发也有效。这是上述综述的更新版本。

研究目的: 

为了评价维持抗精神病药物对比起停用这些药物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作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精神分裂症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chizophrenia Group’s Study-Based Register of Trials),包括临床试验注册(2008年11月12日,2017年10月10日,2018年7月3日,2019年9月11日)。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比较维持使用抗精神病药和安慰剂对精神分裂症或类似精神分裂症的受试者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对数据进行独立提取。对于二分类的数据,我们基于随机效应模型,计算了在意向治疗的基础上的风险比(risk ratios, RR)和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对于连续数据,我们再次基于随机效应模型,计算了均值差(mean differences, MD)或标准化均值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 SMD)。

主要结果: 

该综述目前纳入了75个将抗精神病药物与安慰剂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包含了9145名受试者。这些试验于1959年至2017年间发表,样本量在14至420名受试者之间。大多数研究对随机分组、分配和盲法的报告不足。但是,将分析限制在偏倚风险低的研究中,仍得到相似的结果。尽管这种偏倚和其他潜在的偏倚限制了整体质量,但抗精神病药对精神分裂症的维持治疗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抗精神病药在预防7到12个月内复发的效果比安慰剂更好(主要结局;药物组24%而安慰剂组为61%,30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4249,RR=0.38,95%CI [0.32, 0.45],受益所需的治疗人数(number needed to treat, NNTB)=3,95%CI [2, 3];高质量证据)。

住院率也有所降低,但是基线风险相对较低(药物组为7%而安慰剂组为18%,21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3558,RR=0.43,95%CI [0.32, 0.57],NNTB=8, 95%CI [6, 14];高质量证据)。相较于药物组,更多安慰剂组的受试者提前退出研究,这是由于某种原因(在7至12个月时:药物组为36%而安慰剂组为62%,24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3951,RR=0.56,95%CI [0.48, 0.65],NNTB=4,95%CI [3, 5];高质量证据),或者是由于无效的治疗(在7到12个月时:药物组为18%而安慰剂组为46%,24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3951,RR=0.37,95%CI [0.31, 0.44],NNTB=3,95%CI [3, 4])。

在接受药物治疗的受试者中,生活质量可能更好(7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1573,SMD=-0.32,95%CI [-0.57, -0.07];低质量证据);对于社交功能而言可能是相同的(15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3588,SMD=-0.43,95%CI [-0.53, -0.34];中等质量证据)。

统计学功效不足的数据表明,没有证据说明两组之间对于“自杀死亡”的结果存在差异(药物组为0.04%而安慰剂组为0.1%,19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4634,RR=0.60,95%CI [0.12, 2.97],低质量证据), 同时没有证据说明就业率的组间差异(9至15个月时,药物组为39%,而安慰剂组为34%,3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593,RR=1.08,95%CI [0.82, 1.41],低质量证据)。

抗精神病药物(作为一个整体,不考虑持续时间)与更多的受试者遇到运动障碍相关(例如至少一种运动障碍:药物组为14%而安慰剂组为8%,29个随机对照试验,n=5276,RR=1.52,95%CI [1.25, 1.85],带来一例损害的治疗人数(number needed to treat for an additional harmful outcome, NNTH)为20,95%CI [14, 50]),与麻痹困倦相关(药物组为8%而安慰剂组为5%,18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4078,RR=1.52,95%CI [1.24, 1.86]),NNTH=50,95%CI呈非显著差异),以及与体重增加相关(药物组为9%而安慰剂组为6%,19个随机对照试验,样本量n=4767,RR=1.69,95%CI [1.21, 2.35],NNTH=25,95%CI [20,50])。

翻译备注: 

译者:梁良冰(西安大略大学),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6月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