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疮预防的危险因素评估量表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综述的目的是针对有发生压疮风险的患者,探究风险评估工具在新的压疮形成过程中的使用效果。在临床实践中有多种多样的压疮风险评估工具,但我们并不知道哪一种工具效果最好。来自Cochrane的研究人员对所有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进行了检索和分析来回答这个问题,并发现了2项相关研究。

关键信息

我们不能确定使用风险评估工具是否会对有发生压疮风险患者发生新压疮的数量有影响。证据的质量被评为低到极低。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压疮(又称为褥疮、压力性溃疡、压力性损伤和褥疮溃疡)是通常发生在骨隆突处的皮肤或皮下组织的局部损伤,如臀部或足跟部。压疮是由压力,或压力联合剪切力(挤压和拉伸位于骨组织和皮肤之间的软组织的力)导致的。压疮好发于行动不便或神经受损的人群,例如老年人、脊髓损伤患者或长期住院患者。压疮风险评估是用以识别患者是否有形成压疮的风险。许多国际指南都推荐在压疮的预防过程中使用风险评估工具。目前有多种压疮风险评估工具。我们想要找出预防压疮最有效的压疮风险评估工具。同时找出哪些风险评估工具减少了压疮的形成时间和严重程度。

本次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我们检索到分别发表于2009年和2011年的两篇相关研究。这两个研究均为三臂研究。第一个研究比较了三种不同的方法,分别是接受专项训练并使用Braden风险评估工具的评估、接受专项训练但不使用Braden风险评估工具进行风险的评估和仅接受常规培训并进行常规临床判断。第二个研究也比较了三种不同的方法,分别是Waterlow风险评估工具、Ramstadius风险评估工具和常规临床判断。两个研究共涉及1487名有发生压疮风险的患者。在第一个研究中未提供患者年龄和性别信息。在第二个研究中50.3%(619)的患者是男性,平均年龄为62.6岁。第一个研究未报告任何资助资金来源。第二个研究是由昆士兰护理委员会、皇家布里斯班妇女医院私人执业基金、皇家布里斯班妇女医院研究基金会和昆士兰健康护理研究基金资助。

我们不能确定使用风险评估工具相较于常规临床判断是否在预防压疮的方面更有效。这两个研究的结果表明各组患者发生压疮数量没有差异,并且其中一项研究表明在压疮的严重程度上各组之间也无差异。因为其中一 研究中有患者退出研究,且这两个研究的结果差异很大,并且未对研究人员实行盲法,所以我们将证据质量评为低或极低。压疮发生时间和压疮的患病率均未在这两个研究中报告。

本系统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于2018年2月进行最近一次文献的检索。

结论: 

我们纳入了两个探究压疮风险评估对压疮发生率影响的研究。基于其中一个研究,我们不能确定相较于接受专项训练但不使用Branden工具和常规临床判断,使用Braden工具进行风险评估能够减少压疮的发生率。Waterlow工具和Ramstadius工具与常规临床观察在压疮发生率和严重程度上无差异。因为纳入的研究证据等级为低和极低,所以无足够证据表明使用结构化和系统化的压疮风险评估工具可以降低压疮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压疮风险评估是用以识别患者是否有形成压疮的风险,是评估过程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许多国际压疮预防指南中都建议使用风险评估工具,但是使用风险评估工具对改善患者预后的效果并不明确。我们系统的评价并总结了当前临床实践中有关压疮风险评估的证据。这是第三次更新本综述。

目的: 

本文旨在评估使用结构化和系统化的风险评估工具是否能降低压疮的发生率。

检索策略: 

2018年2月,我们检索了Cochrane创伤专业注册库(Cochrane Wounds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Ovid MEDLINE(包括 In-Process 和其他非索引引文);Ovid Embase和EBSCO CINAHL Plus。我们还检索了临床试验登记注册平台正在进行和未发表的研究,并查阅了相关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以及综述、meta-分析、指南和卫生技术报告,以确定纳入其他未被检索到的研究。对语言,出版日期及研究地点没有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比较结构化和系统化的压疮风险评估工具、无结构化的压疮评估和常规临床判断的随机对照试验,或是比较不同结构化压疮风险评估工具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由两位研究人员分别独立进行了研究筛选、偏倚风险评价、资料提取,并对证据进行GRADE等级评价。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了2个研究(1487名受试者)。我们此次更新中没有发现任何新的试验。

这两项研究都在急性病医院中进行。其中一个研究中纳入的患者是Braden评分小于等于18分的患者。在第二个研究中纳入预期住院时间超过三天且在基线评估之前住院时间不超过24小时的患者。在第一个研究中,大多数受试者是内科患者,且未提供关于受试者的年龄或性别信息。在第二个研究中50.3%(619)的患者是男性,平均年龄为62.6岁(标准差(SD):19.3)),15.4%(190)的患者来自于肿瘤病区。

两个研究均为三臂研究。第一个研究的三个研究组分别是:接受专项训练并使用Braden风险评估工具的评估(n=74)、接受专项训练但不使用Braden风险评估工具进行风险评估(n=76)和仅接受常规培训并进行常规临床判断(n=106)。随访时间为八周。第二个研究的三个研究组分别是:Waterlow风险评估工具(n=411)、常规风险评估(n=410)和Ramstadius风险评估工具(n=410)。随访时间为4天。两个研究均报告了压疮的发生率,其中一个研究还报告了新发压疮的严重程度。

我们不能确定接受专项训练并使用Braden风险评估工具是否优于接受专项训练但不使用Braden风险评估工具(风险比(RR)=0.97,95%可信区间(95%CI) [0.53, 1.77],150名受试者),或常规临床判断(RR=1.43, 95%CI [0.77, 2.68],180名受试者)。证据质量被评为低到极低(因为研究的局限性降两级,因为不精确性降两级)。

使用Waterlow工具与常规临床判断进行风险评估相比,对压疮发生率或压疮严重程度的影响可能很小,甚至没有影响(所有阶段的压疮:RR=1.10,95%CI [0.68, 1.81],821名受试者;1期压疮:RR=1.05, 95%CI [0.58, 1.90],821名受试者;2期压疮:RR=1.25, 95%CI [0.50, 3.13],821名受试者),或与使用Ramstadius工具相比也是差异不明显(所有阶段的压疮:RR=1.41, 95%CI [0.83, 2.39],821名受试者;1期压疮:RR=1.16, 95%CI [0.63, 2.15],821名受试者;2期压疮:RR=2.49, 95%CI [0.79, 7.89],821名受试者)。同样,使用Ramstadius工具与常规临床判断进行风险评估相比,对压疮发生率或压疮严重程度的影响可能很小,甚至没有影响(所有阶段的压疮:RR=0.79, 95%CI [0.46, 1.35],820名受试者;1期压疮:RR=0.90, 95%CI [0.48, 1.68],820名受试者;2期压疮:RR=0.50, 95%CI [0.15, 1.65],821名受试者)。证据质量被评为低到极低(因为研究的局限性降两级,因为不精确性降两级)。

两个研究均未报到压疮形成时间和压疮的患病率。

翻译备注: 

译者:杨珂璐(兰州大学护理学院),校审:李迅(背景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1月2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