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綜述的研究問題是什麼?

妊娠期糖尿病(GDM)定義為在懷孕期間首次發現的高血糖水平(高血糖)。當母親患上GDM時,婦女及其嬰兒的健康可能會受到影響。

懷孕期間,女性的身體會改變其吸收食物中營養成分的方式,以確保嬰兒得到良好的營養。在前三個月中,母親對胰島素的敏感性增加。在中期和晚期妊娠時,她的胰島素敏感性降低。患有GDM的婦女最初對胰島素的敏感性較正常孕婦低,懷孕後期胰島素敏感性下降速度超過正常孕婦,導致母親血糖升高。她的血液中的脂肪含量也高於正常水平,這可能導致大於胎齡兒發生的風險。

為何這個議題很重要?

患有GDM的婦女更容易發生妊娠併發症,包括高血壓和引產分娩需求。她們之後罹患第2型糖尿病的風險增加,GDM婦女所生的嬰兒更可能因體重偏大而出現產傷。嬰兒出生後,呼吸困難、黃疸和低血糖以及成年後肥胖和糖尿病的風險更高。

GDM的風險因素很多,因此懷孕前或懷孕期間的介入措施有可能降低婦女罹患GDM的風險。本綜述總結了眾多的Cochrane評論中關於可能預防GDM的介入措施的隨機對照試驗的證據。

我們找到了什麼證據?

我們在2019年8月搜索了Cochrane Library。我們確定了11項Cochrane綜述,以評估並報告妊娠期間對GDM的介入措施。綜述的結果來自71個隨機對照試驗,涉及23154名孕婦。介入措施包括飲食、運動、飲食與運動的結合、膳食補充劑、藥物和其他健康問題的管理,試驗的證據質量從極低到高不等。我們確定了另外10篇綜述,這些評論將來可能會提供有關此課題的更多信息。

飲食與運動

與標準照護相比,飲食和運動一起可能會降低女性罹患GDM的風險(19個試驗;6633名婦女;中等質量的證據)。

僅飲食建議對GDM的風險影響尚不清楚(5個試驗;1279名婦女;極低質量的證據)。低血糖指數飲食與中高血糖指數飲食相比也沒有明確的效果(4個試驗;912名婦女;低質量證據)。僅運動一項對風險的影響尚不清楚(3個試驗;826名婦女;低質量的證據)。

膳食補充劑

妊娠期補充Omega-3脂肪酸無效(12個試驗;5235名婦女;高質量的證據)。

妊娠期補充肌醇可能會降低GDM的風險(3個包括502名婦女的試驗;低質量的證據)。

妊娠期補充維生素D可能會降低罹患GDM的風險(4個包括446名婦女的試驗;低質量的證據)。這些試驗全部來自亞洲國家,而且補充前婦女的維生素D水平大多未知。

維生素D與鈣補充劑一起服用、或者結合鈣和其他礦物質一起服用的效果尚不清楚。

益生菌飲食的介入對GDM的發病風險影響尚不清楚。

藥物治療

當將藥物metformin用於肥胖孕婦時,可能會降低其發生GDM的風險(3個試驗;892名婦女;中等質量的證據)。

來自8個低至極低質量證據的小樣本試驗證明,給之前有過死產經歷的婦女服用肝素、阿司匹林、白細胞免疫或免疫球蛋白(IgG),對GDM風險的影響尚不清楚。

其他健康問題的管理

因甲狀腺問題進行普篩對比基於風險的篩檢對GDM的風險無影響 (1個試驗;4516名婦女;中等質量的證據)。兩種不同治療母親氣喘的方法效果並不清楚 (低質量的證據)。

這代表什麼意義?

運動和飲食相結合、補充肌醇和補充維生素D可能有助於降低發生GDM的風險。需要更多來自隨機對照試驗的高質量證據來證實這些結果,並進一步研究metformin的使用。沒有試驗評估妊娠前的介入措施。

翻譯紀錄: 

譯者:香港中文大學婦產科學系 伍玲 黃志超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台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 : 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