痤瘡疤痕的治療

文獻回顧問題

哪些治療對痤瘡疤痕是有效的?

背景

痤瘡疤痕可能會對患者的生理、心理與社會福祉帶來傷害性的影響。雖然已經採用了相當多樣的治療,仍然缺乏判斷哪些方法治療痤瘡疤痕最有效之高品質證據。

本篇文獻回顧旨在讓患者與健康照護者更清楚地了解,處理這個問題最安全且有效的方法。我們檢視了針對痤瘡的萎縮性疤痕(皮膚表面的凹陷)與肥厚性疤痕(由皮膚表面凸起的團塊狀疤痕)的治療,但主要著重於面部的萎縮性疤痕。我們的主要結果為,受試者報告的疤痕改善,以及任何嚴重到足以導致受試者退出研究的不良效果。

研究特性

我們由至2015年11月的檢索中,納入24個包括789位痤瘡疤痕受試者的隨機對照試驗(RCTs)。其中21個RCTs招收男性與女性(706位受試者),3個RCTs只招收女性(75位受試者),而1個RCT只招收男性(8位受試者)。我們納入的大部份研究(21個RCTs,744位受試者)納入萎縮性痤瘡疤痕的患者。只有一個RCT納入20位混合了萎縮性與肥厚性痤瘡疤痕的受試者。

主要結果

試驗中沒有充足的證據支持以飛梭雷射來治療痤瘡。然而在臨床上,這種處置方法已經被用來治療痤瘡疤痕。

針對「受試者報告的疤痕改善狀況」的結果,飛梭雷射對於改善疤痕的效果較非飛梭、非剝離式雷射更佳。分段式電波對於疤痕的改善,與飛梭雷射相當。化學換膚顯示對於疤痕的改善,與飛梭雷射與微針滾輪相似。化學換膚合併微針滾輪治療顯示對於疤痕的改善,與飛梭雷射與深層化學換膚的效果相似。相較於安慰劑,填充物注射對於疤痕的改善有較佳的效果。

「嚴重不良事件」這個結果只有於一個研究中報告,參與的受試者中有16%無法耐受化學換膚。其他結果例如「受試者報告的」與「研究者評估的」短期不良事件(少於24週),或多或少較能被參與的受試者以及研究者接受,並且在研究介入間沒有顯示巨大的差異。

在6個比較中有4個完全沒有結論,且證據品質非常低。缺少與安慰劑或偽介入比較以建立療效的研究,且在兩種活性治療間找不到差異證據,可能表示二者皆無用。

我們沒有找到任何治療背部痤瘡疤痕的試驗。

本篇文獻回顧結果不支持任何一種介入做為治療痤瘡疤痕時使用的第一線,並且沒有研究能夠確認任何短期益處將有可能轉換成長期效果的證據。

證據品質

我們將數項結果的證據品質評定為中等至非常低。出現較低證據品質的治療,大多是由於研究的受試者較少,導致結果較不精確,並且也缺少盲性(受試者已經知道接受哪種治療)。

未來的研究應該要考慮將患者報告的結果當成主要的評量。所有治療痤瘡疤痕的RCTs中應該要有一組核心結果評量,並且此結果應該要在治療結束後的幾個月進行評估。本文獻回顧發現的研究缺口之一就是缺少嚴重副作用的報告。

作者結論: 

由於方法不佳、檢定力不足、缺少標準化的改善評估以及不同的基線變項,故缺少關於治療痤瘡疤痕的不同介入效果之高品質證據。

有中等品質證據顯示,注射填充物對治療萎縮性痤瘡疤痕可能有效,然而,沒有評估長期效果的研究;追蹤期最長的是僅出現在一個研究中的48週。其它研究包含活性對照組,但缺少與安慰劑或偽介入相比建立療效的研究,在兩種活性治療間找不到差異的證據,很可能表示這兩種方法都無效。本文獻回顧的結果不支持任何一種介入作為痤瘡疤痕的第一線治療。

雖然我們的目標是為找出重要的缺失以做進一步的初級研究,但若要判斷任何一種活性治療在經過長時間之後,是否會為患者帶來有意義的益處,可能還是需要有安慰劑與/或偽介入的研究。

閱讀完整摘要
背景: 

痤瘡疤痕是一種常見的痤瘡併發症,而且它所造成的疤痕可能會對患者的心理與生理健康帶來負面的影響。雖然已經有多種介入被提出,仍然缺乏高品質證據,以讓患者與其健康照護者更清楚了解處理痤瘡疤痕最安全有效的方法。本文獻回顧旨於檢視對萎縮性與肥厚性痤瘡疤痕的治療方法,但主要著重在面部的萎縮性疤痕。

目標: 

評估治療痤瘡疤痕的介入之效果。

搜尋策略: 

我們檢索下列至2015年11月的資料庫:Cochrane Skin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 Library中的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2015年第10期)、MEDLINE (由1946年起)、EMBASE (由1974年起),以及LILACS (由1982年起)。我們也檢索了五個試驗登錄,並檢視納入研究與相關文獻回顧之引文列表,以進一步尋找隨機對照試驗。

選擇標準: 

我們納入將受試者(不論半臉或平行組)分派至任一治療痤瘡疤痕的介入(或多種介入合併)之隨機對照試驗。我們排除只處理或大部分處理蟹足腫疤痕的研究。

資料收集與分析: 

三位作者獨立地由每一個納入在本篇文獻回顧之研究中萃取資料,並評估偏誤風險。我們依照要求,由一位方法學專家協助討論與仲裁來化解分歧。我們的主要結果為受試者報告的疤痕改善,以及任何嚴重到導致受試者退出的不良效應。

主要結果: 

我們納入了24個試驗,包括789位至少18歲的成人受試者。其中有20個試驗收納男性及女性,3個試驗只有女性,而1個試驗只有男性。我們將其中8個試驗的序列產生與分派隱匿評為低偏差風險。關於盲性,由於受試者與皮膚科醫師對於施予或接受的治療皆知情,我們將17個研究評為高表現性偏差風險;然而對於結果評估,我們將全部24個試驗都評為低偵測性偏差風險。我們評估了7種介入與4種合併介入的14項比較。9個研究沒有可供研究結果使用的資料,也無法為本綜論提供更進一步的貢獻。

針對“受試者報告的疤痕改善狀況” 結果在一個研究中,於24週時,飛梭雷射對於改善疤痕的效果較非飛梭、非剝離式雷射更佳(風險比(RR) 4.00,95%信賴區間(CI) 1.25至12.84;n = 64;證據品質非常低);在另一個研究中,於8週時,飛梭雷射顯示對於疤痕的改善有可與分段式電波相當的效果(RR 0.78,95% CI 0.36至1.68; n = 40;證據品質非常低);而另外一個研究則顯示,於48週時,飛梭雷射與化學換膚和微針滾輪的合併治療相當(RR 1.00,95% CI 0.60至1.67; n = 26;證據品質非常低)。另一個更進一步的研究顯示,於32週時,化學換膚對改善疤痕的效果與化學換膚與微針滾輪的合併治療相當(RR 1.24,95% CI 0.87至1.75;n = 20;證據品質非常低)。有一個研究顯示,於第4週時,化學換膚改善疤痕的效果與微針滾輪相當(RR 1.13,95% CI 0.69至1.83;n = 27;證據品質非常低)。在另外一個研究中,注射填充劑在24週時較安慰劑對於改善疤痕提供了更好的效果(RR 1.84,95% CI 1.31至2.59;n = 147;證據品質中等)。

針對“嚴重的不良效應” 結果在一個研究中顯示,43位受試者之中有7位(16%)無法耐受化學換膚(RR 5.45,95% CI 0.33至90.14;n = 58;品質證據非常低)。

針對次要結果-“受試者自行回報的短期不良事件” 於下列研究中,所有受試者皆報告疼痛:一個比較飛梭雷射與非飛梭、非剝離式雷射的研究(RR 1.00,95% CI 0.94至1.06;n = 64;證據品質非常低);一個比較飛梭雷射與化學換膚及微針滾輪合併治療的研究(RR 1.00,95% CI 0.86至1.16;n = 25;證據品質非常低);一個比較化學換膚及微針滾輪合併治療與單做化學換膚的研究(RR 1.00,95% CI 0.83至1.20;n = 20;證據品質非常低);一個比較化學換膚與微針滾輪的研究(RR 1.00,95% CI 0.87至1.15;n = 27;證據品質非常低);及一個比較注射填充物與安慰劑的研究(RR 1.03,95% CI 0.10至11.10;n = 147;證據品質低)。

針對我們的結果-“經調查員評估的短期不良事件” 相較於非飛梭、非剝離式雷射(10/32),飛梭雷射(6/32)與降低色素沉著過度的風險有關(RR 0.60,95% CI 0.25至1.45;n = 64;證據品質非常低);在一個研究中顯示,相較於微針滾輪(0/15),化學換膚(6/12)與增加色素沉著過度的風險有關(RR 16.00,95% CI 0.99至258.36;n = 27;證據品質低)。在報告的不良事件當中,注射填充物(17/97)和安慰劑(13/50)沒有差異(RR 0.67,95% CI 0.36至1.27;n = 147;證據品質低)。

翻譯紀錄: 

審稿者:紀景琪
服務單位:嘉義長庚紀念醫院 皮膚科/實證醫學中心
職稱:主任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