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儿童和青少年自我伤害的干预措施

我们研究了该领域有关的社会心理干预、药理学(药物)和天然产物(膳食补充)治疗试验的国际文献。共发现了17项符合我们纳入标准的试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基于个体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的心理治疗、基于心理化的青少年治疗(mentalisation‐based therapy for adolescents, MBT‐A)、团体心理治疗、强化评估方法、依从性增强方法、家庭治疗或远程联系干预措施具有有益效果。有一些证据表明辩证行为疗法(dialectical behaviour therapy for adolescents, DBT‐A)对青少年是有效的。然而,相关的试验很少,而且样本量普遍较小,这意味着不能排除其中部分疗法具有有益效果的可能性。

为什么本综述很重要?

自我伤害(SH),包括蓄意的自我服毒/过量服药和自我伤害,是许多国家的一个主要问题,并且与自杀密切相关。因此,为SH患者制定有效的治疗方案是非常重要的。对儿童和青少年SH行为进行干预的情况有所增加。因此,对其有效性的证据进行评估是很重要的。

哪些人会对本综述感兴趣?

医院管理者(如服务提供者)、卫生政策官员和第三方付费者(如健康保险公司)、治疗SH患者的临床医生、患者本人及其亲属。

本综述旨在回答什么问题?

本综述是对2015年的Cochrane系统综述的更新,该综述发现很少有证据表明对儿童和青少年SH行为进行干预的有益效果。本更新的系统综述旨在进一步评估对患有SH的儿童和青少年进行干预的有效性证据,其结局范围更广。

哪些研究包括在本综述中?

本综述纳入的研究必须是对最近有过SH行为、年龄在18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进行心理或药物治疗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本综述的证据告诉我们什么?

尽管这个问题在许多国家都很严重,但对儿童和青少年治疗的调查却少得令人惊讶。我们发现DBT-A对反复SH行为有积极疗效。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基于个体CBT的心理治疗、MBT‐A、团体心理治疗、强化评估的方法、提高依从性的方法、家庭干预或远程联系干预对预防反复SH行为发生有效。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我们建议针对DBT‐A进一步开展临床试验。鉴于有证据表明个体CBT对有SH行为的成人有效,我们也应该在儿童和青少年中进一步开展基于个体CBT的心理治疗并评估其疗效。另外考虑到儿童和青少年SH行为的严重程度,我们还应该更加重视开发和评估针对这一人群的特殊疗法。

作者结论: 

鉴于现有证据质量为中等或极低,且确定纳入的试验数量很少,只有不确定的证据证明社会心理干预措施对有SH行为的儿童和青少年有效。因此需要进一步对DBT‐A的疗效进行评估。鉴于有证据表明其对有SH行为的成人有益,也应该在儿童和青少年中进一步开展基于个体CBT的心理治疗并评估其疗效。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自我伤害(Self‐harm, SH; 蓄意的自我服毒或自我伤害,无论其自杀意图或其他类型动机的程度如何)在大多数国家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经常反复发生,并且与自杀有关。目前尚缺乏评估干预措施在治疗儿童和青少年SH中有效性的证据,尤其是与成人社会心理干预措施的证据相比。因此,本综述更新了之前关于儿童和青少年SH干预措施作用的Cochrane综述(上次发表于2015年)。

研究目的: 

评估社会心理干预措施、药物制剂或天然产品对儿童和青少年(18岁以下)SH患者的疗效,并与其他类型的护理(如常规治疗、精神科常规护理、加强常规治疗、阳性对照组、安慰剂、替代药物治疗或这些治疗的组合)进行比较。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常见精神疾病专业注册库(Cochrane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Specialized Register)、Cochrane图书馆(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和Cochrane系统综述数据库[CDSR]),以及MEDLINE数据库、Embase数据库和PsycINFO数据库(截至2020年7月4日)。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这些试验对比了特定的社会心理干预措施、药物制剂或天然产品与常规治疗(treatment‐as‐usual, TAU)、精神科常规护理、加强常规护理(enhanced usual care, EUC)、阳性对照组、安慰剂、替代药物治疗或这些治疗的组合,这些试验针对的是最近(进入试验后六个月内)出现SH行为并送往医院或接受临床服务的儿童和青少年。主要结局是在最长两年的随访期间出现反复自伤行为。次要结局包括治疗依从性、抑郁、绝望、一般功能、社会功能、自杀意念和自杀行为。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独立筛选试验,提取数据,并对试验质量进行评估。对于二分结局,我们计算了比值比(odds ratios, ORs)及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nals, CIs)。对于连续结局,我们计算了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或标准化平均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及95%置信区间。使用GRADE方法对每项干预措施主要结局(即干预后反复SH行为)的总体证据质量进行评估。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7项试验,涉及2280名受试者的数据。这些试验的受试者绝大多数是女性(87.6%),平均年龄为14.7岁(标准差(standard deviation , SD)为1.5岁)。本综述纳入的试验研究了各种形式的社会心理干预措施的有效性。纳入的试验均未评估药物制剂在该临床人群中的有效性。在4项试验中,与TAU、EUC或替代心理治疗组(43%)相比,DBT-A(30%)干预后反复SH行为发生率较低(OR=0.46, 95%CI [0.26, 0.82]; N=270; k=4;高质量证据)。可能没有证据表明基于个体认知行为疗法(CBT)的心理治疗组和TAU组在干预后反复SH行为的发生上存在差异(OR=0.93, 95%CI [0.12, 7.24]; N=51; k=2;低质量证据)。我们不确定基于心理化的青少年治疗(MBT‐A)与TAU相比是否减少了干预后反复性SH行为的发生(OR=0.70, 95%CI [0.06, 8.46]; N=85; k=2;极低质量证据)。这一结局具有显著异质性(I²=68%)。可能没有证据表明家庭治疗组和TAU或EUC在干预后反复性SH行为的发生上存在差异(OR=1.00, 95%CI [0.49, 2.07]; N=191; k=2;中等质量证据)。然而,在6个月的随访评估中,没有证据显示提高依从性的方法对反复SH行为的影响,在6个月或12个月的随访评估中,没有证据显示基于小组的心理治疗的差异,在12个月的评估中,没有证据显示远程联系干预(急救卡)的差异,在12个月或24个月的随访评估中,没有证据显示治疗评估的差异。

翻译备注: 

译者:任相阁(河南中医药大学),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1年7月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