症状和医学检查能否准确诊断出COVID-19感染?

COVID-19是由SARS-CoV-2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大多数感染COVID-19的人会患有轻度至中度呼吸道疾病;其他人则会患有重度疾病,例如COVID-19肺炎。常规诊断需要取鼻和咽部样本进行实验室分析,或进行如CT扫描等的影像学检查。然而,最先也是最容易获得的诊断信息是来自临床检查的症状和体征。如果通过症状和体征进行的初步诊断是准确的,则人们对耗时的专家诊断测试的需求就会减少。

患者普遍会出现症状 。轻度COVID-19患者可能会出现咳嗽、喉咙痛、高热、腹泻、头痛、肌肉或关节疼痛、疲劳以及嗅觉和味觉丧失等症状。COVID-19肺炎的症状包括呼吸困难、食欲不振、意识模糊、胸痛或胸闷以及高热(高于38°C)。

体征是通过临床检查评估的 ,包括肺音、血压和心率。

通常,症状较轻的人会去看医生(初级保健医生)以进行初步诊断。症状较严重的人可能会去医院的门诊或急诊就医。根据患者的症状和体征,他们可能会被送回家隔离,可能会接受进一步检查或住院。

为什么准确的诊断很重要?

准确的诊断可确保人们迅速得到正确的治疗;不用接受不必要的测试,处理或隔离;并且没有传播COVID-19的风险。这对个人很重要,可以节省时间和资源。

我们想知道什么?

我们想知道根据医学检查的症状和体征,在初级保健或医院环境中如何准确诊断出COVID-19和COVID-19肺炎。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评估通过症状和体征诊断COVID-19和COVID-19肺炎准确性的研究。研究包括可能感染COVID-19的人,或已知已感染和未感染COVID-19的人。研究必须在初级保健或医院门诊进行,并且至少包括10名受试者,且具有COVID-19的症状或体征。

纳入的研究

我们检索到了16个相关的研究,共包含7706名受试者。研究评估了27种独立的体征和症状,但没有研究评估体征和症状的组合。七项研究在医院的门诊中进行(2172名受试者),四项研究在急诊科进行(1401名受试者),没有在初级保健机构中进行的研究。没有研究纳入儿童,只有一项研究针对老年人。所有的研究均通过最准确的检测以确定COVID-19的诊断。

主要结果

这些研究并未将轻度至中度的COVID-19感染与COVID-19肺炎明确区分,因此我们将两种情况的结果合并。

结果表明,至少有一半的COVID-19感染者有咳嗽,喉咙痛,高热,肌肉或关节疼痛,疲劳或头痛的症状。但是,咳嗽和喉咙痛在非COVID-19感染者中也很常见,因此仅靠这些症状对诊断COVID-19的作用较小。当出现高热,肌肉或关节疼痛,疲劳和头痛等症状时,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研究结果有多可靠?

个别症状和体征的诊断准确性在不同研究中差异很大。此外,这些研究对受试者的选择方式意味着基于症状和体征的检测的准确性可能不确定。

结论

所有研究都是在医院门诊环境中进行的,因此结果并不代表初级保健机构中的情况。结果不适用于儿童或老年人,也不能明确区分轻度COVID-19感染和COVID-19肺炎。

系统综述结果表明仅凭单一症状或体征不能准确诊断COVID-19。医生的诊断基于多种症状和体征,但研究并未反映出临床实践的这一方面。

需要进一步研究以调查症状和体征的组合;可能更具体的症状,例如嗅觉丧失;以及在基层医疗机构以及儿童和老年人中测试未选定的人群。需要进一步研究以调查通过症状和体征的组合诊断的准确性;症状可能更具体,比如失去嗅觉;并在初级保健机构、儿童和老年人等人群进行测试。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本综述的作者检索了2020年1月至4月所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本综述中包括的单个体征和症状的诊断性能很差,尽管这应该在选择偏倚和研究间的异质性的背景下进行解释。根据现有的资料,任何体征或症状的缺乏或出现都不足以准确地诊断或排除疾病。迫切需要对到初级保健或医院门诊就诊的,在现有研究未涉及的人群进行前瞻性研究,对其体征和症状进行结合的评估,评价COVID-19的症状表征。这些研究的结果可以为随后的管理决策提供信息,如自我隔离或选择患者进行进一步的诊断测试。我们还需要更具体症状(如嗅觉丧失)的相关资料。对老年人的研究尤其重要。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一些感染SARS-CoV-2的患者没有症状,而在其他患者中,这种感染可能导致轻度至中度的COVID-19疾病和COVID-19肺炎,导致一些患者需要重症监护支持,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死亡,尤其是老年患者。诸如发烧或咳嗽等症状以及诸如氧饱和度或肺听诊等体征是最早且最容易获得的诊断信息。这些信息可用于排除COVID-19疾病,或选择患者进行进一步诊断检测。

研究目的: 

为了评估体征和症状的诊断准确性,以确定在初级保健机构或医院门诊(如急诊科或专门的COVID-19门诊)就诊的人是否患有COVID-19疾病或COVID-19肺炎。

检索策略: 

2020年4月27日,我们对Cochrane COVID-19研究注册(Cochrane COVID-19 Study Register)和伯尔尼大学实时证据数据库 (the University of Bern living search database)进行了电子检索,该数据库每天更新PubMed和Embase发表的文章,以及medRxiv和bioRxiv的预印本。此外,我们查阅了COVID-19发表文献的存储库。我们未限制检索文献的语种。

纳入排除标准: 

如果研究包括疑似COVID-19感染者,或者招募了已知感染COVID-19患者以及非COVID-19感染者作为对照,则该纳入该研究。当研究纳入到初级保健机构或医院门诊的就诊病人时,研究符合纳入条件。纳入在住院期间感染了SARS-CoV-2的患者的研究不符合条件。研究的最小合格样本量为10名受试者。所有体征和症状均符合本综述的纳入标准,包括单个的体征和症状或组合。我们接受一系列参考标准,包括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everse transcription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RT-PCR),临床专业知识,影像学,血清学检测和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或COVID-19的其他定义。

资料收集与分析: 

所有的研究都由一对综述作者独立筛选,包括标题和摘要筛选阶段和全文筛选阶段。任何分歧均通过与第三位系统综述作者讨论解决。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数据,并与第三位综述作者讨论解决分歧。两位综述作者使用QUADAS-2检查表独立评估偏倚风险。资料分析为描述性,配对森林图、ROC (receiver operating characteristic) 面积和哑铃图中显示敏感性和特异性。由于研究数量少、研究间异质性大、偏倚风险高,我们没有进行meta分析。

主要结果: 

我们确定纳入16项研究,共7706名受试者。COVID-19疾病的患病率从5%到38%不等,中值为17%。我们检索到七项研究(2172名受试者)在门诊进行,四项研究(1401名受试者)在急诊进行,但是没有来自初级保健机构的研究。我们检索到了27种体征和症状的资料,这些体征和症状分为四类:全身性、呼吸性、胃肠道和心血管。没有研究评估不同体征和症状的组合,而且各个研究的结果差异很大。大多数症状和体征的灵敏度很低和特异度很高。只有六个症状的灵敏度在至少一项研究中达到50%或以上:咳嗽,喉咙痛,发烧,肌痛或关节痛,疲劳和头痛。其中,发热,肌痛或关节痛,疲劳和头痛可被视为COVID-19的危险信号(定义为正似然比至少为5),因为它们的特异度高于90%,意味着它们在存在时显著增加了COVID-19疾病的可能性。

七项研究对受试者的选择存在很高的偏倚风险,因为纳入研究取决于可用的检测方式和转诊方案,其中包括本综述中的许多体征和症状。五项研究只包括了影像学诊断为肺炎的受试者,表明这个人群被相关研究纳入的概率很高。在另外四项研究中,我们无法评估选择偏倚的风险。这些因素使得很难从纳入的研究中确定这些体征和症状的诊断特性。

我们还对这些结果的适用性有所担忧,因为大多数研究都包括已经入院或就诊的受试者。这使得研究结果不太适用于初级保健机构的患者,他们的病情可能不太严重,COVID-19疾病的患病率较低。没有一项研究包含任何有关儿童的资料,只有一项研究专门针对老年人。我们希望今后对该综述的更新能够提供更多关于不同环境和年龄组的体征和症状诊断特性的信息。

翻译备注: 

译者:刘旭 香港中文大学那打素护理学院;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