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湿疹和食物过敏的皮肤护理干预

对婴儿皮肤进行保湿能防止湿疹或食物过敏吗?

关键信息

对婴儿进行皮肤护理,比如在出生第一年时在皮肤上使用保湿霜,可能并不能阻止他们患湿疹,而且可能会增加皮肤感染的机会。

我们不确定皮肤护理治疗如何影响食物过敏的发生。我们需要来自良好研究的证据来确定护肤品对婴儿食物过敏的影响。

什么是过敏?

免疫反应是机体识别和防御看似有害的物质的方式。过敏是人体免疫系统对某种通常无害的特定食物或物质(过敏原)的反应。不同的过敏会影响身体的不同部位,其影响可以轻微也可以严重。

食物过敏和湿疹

湿疹是一种常见的皮肤过敏症,会导致皮肤干燥、发痒、开裂。湿疹在儿童中很常见,通常在他们的第一个生日之前发展。它有时会持续很长时间,但随着孩子长大,它可能会好转或消失。

对食物过敏会导致口腔瘙痒,出现瘙痒红疹、面部肿胀、胃部症状或呼吸困难。它们通常在进食后2小时内发生。

食物过敏的人通常有其他过敏性疾病,如哮喘、花粉热和湿疹。

我们为什么做本Cochrane系统评价

我们想要了解皮肤护理如何影响婴儿患湿疹或食物过敏的风险。皮肤护理治疗包括:

·在婴儿的皮肤上涂抹保湿霜;

·用含保湿霜或保湿油的水给婴儿洗澡;

·建议父母少使用肥皂,或者少给孩子洗澡;以及

·使用水软化剂。

我们还想知道这些护肤治疗是否会造成任何不良反应。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针对以前没有食物过敏、湿疹或其他皮肤状况的健康婴儿(一岁以下)进行的不同类型的皮肤护理研究。

检索日期:我们纳入了截至2020年7月发表的证据。

我们对如下报告的一些研究很感兴趣:

•有多少儿童在1到3岁时出现湿疹或食物过敏;

•湿疹的严重程度(由研究人员和父母评估);

•湿疹发展需要多长时间;

•父母对食物过敏原有即时反应(两小时内)的报告;

•有多少儿童对特定食物过敏原产生敏感性;以及

•任何不良反应。

我们评估了每项研究的优势和劣势,以确定结果的可靠性。然后我们合并了所有相关研究的结果并观察了整体效果。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33项研究,涉及25827名婴儿。这些研究在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进行,最常见的是在儿童医院。将皮肤护理与没有皮肤护理或照常护理(标准护理)进行比较。治疗和随访时间从24小时到两年不等。许多研究 (13项) 测试了保湿霜的使用;其他主要测试了沐浴和清洁产品的使用以及使用频率。

我们合并了11项研究的结果;其中8项研究的婴儿被认为有患湿疹或食物过敏的高风险。

本系统评价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与没有护肤或标准护理相比,保湿霜:

•可能不会改变一到两岁婴儿患湿疹的风险(3075名婴儿的7项研究的证据)或湿疹发展所需的时间(9项研究;3349名婴儿);

•根据父母的报告,两年后对一种常见食物过敏原的即时反应可能略有增加(1项研究;1171名婴儿);

•可能导致更多皮肤感染(6项研究;2728名婴儿);

•可能会增加不良反应,例如刺痛感或对保湿霜的过敏反应(4项研究;343名婴儿);以及

•可能会增加婴儿滑倒的机会(4项研究;2538名婴儿)。

我们不确定皮肤护理治疗是否会影响由研究人员对发生食物过敏的几率的评估(1项研究;996名婴儿)或1到2岁婴儿对食物过敏原的敏感性(2项研究;1055名婴儿)。

结果的可信度

我们研究湿疹发生和湿疹发生所需时间的结果质量中等。如果有更多的证据,这些结果可能会改变。我们对食物过敏或敏感性的研究结果缺乏信心,因为这些研究是基于少量且结果千差万别的研究。当有更多的证据可用时,这些结果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研究皮肤感染的结果质量中等,但对刺痛、过敏反应和滑倒的质量很低。

作者结论: 

在健康婴儿出生后的第一年中使用润肤剂等进行的皮肤护理干预措施可能无法有效预防湿疹,并且可能会增加皮肤感染的风险。皮肤护理干预对食物过敏风险的影响尚不确定。

还需要进一步的工作来了解不同的皮肤护理方法是否可能促进或预防湿疹,并基于稳健的结局来评估其对食物过敏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湿疹和食物过敏是常见的健康问题,通常始于儿童早期,并且经常在同一人身上同时发生。它们可能与婴儿早期的皮肤屏障受损有关。目前尚不清楚在出生后不久试图预防或逆转受损的皮肤屏障能否有效预防湿疹或食物过敏。

研究目的: 

主要目的

评估皮肤护理干预措施,如润肤剂,在婴儿湿疹和食物过敏一级预防中的效果

次要目的

确定研究人群的特征,如年龄、遗传风险以及干预措施的依从性,
这些与湿疹和食物过敏的最大治疗益处或伤害相关。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至2020年7月的数据库:Cochrane皮肤病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kin Specializ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和EMBASE。我们检索了两个试验注册库,并检查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和相关的系统评价,以进一步查收相关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我们联系了现场专家以明确计划中试验,并寻找有关未发表或不完整试验的信息。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对健康足月(>37周)无湿疹、食物过敏或其他皮肤状况的婴儿(0至12个月)进行可能增强皮肤屏障功能、减少干燥或减少亚临床炎症的皮肤护理干预措施的RCT。比较的是当地的标准治疗或不治疗。皮肤护理干预的类型包括保湿剂/润肤剂;沐浴产品;关于减少肥皂暴露和洗澡频率的建议;以及软水剂的使用。没有要求最低限度的随访。

资料收集与分析: 

这是一项前瞻性的单个病例资料(individual participant data, IPD)的meta分析。我们使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程序,主要分析使用IPD数据集。主要结局是一到三年内湿疹的累积发生率和免疫球蛋白 (immunoglobulin, Ig) E介导的食物过敏的累积发生率,两者均通过最近两年的可用时间点测量。次要结局纳入干预期间的不良事件;湿疹严重程度(临床医生评估);家长报告的湿疹严重程度;湿疹发作的时间;家长立即报告的食物过敏;对食物或吸入性过敏原过敏。

主要结果: 

本评价确定了33项RCT,纳入了25827名受试者。共有17项研究,随机分配5823名受试者,报告了关于本评价中指定的一个或多个结局的信息。11项研究随机分配5217名受试者,其中10项研究提供了IPD,这些研究被纳入一项或多项meta分析(每个单独的meta分析范围为2至9项研究)。

大多数研究是在儿童医院进行的。将所有干预措施与没有皮肤护理干预或当地标准护理进行比较。在我们报告结果的17项研究中,有13项评估了润肤剂。包括了所有为meta分析提供数据的25项研究,随机选取三周以内的新生儿接受皮肤护理干预或标准婴儿皮肤护理。在11项meta分析中,有8项招募了发生湿疹或食物过敏的高风险婴儿,但高风险的定义因研究而异。干预和随访时间从24小时到两年不等。

我们将本系统评价的大部分证据评估为低质量或存在一些偏倚风险的担忧。对一些问题的评级通常是由于结局评估者缺乏盲法或重要数据缺失,这可能会影响结局测量,但被认为不太可能这样做。原发性食物过敏结局的证据被评为高偏倚风险,因为仅纳入了一项试验,当对缺失数据做出不同假设时,结果会有所不同。

婴儿期的皮肤护理干预可能不会改变一到两岁的湿疹风险(RR=1.03, 95% CI [0.81, 1.31];中等质量证据;3075名受试者,7项试验)和湿疹发作时间(RR=0.86, 95% CI [0.65, 1.14];中等质量证据;3349名受试者,9项试验)。尚不清楚婴儿期的皮肤护理干预是否会在1至2岁时改变 IgE介导的食物过敏风险(RR=2.53, 95% CI [0.99, 6.47];996名受试者,1项试验)或1至2岁时对食物过敏原的敏感性(RR=0.86, 95% CI [0.28, 2.69];1055名受试者,2项试验),这是因为这些结局的证据质量极低。婴儿期的皮肤护理干预可能会略微增加父母报告在两年内对常见食物过敏原立即反应的风险(RR=1.27, 95% CI [1.00, 1.61];低质量证据;1171名受试者,1项试验)。然而,这仅见于牛奶,而因为一些婴儿对牛奶过敏的严重过度报告,这可能不可靠。婴儿期的皮肤护理干预可能会增加干预期间皮肤感染的风险(RR=1.34, 95% CI [1.02, 1.77];中等质量证据;2728名受试者,6项试验),并可能增加干预期间婴儿滑倒的风险(RR=1.42, 95% CI [0.67, 2.99];低质量证据;2538名受试者,4项试验)或对保湿霜的刺痛/过敏反应(RR=2.24, 95%CI [0.67 , 7.43];低质量证据;343名受试者,4项试验),但是滑倒和刺痛/过敏反应的置信区间很宽,包括无效果或降低风险的可能性。

预先计划的亚组分析表明,干预的效果不受年龄、干预持续时间、遗传风险、 FLG突变、 或针对患湿疹风险的干预类型分类。我们无法评估这些对食物过敏风险的影响。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坚持干预措施是否会影响皮肤护理干预措施与患湿疹或食物过敏风险之间的关系。

翻译笔记: 

译者:杨子琪,审校:张帆(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循证医学中心 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 The Cochrane China Network Affiliat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d Management, Chongqing Medical University)2022年3月6日。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