吡格列酮是否可以预防或延缓潜在二型糖尿病发病风险人群二型糖尿病及其相关并发症?

什么是二型糖尿病

二型糖尿病,又被称为成年发病型糖尿病,是糖尿病中最常见的类型。它会导致身体不正常的利用胰岛素—— 一种帮助身体调节血糖水平的激素。患有二型糖尿病的人群会遭受长期影响(糖尿病并发症),例如眼睛或肾脏疾病,或产生足部溃疡。血糖中度升高的人群(一般被称为前驱糖尿病)有较高的风险罹患糖尿病。吡格列酮是一种用于治疗二型糖尿病的降血糖药物。

我们想知道什么?

我们想知道吡格列酮是否也可以用于预防或延缓二型糖尿病潜在发病人群的发病情况。我们检验了吡格列酮对于患者来说重要的结局指标的影响,如糖尿病并发症,任何原因的死亡,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以及治疗的副作用。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那些研究吡格列酮用于预防或延缓二型糖尿病发病的研究。受试者的血糖值需要高于正常但低于糖尿病的诊断水平,并且未患有其他疾病。研究需要使用干预措施(吡格列酮)至少24周。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27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将受试者随机分入两项或多项治疗组中的临床研究),共计4186名受试者。这些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其他抗糖尿病药物,饮食和运动,安慰剂(一种“虚假的”治疗)以及不做任何干预的效果。27项试验中有23项是在中国进行的。这些研究的持续时间从24个月到三年不等。

这些证据更新至2019年11月。

主要结果

五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其他抗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阿卡波糖或瑞格列奈),一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饮食和运动。药物对比结果显示,这些药物对于患者罹患糖尿病的概率没有明确的有利或有害影响。

六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安慰剂。对于糖尿病的发展有减轻或延缓:接受安慰剂治疗的1000人中有188人患上二型糖尿病;而接受吡格列酮治疗的1000人有75人患上糖尿病。(可能性分散程度:32/1000至179/1000)

23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不进行任何干预。对于糖尿病的发展有减轻或延缓:不进行任何干预的1000人中有193人患上了二型糖尿病,相较之下使用吡格列酮治疗的1000人中有60人患病(可能性分散程度:44/1000至77/1000)

只有少数研究报告了任何原因导致的死亡,严重的不良反应,非致命的心脏病或中风。我们未能发现使用吡格列酮对这些结局明确的益处或损害。被纳入的研究中均未报告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或社会经济影响(例如治疗的花销,工作缺勤,药物消耗)。

我们发现了两项正在进行的试验有可能被纳入这次的综述。这些研究也许会在未来本综述更新时贡献约2694名受试者的数据。

未来的研究应侧重于在患者停用后吡格列酮的效果是否具有持续性。除此之外,研究应专注于对于患者重要的结局如副作用和糖尿病并发症。

证据的质量

所有的试验都在其研究方法或报告结果的方式上有一些问题。此外,很多结局没有或只被很少研究报告。因此我们不确定吡格列酮是否对有二型糖尿病患病风险的人具有预防或延缓作用。

作者结论: 

相比安慰剂(低质量证据)和不进行干预(中等质量证据),吡格列酮对于T2DM高风险人群的病情发展具有减缓或延迟作用。吡格列酮的效果在停用后是否具有持续性尚不清楚。吡格列酮相比二甲双胍对于高风险人群T2DM进展既没有表现出优势也没有表现出劣势(低质量证据)。

全因死亡率、SAEs、微血管和大血管并发症的数据和报告普遍较少。被纳入的研究中没有报告QoL或社会经济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糖尿病前期”一词用于描述患2型糖尿病(Type 2 diabetes mellitus,T2DM)风险较高的人群。随着T2DM发病率增加的趋势,对于这种疾病及其并发症的预防或延缓显得尤为重要。目前尚不清楚吡格列酮对于T2DM风险较高的人群是否有益。

研究目的: 

为了评估吡格列酮对于预防和延缓T2DM风险较高人群疾病及其相关的并发症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ENTRAL, MEDLINE,中文数据库,ICTRP检索门户以及ClinicalTrials.gov。我们没有进行任何语言限制。此外,我们调查了所有纳入的研究和综述的参考文献列表。我们尝试过联系所有研究的作者。最后一次检索的日期为2019年11月(中文数据库为2020年3月)。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至少持续24周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s),其受试者被诊断患有中度高血糖症且无并发症,并将吡格列酮作为单一治疗或双重疗法之一与其他降糖药物、行为改变干预、安慰剂或无干预进行比较。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浏览摘要、阅读全文、评估偏倚风险并选取数据。我们使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对二分结局进行计算风险比(Risk Ratios, RRs),对连续结局进行平均差异(Mean Differences, MDs),使用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s)进行效应估计。我们使用GRADE来评估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7项研究,共有4186名随机受试者。个别研究的受试者规模在43到605名之间,持续时间介于6到36个月。我们纳入的文章中没有文章在所有“偏倚风险”覆盖域中都保持低偏倚风险。大多数研究根据患者出现空腹血糖受损或糖耐量受损(Impaired Glucose Tolerance, IGT),或两者兼有来判断患者为T2DM高危人群。

我们主要结局评估了全因死亡率、T2DM发病率、严重不良事件(Serious Adverse Events,SAEs)、心血管死亡率、非致死性心肌梗死或卒中(Nonfatal Myocardial Infarction or Stroke,NMI/S)、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QoL)和社会经济影响。随后的比较大多只报告了主要结果集的一小部分。

三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二甲双胍。他们没有报道全因和心血管死亡率、NMI/S、QoL或社会经济影响。吡格列酮组受试者T2DM发病率为9/168,而二甲双胍组发病率为9/163(RR=0.98, 95% CI[0.40,2.38]; P = 0.96; 3项研究, 331名受试者; 低质量数据)。在两项研究中没有报告SAE(20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一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阿卡波糖。吡格列酮组T2DM发病率为1/50,而阿卡波糖组为2/46(极低质量证据)。没有受试者发生SAE(极低质量证据)。一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瑞格列奈。吡格列酮组T2DM发生率为2/48,瑞格列奈组发生率为1/48(低质量证据)。没有受试者发生SAE(低质量证据)。

一项研究将吡格列酮与个性化饮食和运动咨询进行了比较。全因和心血管死亡率、NMI/S、QoL或社会经济影响未被报道。T2DM的发病率在吡格列酮组受试者中为2/48,在饮食和运动组为5/48(低质量证据)。没有受试者发生SAE(低质量证据)。

六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安慰剂。没有关于生活质量或社会经济影响的研究报道。吡格列酮组受试者全因死亡率为5/577,安慰剂组为2/579(Peto 比值比=2.38, 95% CI[0.54,10.50]; P = 0.25; 4项研究, 1156名受试者; 极低质量证据)。吡格列酮组受试者T2DM发生率为80/700,安慰剂组为131/695 (RR=0.40, 95%CI[0.17,0.95]; P = 0.04; 6项研究, 1395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吡格列酮组受试者SAE发生率为3/93,安慰剂组为1/94(RR=3.00, 95% CI [0.32,28.22]; P = 0.34; 2项研究, 187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然而,这项比较中规模最大的研究并没有区分严重和非严重不良事件。这项研究报告了吡格列酮组受试者有121/303(39.9%)经历了不良事件,安慰剂组为151/299 (50.5%)。一项研究观察到心血管死亡率在吡格列酮组受试者中发生率为2/181,安慰剂组为0/186(RR=5.14, 95% CI [0.25,106.28]; P=0.29;极低质量证据)。一项研究观察到吡格列酮组NMI为2/303,安慰剂组为1/299(RR=1.97, 95% CI [0.18,21.65]; P = 0.58;极低质量研究)。

21项研究对比了吡格列酮与不施加任何干预。没有研究报告心血管死亡率,NMI/S, QoL或社会经济影响。吡格列酮组受试者全因死亡率为11/441,不进行干预组为12/425(RR=0.85, 95% CI [0.38,1.91]; P = 0.70; 3项研究,866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吡格列酮组受试者T2DM发病率为60/1034,不进行干预组为197/1019(RR=0.31, 95% CI [0.23,0.40]; P < 0.001;16项研究,2053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研究报告吡格列酮组受试者发生严重不良事件的概率为16/610,不进行干预组为21/601(RR=0.71, 95% CI [0.38,1.32]; P=0.28; 7项研究,121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我们发现两项正在进行的研究,对比吡格列酮与安慰剂和其他降糖药物。这些研究,共涉及2694名受试者,可能会在未来本综述更新时贡献证据。

翻译备注: 

原译者:廖文怡(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更新译者:张乐怡(北京中医药大学),审校:余泽宇,张巍瀚(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6月1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