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高原疾病的多种干预措施

研究背景

高原疾病(high altitude illness, HAI)包括了当人处于海拔2500米以上(约8200英尺)时可能出现的大脑与肺部的一系列症状。每一个人在高海拔地区有不同的反应并且会出现不同的症状。这些包括与高原疾病相关的头痛,恶心,呕吐和疲倦,通常称为急性高原病。当大脑受到严重的影响(高原脑水肿(high altitude cerebral oedema, HACE))时会出现嗜睡,意识模糊或意识丧失,当肺部受到严重影响(高原肺水肿(high altitude pulmonary oedema, HAPE))时会出现咳嗽或呼吸困难的症状。许多不同的干预措施可用于预防高原疾病。在本综述中,我们评价了随机对照试验的证据,即各种干预方法是否可以预防高原疾病的发病,其干预措施主要包括非药物疗法,草药和天然补品。

研究特征

目前的证据检索截至到2019年1月。我们共纳入了20项随机对照研究,涉及1406名受试者。这些研究着眼于研究预防高原疾病的各种方法。这些方法包括适应高海拔的策略,即通过减少受试者呼吸的空气中的氧气含量来模拟快速上升的情景,也包括非处方的草药或维生素补充剂的干预。

受试者的年龄在17岁至65岁之间。只有一项研究纳入了有高原疾病病史的高风险人群。4项试验在模拟上升前一到三天进行了干预(20%的研究),8项研究在模拟上升前的4到30天之间进行了干预(40%的研究)。研究的所有受试者最终达到了海拔3500至5500米的高度。大部分研究没有提供明确的资助的信息(55%的研究)。另外30项研究被分类为正在进行的研究(14项研究)或等待分类(16项研究),并将在未来进行更新的三项综述中考虑纳入。

主要结果

不同策略的支持性证据都是不确定的,甚至有些纳入的研究也是相互矛盾的。

在三项研究中,将正常水平的氧气与低水平的氧气作为高海拔的适应环境,我们发现发生急性高原病的风险没有差异(3项试验,14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没有报告有不良事件,也没有高原脑水肿(high altitude cerebral oedema, HACE)或高原肺水肿(high altitude pulmonary oedema, HAPE)发生。

在7项研究(523名受试者)中观察急性高原病患者,将银杏叶与服用无效安慰剂进行比较。银杏叶和安慰剂相比,在发生高原脑水肿的发生风险方面没有差异(3项研究,371名参与者),在发生刺痛或刺痛的风险方面也没有差异。刺痛通常被称为“针刺痛”,是治疗的副作用(2项研究,352名受试者)。研究未报告有肺水肿的发生(3项研究,371名受试者)。

在四项研究中(397名受试者)将银杏叶与乙酰唑胺(一种用于预防急性高原病的药物)进行了比较。研究结果不同,无法得出任何结论。在两项研究(354名受试者)中,乙酰唑胺增加了发生针刺痛的风险。未报告有HAPE或HACE的发生。总体而言,关于各种干预措施安全性的信息有限,意味着它们的安全性仍不明确。

证据的质量

证据质量低或者很低。我们无法获取我们已经确定纳入的一些研究的全文,这影响了研究中纳入的研究数量。许多研究的受试者数量很少;那么对于某些结局而言,几乎没有事件发生意味着任何的发现都是不确定的。需要进行额外的研究来阐明降低高原疾病的各种策略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结论: 

本Cochrane系统综述是该系列三项中的最后一项,为临床医生和其他相关组织提供有关如何预防高原病的相关信息。对非药物和其他干预措施的评价表明,与这些预防策略的有效性相关的证据是不一致的,甚至是相互矛盾的。由于缺乏评价,这些干预措施的安全性仍然是一个不明确的问题。总的来说,考虑到证据质量(低至极低),该类证据的相对缺乏以及该系列的三项综述的待分类研究数量(等待分类或正在进行的30项研究),证据是有限的。有必要开展其他研究,特别是与替代品相比较的研究( 例如乙酰唑胺),以支持或辩驳本综述中评价的策略。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高原疾病(high altitude illness, HAI)是一个用于描述在人处于海拔2500米以上(约8200英尺)时可能出现的一系列脑部或肺部综合征的专业术语。根据报告,急性高原病(Acute mountain sickness, AMS),高原脑水肿 (high altitude cerebral oedema, HACE)和高原肺水肿 (high altitude pulmonary oedema, HAPE)是与海拔提高相关的潜在医学问题。在第三次进行的关于高原疾病预防策略的综述中,我们评价了其他干预措施和非药物干预的有效性。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对在任何背景下有高原疾病的高风险患病人群采取其他干预措施和非药物干预措施,以预防急性高原疾病并评价其临床有效性和不良事件。

检索策略: 

我们对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LILACS和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 WHO ICTRP)进行了检索,检索截至到2019年1月。我们采用了MEDLINE检索策略来检索其他数据库。我们使用了索引词和自由词术语结合进行检索。我们浏览了纳入试验的参考文献列表与引用文章,以及为进一步参考其他试验而确定的任何相关的系统综述。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在任何背景下应用非药物和其他干预措施用于预防急性高原疾病进行的随机对照试验,包括预先采取措施和非药物补充剂的管理。我们纳入了对于高原疾病(AMS或HACE或HAPE或兼而有之)有较高风险患病人群作为受试者的试验。有无高原病史的受试者都可以纳入。我们没有对年龄和性别进行限制。我们纳入了在海拔升高之前就使用相关药物的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程序进行资料提取和分析。

主要结果: 

本综述共纳入了20项研究(1406名受试者,21篇参考文献)。三十项研究(14项正在进行,16项待定分类(等待))将在未来更新的三篇综述中考虑纳入。我们将本综述的主要结局的结果(患急性高原症的风险)按照评价的干预措施的主要结局的分组进行报告。

第1组.气候适应前和其他基于压力的措施

使用模拟高度或远程缺血预处理(simulated altitude or remote ischaemic preconditioning, RIPC)可能无法改善高海拔时产生急性高山症的风险,但这种影响尚不确定(模拟高度:RR=1.18, 95%CI [0.82, 1.71]; I²=0%; 3项试验,14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远程缺血预处理:RR=3.0, 95%CI [ 0.69, 13.12]; 1项试验,4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我们发现使用呼气末正压(positive end-expiratory pressure, PEEP)来改善这一风险的证据,但该资料来自交叉试验,受试者数量有限(OR =3.67, 95%CI [1.38, 9.76];1项试验,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通过这些,我们发现缺乏关于这些干预措施导致不良事件风险的证据。

第2组.补充剂和维生素

补充抗氧化剂,甲羟孕酮,铁或红景天可能无法改善暴露于高海拔地区的急性高原症的风险,但这种影响尚不确定(抗氧化剂:RR=0.58, 95%CI [0.32, 1.03];1项试验,1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甲羟孕酮:RR=0.71, 95%CI [ 0.48,1.05];I²=0%;2项试验,3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铁:RR=0.65, 95%CI [0.38, 1.11];I²= 0%;2项试验,6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红景天:RR=1.00, 95%CI [0.78, 1.29];1项试验,12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我们发现了使用促红细胞生成素改善这种风险的证据,但这些资料来自一项有偏倚风险和不精确风险的试验中(RR=0.41, 95%CI [0.20, 0.84]; 1项试验,39名受试者;极低质量的证据)。关于银杏叶提取物的使用,由于纳入的研究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异质性,我们没有对AMS的RR进行合并评价(I²=65%)。单项研究的风险比是相互矛盾的(从0.05到1.03;低质量证据)。通过这些,我们发现缺乏关于这些干预措施导致不良事件风险的证据。

第3组.其它比较类型

我们发现银杏叶与乙酰唑胺比较时产生AMS风险的异质性证据(I²=63%)。单项研究的风险比相互矛盾(风险比从0.11 (95%CI [0.01, 1.86])到2.97 (95%CI [1.70, 5.21]);低质量证据)。我们发现银杏叶与乙酰唑胺一起服用时有效的证据,但这一资料来源于一项有偏倚风险的试验(与单独的银杏相比:RR=0.43, 95%CI [ 0.26, 0.71];1项试验,31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与单独使用甲羟孕酮或乙酰唑胺相比,给予甲羟孕酮加乙酰唑胺并未改善产生急性高山症的风险(RR=1.33, 95%CI [ 0.50, 3.55] ; 1项试验,1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通过这些,我们发现缺乏关于这些干预措施导致不良事件风险的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申晨;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