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与儿童不明原因瘙痒(痒)症的治疗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想研究成人与儿童身上未知原因引起的慢性(持续至少6周)瘙痒(痒)症的治疗效果。我们评价所有的治疗措施,只要它们之间有相互对照,安慰剂(相似但无效的治疗)、假性治疗组、无治疗组(或等同的,如等待治疗名单)。我们对由患者或患儿家长报告的瘙痒强度及安全性评价尤其感兴趣。

研究背景

瘙痒,或者痒,是一种引起抓挠的难受的感觉。它可能是皮肤疾病或身体其他部位疾病所引起的。我们检索医学文献,以确定用于治疗未知原因的瘙痒的药物和非药物疗法(例如光疗)的效果。检索截止日期至2019年7月。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一项研究(含257名受试者),它研究了一种名血清素的药物,在三种不同剂量(5毫克、1毫克和0.25毫克,每日口服,一天一次,疗程为6周)作用下治疗慢性瘙痒的安全性与有效性,而对比安慰剂组的慢性瘙痒更为严重(受试者在视觉模拟刻度 (VAS)上得分为 7 厘米或更高)。受试者的年龄从18岁到65岁不等;当中60.6%的受试者是女性;55%的受试者的瘙痒诱因不明;另约45%的受试者有皮肤病诊断(其中特发性皮炎/湿疹37.3%,银屑病6.7%,痤疮3.6%)。一家制药公司资助了此项研究,该研究在美国的25个中心(临床试验研究中心和大学)进行。研究一共持续10周(6周的疗程加上4周治疗结束后的随访)。

我们评价的主要治疗包括润肤霜,冷却乳液,局部皮质类固醇(一种类固醇激素)或抗抑郁药,全身抗组胺药(用于缓解过敏症状的药物)或抗抑郁药、抗惊厥药(抗癫痫药物)和光疗等,但并未发现符合标准的研究。

主要结局

对比安慰剂组,试验组受试者在接受0.25mg、5mg和1mg的剂量血清剂量下,其瘙痒强度更可能降低(低质量证据)。然而,可能的结果表明对于1毫克和0.25毫克的血清剂,两组的疗效并无多大的差别。

由于极低质量证据,我们不能确定(三种不同剂量)血清剂对于副作用、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睡眠障碍方面的疗效。

据报道最常见的副作用是嗜睡、腹泻、头痛和上呼吸道感染等。

在整个研究中除了监测不良事件外,所有结局指标在治疗结束时(基线为六周)都进行了测量。

纳入的研究没有报道该药物对于患者抑郁程度与满意度的作用。

证据的质量

患者报告的瘙痒强度的证据质量低,因为45%的受试者患有可识别的皮肤疾病,55%的受试者患有原因不明的瘙痒。此外,参与研究的受试者数量少,结局很少,或是结果不准确或无意义,因此,研究存在随机误差的风险。

由于考虑到这些结局的测量不是预先设定的,因此不良事件、生活质量、睡眠障碍这三种结局指标的证据质量极低。另外,对于睡眠障碍的结局,没有信息来评价因缺失数据产生的偏倚。

作者结论: 

我们缺乏证据解决本系统综述问题:对于我们感兴趣的干预措施,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研究。神经激肽-1受体(NK1R)血清拮抗剂是我们可以评价的唯一干预治疗措施。一项研究提供低质量证据,表明与安慰剂相比,血清素可缓解瘙痒程度。由于证据质量非常低,我们不确定血清对其他结局的影响。

我们需要重点关注有关CPUO 患者的大样本研究。在选择当前用于这种情况的主要干预措施时,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患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可能不得不依赖与其他形式的慢性瘙痒相关的间接证据。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瘙痒是导致抓挠的一种感觉,8%至15%的患者病因不明。在具有一般瘙痒的个体中,不明原因的慢性瘙痒(CPUO)的患病率在3.6%至44.5%之间,老年人患病率最高。当我们知道瘙痒的原因时,如果针对病因治疗,则其治疗可能很直接。CPUO 因为对其生理、病理不清楚,多以治疗尤其困难。

研究目的: 

为了评价成人与儿童的CPUO 的干预效应。

检索策略: 

我们的检索截至2019年7月:Cochrane 皮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kin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ENTRAL、MEDLINE、Embase 和试验注册库。我们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以进一步检索相关但未被纳入的试验。

纳入排除标准: 

按照第六届国际瘙痒症研究论坛 (IFSI)第六类(“原因不明的慢性瘙痒或原因不明的其他瘙痒”)中的定义,我们检索成人和儿童中关于CPUO 干预治疗的研究,包括随机对照试验和半随机对照试验。符合纳入标准的干预措施是非药物或局部/全身性药物干预措施,符合纳入标准的对照是另一种有效治疗、安慰剂、假性治疗、无治疗或类似的治疗(如等待治疗)。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 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进行系统评价。主要结局是“患者或患儿父母报告的瘙痒强度”和“不良事件”。次要结局是“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睡眠障碍”、"抑郁程度"和"患者满意度"。我们采用GRADE 方法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没有发现感兴趣的主要干预措施的证据:包括润肤霜、冷却乳液、局部皮质类固醇、局部抗抑郁药、全身抗组胺药、全身抗抑郁药、全身抗惊厥药和光疗等。

本研究纳入一项研究涉及257名随机入组(最终253名被统计分析)的受试者,年龄在18至65岁之间,其中60.6%是女性。本研究观察了与严重慢性瘙痒使用安慰剂相比,口服血清素的三种不同剂量(5毫克、1毫克和0.25毫克,每天一次,疗程六周)干预下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美国的25个中心(临床研究中心和大学)参与研究。除在整个研究中监测不良事件外,所有结局在治疗结束时(基线为六周)进行评价。一家制药公司资助了本研究。

受试者的年龄从18岁到65岁不等;当中60.6%的受试者是女性;55%的受试者的瘙痒诱因不明;另约45%的受试者有明确皮肤病诊断(其中特发性皮炎/湿疹37.3%,银屑病6.7%,痤疮3.6%)。我们未能成功从研究作者的受试者亚组中获得CPUO患者的结局资料。受试者至少有长达6周的瘙痒症状。研究总时长为10周。

对比安慰剂组,接受5mg 血清剂的试验组在视觉模拟量表(VAS, VAS分数的减少表示改善)患者报告的瘙痒程度缓解率可能更高(126 人,危险比(RR=2.06, 95% CI [1.27, 3.35];低质量证据)。由于证据质量极低,我们不能依据下列结局判断5毫克血清疗法的疗效优于安慰剂组:不良事件(127人;(RR=1.48, 95% CI [ 0.87, 2.50]); 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DLQI; 根据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数衡量,较高的分数表示损害更大; 127人;均差(MD= -4.20, 95% CI [-11.68, 3.28]);睡眠障碍(PSSQ-I,由匹兹堡睡眠症状-失眠进行问卷测量,一种二分法测量措施;128人;(RR=0.49, 95% CI [0.24, 1.01])。

对比安慰剂组,接受1mg 血清剂的试验组在VAS测量评价中瘙痒程度缓解率可能更高,但95% CI 提示组之间可能没有太明显差异(126 人;RR=1.50, 95% CI [ 0.89, 2.54];低质量证据)。由于证据质量低,我们不能依据下列结局判断1毫克血清疗法的疗效优于安慰剂组:不良事件(128人;RR=1.45, 95% CI [ 0.86, 2.47]);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DLQI; 128人;MD=-6.90, 95% CI [ -14.38, 0.58]);睡眠障碍(PSSQ-I;128人;RR=0.38, 95% CI [0.17, 0.84])。

接受0.25mg 血清剂的试验组在VAS 测量评价中瘙痒程度缓解率可能比安慰剂组更高,但95% CI 提示组之间可能没有太明显差异(127 人;RR=1.66, 95% CI [ 1.00, 2.77];低质量证据)。由于证据质量低,我们不能依据下列结局判断0.25毫克血清疗法的疗效由于安慰剂组:不良事件(127人;RR=1.29, 95% CI [ 0.75, 2.24]);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DLQI; 127人;MD=-5.70, 95% CI [ -13.18, 1.78]);睡眠障碍(PSSQ-I;127人;RR=0.60, 95% CI [0.31, 1.17])。

最常报道的不良事件主要是嗜睡、腹泻、头痛、鼻咽炎等。

我们纳入的研究并没有评价患者的抑郁程度或疗效满意度。

由于间接性(只有55%的受试者患有CPUO )和不精确性,我们降低了所有结局的证据级别。由于担心在选择性报告结局时存在偏倚风险,以及由于缺少结局数据(仅限睡眠障碍)而存在偏倚风险,我们进一步降低了除患者报告的瘙痒程度结局外的证据等级。我们认为这些研究的偏倚风险普遍较低。

翻译备注: 

译者:陈嘉琪(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5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