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刺治疗髋关节骨关节炎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Cochrane 综述的目的是探悉针刺治疗是否能改善髋关节骨关节炎患者的疼痛和功能。我们搜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研究,以回答这个问题,共找到6项相关研究,共涉及413人。

关键信息

髋关节骨关节炎患者, 近8周:

-针刺治疗 vs 假针刺, 或许在疼痛或功能改善方面疗效甚微或无效。

-针刺+医生常规基础治疗 vs 单独医生常规基础治疗,可能改善疼痛和功能。

-我们不确定针刺治疗 vs 针刺治疗+功能锻炼/非甾体消炎药,是否能改善疼痛和功能。

-我们不确定针刺治疗+健康教育 vs 单独健康教育,是否能改善疼痛或功能。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骨关节炎 (OA, Osteoarthritis) 是关节疾病,髋关节是第二个最常见的受影响关节。一些常用于治疗髋关节OA的药物有发生副作用的风险。因此,评价非药物治疗(如针刺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很重要。根据传统针刺理论, 通过插入细针刺激身体中适当的穴位, 可以减轻疼痛或改善功能。

临床试验中, 假针刺是真实针刺治疗的安慰剂。假针刺,患者认为他或她正在接受真正的针刺, 但针头要么不穿透皮肤要么没有针刺正确的穴位, 或两者兼而有之。假针刺对照的目的是确定针刺治疗的有效性是由于患者的信任,还是针刺治疗特定的生物学效应。然而, 假针刺尚存在争议。有人认为, 某些类型的假针刺可能产生类似于真实针刺的效果。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检索截止2018年3月发表的所有相关试验后, 我们共发现6项试验符合纳入标准,共涉及413人。所有试验以老年人为主, 平均年龄61-67 岁, 髋关节OA 平均疼痛持续时间2-8 年。大约2/3 受试者是妇女。

纳入的两项试验比较了针刺与假针刺治疗。这两项试验规模较小, 但设计良好, 方法学质量较高。假针刺对照干预被认为是可信的, 但每项试验的假针刺干预也被认为具有针刺特异性弱的风险。这是由于假针刺干预在两项试验中有所不同,一项试验在正确的穴位没有穿透皮肤, 而另一项试验没有针刺正确的穴位。这两项试验 meta 分析给出了中等质量证据,提示针刺治疗相对于假针刺,在减轻疼痛或改善功能方面疗效甚微或无效。接受针刺治疗受试者与假针刺受试者相比,在疼痛和功能结局方面仅轻微而非显著改善 (0-100评分,每项提高2分)。由于该研究样本量小, 置信区间包括针刺治疗中等获益的可能性,也包含针刺无效的可能性。无法评估生活质量的合并效应。

一项非盲试验提供了低质量证据,即针刺作为医生常规基础治疗的补充,与生命质量中的三种维度获益有关,包括躯体疼痛、生理机能和生理职能获益;与生命质量中的精神健康维度无关。然而,在接受额外针灸的试验参与者中,这些益处的报告可能至少部分地归因于他们对益处的预先期望,或者他们倾向于被随机化分配到针刺组。 其他三项非盲试验证据不确定。

两项试验报告了针刺治疗可能的副作用,包括轻微瘀血和针刺部位出血。四项试验报告了不良事件, 没有试验报告针刺治疗有任何严重不良事件。没有试验报告关节影像学改变。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8年3月18日发表的研究。

结论: 

针刺相对于假针刺治疗髋关节骨关节炎患者, 在减轻疼痛或改善功能方面疗效甚微或无效。由于该研究样本量小,置信区间既包含了针刺治疗中等获益也包含了无效的可能性。一项非盲试验发现,针刺加医生常规基础治疗,与疼痛和功能改善的获益有关。然而,这些报告的获益可能部分归因于RCT受试者对针刺的益处有预先的期望。与针刺治疗有关的可能副作用是轻微的。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髋关节骨关节炎 (OA) 是疼痛和功能受限的主要原因。很少有研究评估髋关节 OA 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针刺是一种传统中医疗法, 通过在身体特定部位针刺来治疗疾病。

目的: 

评估针刺对髋关节 OA 患者获益及危害。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8年3月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MEDLINE 和 Embase的相关文献。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比较针刺与假针刺/ 其他有效治疗方案 / 空白组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以及评估针刺作为补充治疗的RCTs。主要结局是短期疼痛和功能状态 (即在随机分组后< 3个月) 和不良事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程序。

主要结果: 

纳入六项RCTs,包含223名受试者。四项RCTs只纳入髋关节OA患者, 两项纳入了髋关节和膝关节 OA患者。所有RCTs以老年人为主, 平均年龄61-67 岁, 髋关节OA 平均疼痛持续时间2-8 年。大约2/3 受试者是妇女。两项RCTs使用盲法比较了针刺与假针刺治疗,其他四项RCTs未采用盲法。所有结局均在短期内进行评估 (即随机化后四至九周)。

两项RCTs比较了针刺与假针刺治疗,但每项试验的假针刺干预也被认为具有针刺特异性弱的风险。这是由于假针刺干预在两项试验中有所不同,一项试验在正确的穴位没有穿透皮肤,而另一项试验没有针刺正确的穴位。这两项假针刺对照RCTs,所有结局的偏倚风险都很低。

合并分析这两项假针刺对照RCTs得出了中等质量证据,提示真实针刺治疗相对于假针刺,在减轻疼痛或改善功能方面疗效甚微或无效。由于研究样本量小, 置信区间既包含中等获益的可能性, 也包含针刺无效的可能性 (120 名受试者; SMD(标准化均值)=-0.13,95%CI= -0.49 ~ 0.22;100分评分制,针刺较假针刺改善2.1分 (即绝对百分比变化为-2.1% (95% CI=-7.9% ~ 3.6%);相对百分比变化为-4.1% (95% CI-15.6% ~ 7.0%))。功能评估相似 (120 名受试者,SMD=-0.15, (95% CI=-0.51 ~ 0.21))。无法对两项假针刺对照试验的生活质量进行合并效应评估。

另外四项非盲RCTs比较了针刺和其他四种不同的治疗方案。

低质量RCTs证据表明, 针刺治疗加常规基础治疗与单独常规基础治疗相比,有显著统计学差异和临床相关获益,分别表现在疼痛(1项RCT,137 名受试者;平均百分比差异=-22.9% (95%CI=-29.2% ~ -16.6%),相对百分比差异=-46.5% (95%CI-=59.3% ~ -33.7%) 和功能方面 (平均百分比差异=-19.0% (95%CI=-24.41% ~ -13.59%),相对百分比差异=-38.6% (95% CI=-49.6% ~ -27.6%))。针刺治疗对患者生命质量的精神健康维度没有显著统计学差异,对生理机能有较小获益。

针刺治疗与针刺+加强功能锻炼/非甾体抗炎相比,疗效不确定。

我们也不确定针刺治疗加健康教育与单独健康教育比较,是否能改善疼痛、功能和生活质量。

总体来说,四项比较有效性的RCTs提供的证据质量为低或很低,主要由于非盲法和样本量小,可能导致患者报告的结局存在潜在偏倚。

四项RCTs报告了安全性。两项RCTs报告了针刺治疗的轻微副作用, 主要是轻微瘀血和针刺部位的出血、疼痛。四项RCTs报告了不良事件,没有针刺治疗引起任何严重不良事件的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于小勇(陕西省中医医院),审校:李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6月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