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动脉栓塞术治疗男性良性前列腺增生患者下尿路阻塞症状

系统综述问题

减少流向前列腺的血液(即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对男性因前列腺肥大导致的症状有什么影响?

研究背景

前列腺肥大可能导致排尿困难,如尿流速变慢或需要经常在白天或晚上排尿。这可以通过药物或不同类型的手术来治疗。一种主要的手术方法叫做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这需要通过阴茎进入尿道并移除前列腺组织。前列腺动脉栓塞术是另一种通过阻断前列腺部分血流的治疗方法。我们实施这项研究是为了比较前列腺动脉栓塞术与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以及其他方法在治疗男性前列腺肥大中的效果。

研究特征

我们找到了8项比较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和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的研究。在8项研究中,其中有6项随机试验,采用随机方式决定人们进入哪一组。在另外2项研究中,由病人自己和医生共同决定。我们还纳入了1项比较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和假手术的研究(人们相信他们接受了治疗,但实际上他们没有)。我们没有找到将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和其他非TURP治疗方式进行比较的证据。

主要结果

前列腺动脉栓塞术与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的比较

根据12个月的随访(短期),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和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在缓解症状方面有同样的效果。男性的生活质量也可能得到同样的改善。但我们对主要不良影响的差异非常不确定。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可能会增加因同样问题而进行再次治疗的需要。我们非常不确定这两种手术方式对勃起问题的影响是否差别,但是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可以减少射精问题。

根据13至24个月的随访(长期),我们非常不确定前列腺动脉栓塞术与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对尿路症状的影响。对生活质量的影响可能是相似的。我们也非常不确定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对主要不良影响的效果。前列腺动脉栓塞术可能增加其他治疗的需要。没有证据证明这两种手术方式在勃起功能和射精障碍方面的影响存在差异。

证据 质量

所有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均为低或极低。这意味着真正的效果可能与本综述所显示的非常不同。为了更好地进行前列腺动脉栓塞术与其他治疗方法的比较,需要进行更大规模、更长的随访研究。

作者结论: 

在12个月(短期随访)中, PAE和TURP在对泌尿道症状改善和生活质量方面影响作用相似。虽然我们对主要不良事件的影响非常不确定,但PAE可能会增加再治率。我们不确定这两种手术方式对勃起功能的影响,但PAE可能可以减少射精障碍。长期来看(随访13至24个月),我们无法比较出这两种手术方式在改善泌尿道症状评分方面的影响,但对生活质量的影响是相似的。同样我们对主要不良事件的影响非常不确定,但PAE可能会增加再治率。尚未发现它们在勃起功能和射精障碍方面的影响有差异。本综述提供主要结局的都是低质量证据或极低质量证据,表明我们对所报告的效应值信心不足,同时这一主题应该在未来进行更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多种微创治疗可作为经尿道前列腺切除术(transurethral resection of the prostate, TURP)的替代方案,用于治疗男性良性前列腺增生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BPH)的下尿路症状(lower urinary tract symptoms, LUTS)。前列腺动脉栓塞术(Prostatic arterial embolization, PAE)是一种较新的微创治疗方法。

研究目的: 

评估PAE与其他治疗方法相比在治疗男性BPH中LUTS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截至2020年9月25日,我们全面检索了多个数据库(Cochrane图书馆、MEDLINE、Embase、LILACS、Scopus、Web of Science和谷歌学术)、试验注册库、其他灰色文献来源和不受出版语言或出版状态限制的会议记录。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将PAE与TURP或其他手术对比的平行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和非随机研究(non-randomized studies, NRS,局限于并行对照组的前瞻性队列研究),均为年龄超过40岁的因BPH出现LUTS的男性。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分别根据纳入或排除标准独立筛选研究,并从纳入的研究中提取资料。我们采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统计分析,并用Cochrane干预性系统综述手册进行评价。我们使用GRADE指南对RCTs和NRSs进行证据质量分级。

主要结果: 

我们根据数据建立了两个比较组:PAE与TURP(6项RCTs和2项NRSs)、PAE与假手术(1项RCT)。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为66岁,国际前列腺症状评分为22.8,前列腺体积为72.8mL。本研究主要集中于PAE与TURP的比较。

PAE和TURP对比

我们纳入了短期随访(最长12个月)的6项RCTs和2项NRSs,和长期随访(13-24个月)的1项RCT。

短期随访: 基于RCT证据,用国际前列腺症状评分(International Prostatic Symptom Score, IPSS)对其泌尿道症状在0-35分范围内进行测评,得分越高表明症状越严重,结果显示PAE和TURP在对泌尿道症状的改善上几乎没有差异(MD=1.55, 95% CI [-0.40, 3.50];369名受试者;6项RCTs; I2=75%;低质量证据)。用IPSS对其生活质量问题在0-6分的范围内测评,得分越高表明在PAE或TURP术后的生活质量越差,结果显示这两种手术方式在术后生活质量方面几乎没有差异(MD=0.16, 95% CI [-0.37, 0.68];309名受试者;5项RCTs; I2=56%;低质量证据)。然而我们尚不能确定PAE对主要不良事件的影响(RR=0.71, 95% CI [0.16, 3.10];250名受试者;4项RCTs; I2=26%;极低质量证据),但PAE可能增加再治疗率(RR=3.64, 95% CI [1.02, 12.98];204名受试者;3项RCTs; I2= 0%;低质量证据)。与TURP组中每1000名男性中有18例需要再治疗相比,PAE组中平均每1000名男性中多出47例 (多于0 ~ 214例)需要再治疗。

用国际勃起功能评分表5在1-25的范围内对勃起功能进行测评,得分越高表明勃起功能越好,但我们很不确定它们对勃起功能影响的差异(MD=-0.03, 95% CI [-6.35, 6.29];129名受试者;2项RCTs; I2=78%;极低质量证据)。NRS证据在这方面产生了类似的结果。从NRS的证据来看,PAE可能可以减少射精障碍的发生(RR=0.51, 95% CI [0.35, 0.73];260名受试者;1项NRS;低质量证据)。

长期随访:基于RCT证据,我们非常不确定PAE和TURP对泌尿道症状的影响是否有差异(MD=0.30, 95% CI [-3.17, 3.77];95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两种手术方式对生活质量的影响可能相似(MD=0.20, 95% CI [-0.49, 0.89];9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同时,我们也很不确定它们对重大不良事件的影响(RR=1.96, 95% CI [0.63, 6.13];107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尚未发现它们在勃起功能和射精障碍方面的影响有差异。NRS证据显示,PAE可能增加再治疗率(RR=1.51, 95% CI [0.43, 5.29];30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在TURP组中,每1000名男性中有56例需要再治疗。而在PAE组中平均每1000名男性中多出143例需要再治疗(多于25~430例)。

翻译笔记: 

译者:陈影(武汉大学),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2年1月5日。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