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与学校携手合作

研究背景

在学校成绩好的孩子有关心他们学习的监护人,他们尽自己所能鼓励孩子阅读和解决问题。生活在支持性社区的监护人,往往比那些更孤立的人更容易提供这种养育方式。家庭与学校携手合作(Families and Schools Together)——被称为FAST——是一个旨在帮助父母促进孩子在学校取得好成绩的项目。其目的在于通过改善家庭与学校之间的关系,加强对家庭的支持,以及解决贫困,心理疾病和物质滥用等问题,来解决阻碍父母向子女提供所需支持的问题。针对不同年龄儿童的家庭已开发了五种不同版本的FAST。

系统综述问题

家庭与学校携手合作(FAST)项目是否改善了儿童及其家庭的结局?

研究特征

我们发现了10项随机对照研究(这些研究通过类似于抛硬币的方法将学校分配到接受FAST干预组或不干预组),总共9000多名儿童及其家庭参与。

其中9项研究在美国进行,由美国联邦政府的机构资助。一项研究在英国进行。儿童的年龄从5岁到9岁不等,且大多数美国儿童都来自少数族裔。男孩和女孩的比例大致相同。在大多数研究中,FAST是放学后在学校提供的,但在一些研究中FAST是在校外提供的(例如社区中心)。这些试验持续了大约8周,通常评价与没有额外干预相比,FAST的效果。证据检索目前截至2018年12月。

研究结果

Meta 分析是一种将多个研究的数据整合起来,得到一个更可靠结论的统计方法。我们利用9项研究的数据进行了Meta 分析,测量了FAST 对5至8岁儿童的影响。尽管单个研究报告过一些阳性结果,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参与FAST 项目对儿童学业成绩,父母物质滥用或父母压力等主要结局有重要改善。没有研究测量儿童的不良结局。此外,几乎没有证据表明FAST 使儿童行为或家庭关系得到重要改善。

证据质量

对于主要的综述结局指标,我们评估纳入研究的证据质量为中等或低等。证据的主要局限在于未能将所有家庭纳入结果分析(失访偏倚)和试验家庭的招募可能存在偏倚。

结论

有关FAST干预效果的证据质量为中等和低等,且该证据表明FAST 对学生及其家庭并没有带来重要的效益。

结论: 

基于这些结果,很难支持FAST干预与儿童及其家长的重要积极结局相关的断言。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父母和监护人对孩子从出生、上学阶段到成年的学习和发展都有着重要的影响。父母对教育的贡献包括提供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提供智力刺激,传播社会规范和价值观,通过培养读写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来塑造儿童的适应力,并且鼓励儿童的个人和社会抱负。正规教育的提供者越来越认识到,在塑造儿童的教育、健康和生活经历方面,父母、监护人、大家庭以及同龄人和环境扮演着主要角色。

目的: 

评估家庭与学校携手合作(Families and Schools Together, FAST)项目对于改善儿童及其家庭结局的效果。

检索策略: 

2018年10月至12月,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PsyclNFO,以及另外11个数据库和3个试验注册库。我们手工检索了纳入研究和相关报告及综述的参考文献目录,联系了项目开发者和独立研究者,并且还检索了相关网站来确定其他符合条件的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和准RCTs,评价与候补名单、常规或替代服务,或者无干预措施相比,FAST 对儿童(年龄从出生到完成义务教育)及其家庭结局的影响。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至少两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评估了检索获得记录的相关性。一名综述作者(JV)与另一名独立的综述作者(AF,DK 或SL)从纳入研究中提取资料。综述作者互相协商以解决分歧。我们使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meta 分析。我们以标准均数差(standardized mean difference, SMDs)及其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s)表示结果,因为所有结局都是连续的。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估了每个结局指标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0项完整的随机对照试验,其中大多数是相对较新的(2007年或者之后),并且是在至少有干预开发者或FAST 组织参与下实施。10项试验中有9项来自于美国,另一项来自于英国。受试儿童年龄小(5至9岁,平均年龄约6岁),因此尽管在报告中没有这样命名,但评估由有时被称为“儿童FAST ”(Kids FAST )和有时被称为“初级FAST ”(Elementary Level FAST)的内容组成。在美国的研究中,至少62%的受试者是少数族裔(最常见的是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FAST通常是放学后在学校开展。试验大约持续8周,通常考察相对于没有额外干预,FAST 的干预效果。大多数研究由美国联邦政府的机构资助。对于主要的综述结局指标,我们评估纳入研究的证据质量为中等或低等。证据的主要局限在于未能将所有家庭纳入结果分析(失访偏倚)和试验家庭的招募可能存在偏倚。

我们将9000多名儿童及其家庭纳入了至少一个meta 分析。以下结果是关于长期追踪数据的meta分析。

主要结局

四项研究(约6276名儿童)评估了儿童在长期随访期间的学校表现。其效应值非常小,且从个体角度来看,置信区间没有包括可能具有重要积极或消极影响的效应(SMD = - 0.02, 95%CI [ - 0.01, 0.08] )。我们评估这一结局的证据质量为中等。没有研究评估儿童不良事件,父母物质滥用或父母压力。

次要结局

父母报告的儿童内化行为(SMD = - 0.03, 95%CI [ - 0.11, 0.08];四项随机对照试验,约908名儿童;低质量证据)和家庭关系(SMD = 0.08, 95% CI [ - 0.03, 0.19];四项随机对照试验,约2569名儿童;中等质量证据)也得出置信区间未包含可能有重要的积极或消极影响的效应。

然而,父母报告的儿童外化行为其置信区间确实包含了可能足够大而且重要的影响(SMD = - 0.19, 95%CI [ - 0.32, - 0.05];四项随机对照试验,约754名儿童;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周诗梦;审校:刘琴。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9月1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