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学龄儿童口腔健康的校内牙科筛查计划

本综述的目的何在 ?

本Cochrane综述的目的是了解学校牙科筛查是否能改善儿童的口腔健康;如果可以改善,那将是最好的筛查方法。为解答这个问题,我们找到了7项相关研究。本综述是对2017年12月第一次发表的初始系统综述的更新。

主要信息

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得出结论,即传统的学校牙齿筛查在提高牙科护理方面是否有作用。学校的牙科筛查计划,包括个性化推荐信或其他激励因素,可能会在短期内提高牙科护理率(随访3个月至2年)。基于特定标准的筛查可能比不进行筛查要好。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儿童牙科护理的改善是否会改善他们的口腔健康。我们仍然需要进行高质量的研究,以衡量长期筛查对口腔健康的影响。

本综述研究了哪些内容?

口腔疾病,尤其是龋齿,影响着全世界的儿童。如果不加以控制,口腔健康可能会逐渐恶化,并对儿童的全身健康产生不利影响。它还在家庭和社区两个层面具有经济影响力。

学龄儿童的牙科检查是一项公共卫生措施,在学校内对学龄儿童进行口腔检查,然后通知家长学龄儿童的口腔情况和治疗需要。该计划旨在及早发现口腔健康问题,并促使家长在有需要时寻求治疗。这是否真的能改善儿童的口腔健康是本综述关注的问题。

本系统综述的主要结局是什么?

我们发现了7项相关研究,其中包括20192名儿童。英国开展了4项研究,印度开展了2项研究,还有1项在美国进行。这些研究中的儿童年龄在4到15岁之间。研究将在学校接受筛查的儿童与未接受口腔健康和牙医检查的儿童进行了比较。研究还比较了一种筛查和另一种筛查(例如,临床检查或推荐方法)的区别。

我们不确定传统的学校牙科检查是否能提高牙齿护理,因为我们评价的证据质量极低。

基于特定标准的筛查(例如未注册牙医)似乎比不进行筛查(低质量证据)更有效地提高牙科护理率,但基于特定标准的筛查与普通筛查(极低质量证据)可能没有区别。

给父母写一封个性化的推荐信似乎能提高孩子看牙医的次数(低质量证据)。

在健康教育和提供免费治疗的激励下进行筛查,似乎可以提高牙科护理率(低质量证据)。

从比较不同推荐信的试验来看,证据并不确凿:根据“自我调节常识性模型”(common sense model of self-regulation)这一理论模型,向那些在筛查过程中被发现需要治疗的孩子的父母发出推荐信,无论是否有牙科指南,并与传统推荐信相比(非常低质量证据)。

所有7项研究都在儿童接受筛查后随访了三到八个月。因此,我们不知道筛查的益处是否能持续一段时间。

我们没有发现涉及这些方案的成本效益或任何不利影响的试验。

本系统综述更新情况如何?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9年3月4日发表的文献。

结论: 

本综述中纳入的试验评价了筛查的短期效果。我们发现了非常低质量的证据,这不足以让我们得出结论,即传统的学校牙科筛查在提高牙科就诊率方面是否有作用。我们发现了一些低质量的证据,表明与不进行筛查相比,基于标准的筛查可能会提高牙科护理率。然而,与传统的筛查相比,没有证据表明牙科护理率有差异(极低质量证据)。

我们发现了一些低质量的证据来得出结论,与非特定的推荐信相比,个性化或特定的推荐信可能可以提高牙科护理率。我们还发现了一些低质量的证据,即与单独的筛查相比,筛查辅以激励措施(口腔健康教育和免费治疗)可以提高牙科护理率。对于需要治疗的儿童,我们发现了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对于基于“自我调节常识性模型(common-sense model of self-regulation)”的推荐信是否优于标准推荐信,这些证据并不具有决定性。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针对学校牙科检查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或评价其改善口腔健康效果的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学校牙科筛查是指在学校环境中对儿童口腔进行目视检查,然后让家长了解他们孩子目前的口腔健康状况和治疗需求。在学校进行筛检的目的是在出现症状之前早期发现,从而促进对儿童的预防和治疗性口腔卫生保健。本研究旨在评价学龄儿童牙科检查对改善口腔健康状况的效果。本综述是对2017年12月第一次发表的初始系统综述的更新。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学校牙科筛查计划对整体口腔健康状况及牙科服务使用情况的效果。

检索策略: 

Cochrane口腔健康小组的信息专家(Cochrane Oral Health’s Information Specialist)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口腔健康试验注册库(Cochrane Oral Health’s Trials Register,2019年3月4日)、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2019年3月4日)MEDLINE Ovid(1946年至2019年3月4日)和Embase Ovid(2016年9月15日至2019年3月4日)。同时检索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临床试验注册库(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库,以获取正在进行的相关试验。在检索电子数据库时,没有对语言或出版状况加以限制,然而,由于Cochrane集中检索项目(旨在识别所有临床试验并将其添加到CENTRAL), Embase的检索仅限于过去6个月。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评价学校牙科筛查与无干预或一种筛查与另一种筛查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整群或平行对照)。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程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7项试验(5项为整群随机试验),涉及20192名儿童,年龄在4至15岁之间。试验评价了至少3至8个月的随访。英国开展了4项研究,印度开展了2项研究,还有1项在美国进行。我们评价2项临床试验为低偏倚风险,2项为高偏倚风险,3项为不明确偏倚风险。

这些试验都没有进行长期随访来确定学校牙科筛查的持久效果。

在这些项试验中,没有一项报告儿童患有未经治疗的龋齿或其他口腔疾病的比例。

4项试验评价了传统筛查与不筛查。我们对“看牙医”的结果进行了meta分析,发现一个具有高度异质性的不确定性结果。异质性部分来源于研究设计(3项为整群RCT和一项为个体水平RCT)的不同。由于不一致,我们将证据降级为“极低质量”,无法对这一比较得出结论。

2项整群RCT(均为四臂试验)评价了基于标准的筛查与不进行筛查的结果,并显示合并效应估计值为RR=1.07 (95%CI [0.99, 1.16]),表明筛查可能有好处(低质量证据)。当基于标准的筛查与传统筛查比较时,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差异(极低质量证据)(RR=1.01,95%CI [0.94, 1.08])。

在1项试验中,将一封个性化推荐信与一封非个性化推荐信进行比较。结果支持个性化推荐信,牙科服务的整体效果评估为RR=1.39(95% CI [1.09, 1.77]);而专科正畸医生服务的效果评估为RR=1.90 (95%CI [1.18, 3.06])(低质量证据)。

1项试验比较了筛查联合激励措施与单独筛查。在联合激励的筛查后,更有可能去看牙医,其效果估计为RR=3.08(95%CI [2.57, 3.71])(低质量证据)。

只有1项试验报告了儿童患龋齿的比例。本试验基于自我调节的常识性模型,评价了一份筛查后转诊信(解释人们如何理解和应对健康威胁的理论框架),无论是否有牙科信息指南,并与标准推荐信比较。研究结果并不具有决定性。由于存在偏倚、间接性和不精确性的高风险,我们认为证据的质量非常低。

翻译备注: 

原译者:楼蓉(东阳市人民医院);原审校:李静、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更新译者:刘雪寒;更新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