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食品、酒精和烟草制品的供应或者放置距离,以改变其消费选择和消费数量

不健康的食品、酒精和烟草制品消费模式是导致健康状况不佳的重要原因。改变这些产品供应(可供选择的范围或数量,或兼而有之)或改变这些产品与潜在消费者的接触距离(产品摆放的距离)可以帮助人们做出更健康的选择。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综述研究了改变食物(包括非酒精饮料)、酒精和烟草制品的供应或放置距离是否改变了人们对这些产品的选择(如购买)或消费。我们检索了随机对照试验(一种使用随机方法将受试者分配到两个或多个实验组中的研究)所提供的可用证据,并找到了24项在高收入国家进行的研究。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有6项研究涉及干预供应,其中4项研究改变了不健康选项与更健康选项的相对比例,2项研究改变了可选项的绝对数量。综合多项研究结果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减少某一特定范围或食品类别的可选项数量会减少对这些食品的选择(154名受试者),并可能减少对这些产品的消费(150名受试者)。然而,这些效果的证据质量为低。

有18项研究涉及干预放置距离。大多数研究(14/18)改变了零食或饮料与受试者之间的距离,而4项研究改变了沿线的摆放顺序。1项研究发现,改变顺序减少了对食品的选择(41名受试者);且综合多项研究结果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将食品放在较远的地方会减少其消费(1098名受试者)。然而,这些效果的证据质量分别为极低和低。

关键信息

考虑到局限性,目前的证据仅表明,改变可供选择的食物数量或摆放位置,可以有意义地促进行为改变,从而有理由采取政策行动以促进食品环境的改变。然而,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真实世界研究,使这一结论更加可靠。

这篇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目前证据检索截至到2018年7月23日。

作者结论: 

目前的证据仅表明,改变可供选择的食品数量或摆放位置,可以有意义地促进行为改变,从而有理由采取政策行动以促进食品环境的改变。但由GRADE评估的证据质量是低或极低。为了对这些潜在的重要影响得出更可信和更普遍的结论,有必要在真实世界环境中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对更广泛的食品——以及酒精和烟草产品——进行持续干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食品、酒精和烟草制品的过度消费会增加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在商店、餐馆、工作成所和学校等人们可能选择或消费的场所,采取干预措施改变物理微环境的特点,是公共卫生政策和研究的兴趣所在。本综述涉及在此类环境中的两种干预措施:改变这些产品的供应情况(选择的范围和、或数量),或改变这些产品与潜在消费者的距离(摆放的位置)。

研究目的: 

1.评估改变食品(包括非酒精饮料)、酒精和烟草制品的供应或摆放距离对选择和消费的影响。

2.通过以下特征评估这些干预措施的影响程度:研究,干预措施和受试者。

检索策略: 

截至2018年7月23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PsycINFO和其他7个发表或灰色文献数据库、试验注册库和主要网站,随后进行了引文检索。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受试者组间(平行组)设计或受试者组内(交叉)设计的随机对照试验。合格的研究应比较至少两种不同程度的供应或放置距离对食品消费的影响,并包含一套衡量被布置产品的消费或选择情况的方法。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一种新型的半自动筛选工作流程,并采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流程来筛选符合标准的研究、提取资料、评估偏倚风险。 对干预供应和干预放置距离分别分析时,我们使用随机效应meta分析和meta回归模型合并结果,以估计总效应大小(效应值为标准化均值差 (SMD)),并研究总效应大小与所选定的研究、干预措施或受试者特征之间的关联。 我们采用GRADE评估每个结局的证据质量(可信度)。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4项研究,对其中大多数研究(20/24)的偏倚风险表示担忧。纳入的所有研究都对食物制品进行了调查,没有对烟酒或烟草进行调查的研究。大多数研究是在实验室环境中进行(14/24)、受试者为成年人(17/24)、并采用受试者组间(平行组)设计(19/24)。所有研究均在高收入国家进行,主要在美国(14/24)。

6项研究涉及供应的干预,其中2项改变了可选项的绝对数量,4项改变了不健康选项(与更健康选项)的相对比例。大多数研究(4/6)布置的是零食或饮料。在选择结局方面,对3项研究(n=154)中的3种比较进行meta分析发现,接触较少的选项会导致目标对食品的选择大幅减少:SMD=-1.13(95%置信区间(CI)-1.90到-0.37)(低质量证据)。在消费结局方面,对2项研究(n = 150)的3种比较进行meta分析发现,接触较少选项会导致对这些食品的消费适度减少,但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SMD=-0.55(95% CI -1.27到0.18)(低质量证据)。

有18项研究涉及放置距离的干预。大多数研究(14/18)改变了零食或饮料与受试者之间的距离,而4项研究改变了沿线的摆放顺序。在选择结局方面,只纳入了一项研究(n = 41),结果表示将食品放置较远处会导致其选择率适度下降:SMD=-0.65(95% CI -1.29到-0.01)(极低质量证据)。在消费结局方面,对12项研究(n = 1098)的15种比较进行meta分析发现,食品放在较远的地方会导致其消费适度减少:SMD=-0.60(95%CI -0.84到-0.36)(低质量证据)。meta回归分析表明,在以下情况中这种效果更好:产品放置的距离越远、只提供目标产品、受试者贫困程度低、研究处于高偏倚风险。

翻译备注: 

译者:张馨予,南京大学;审校:姜若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