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氮平对于预防和治疗成人癌症相关的恶心呕吐

背景

奥氮平已经被研究以便查看它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止吐药(止吐药),是否安全。癌症患者通常可能经历痛苦的恶心和呕吐,尽管目前已有药物,在化疗或放疗之前、期间和之后,以及在疾病的缓解阶段服用(当治疗的目的是缓解症状而不是治愈)。有些人即使接受标准的抗病药物治疗,在化疗中仍会感到恶心和呕吐。

近来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预防和治疗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研究了奥氮平预防和治疗癌症患者恶心呕吐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日期

我们在2017年9月进行了检索。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14项随机对照试验因为他们提供了最可靠的证据,共有1917名受试者,来自世界各地调查了口服奥氮平在治疗或预防恶心和呕吐方面的使用。

所有纳入的研究都使用奥氮平联合其他药物,通常是止吐药物(抗病药物)。九项研究比较奥氮平和安慰剂(一种没有治疗作用的物质)或没有治疗。其他研究比较奥氮平和其他止吐药

受试者有接受抗癌治疗吗?

十三项随机对照试验纳入了接受化疗的受试者。化疗是根据诱发恶心和呕吐的可能性分级的(即它是如何引起呕吐的)。在六项随机对照试验中,受试者接受高度致敏化疗或中度致敏化疗。在六项随机对照试验中,受试者只接受高度致敏化疗。一项随机对照试验没有说明受试者是否接受高度致敏化疗或中度致敏化疗。

没有随机对照试验纳入只接受放射治疗的受试者。一项试验包括接受化疗和放疗治疗癌症的受试者。一项试验纳入没有接受化疗或放疗的受试者。

研究资金来源

没有随机对照试验纳入只接受放射治疗的受试者。五项研究表明接受了癌症基金会、捐赠基金或大学的资助。九项研究没有发表关于资金的声明。

主要结果

50%接受奥氮平和标准治疗的患者在化疗期间可能不会恶心或呕吐,相比之下,接受标准治疗的患者只有25%。奥氮平可能使不必要的嗜睡更容易产生。我们不确定每天使用5毫克奥氮平而不是10毫克奥氮平是否能够减少困倦的可能性而不降低抗病效益。我们不能确定是否存在其他副作用或严重副作用的风险,因此意识到这些可能会发生是很重要的。有建议说使用奥氮平和标准疗法的患者可能会有更好的生活质量,相比于那些只使用标准疗法的患者,但我们对此非常不确定因为我们无法分析有关的数据。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明人们是否比不服用奥氮平更喜欢使用奥氮平。

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奥氮平是否与目前的其他抗病药物一样好、更差或更好。

证据的质量

我们用四种等级来评定证据的质量:非常低,低,中等,高。‘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是指我们对于结果非常不确定。‘高质量的证据’ 是指我们对于结果非常有信心。我们发现中度质量的证据表明奥氮平能减少总体恶心和呕吐,但是与安慰剂或没有治疗相比,奥氮平也增加不必要的嗜睡。有中度质量证据于患者偏好和低质量证据于不良事件证据。剩下的证据质量低或者很低。

系统综述的含义

奥氮平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抗晕药药。我们不确定哪种剂量最好,5毫克或10毫克,或者2.5毫克也许同样有效。然而,本系统综述只有关口服奥氮平的信息,没有任何关于注射奥氮平的信息。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告知实践。

结论: 

有中等质量的证据表明,与安慰剂或无治疗相比,口服奥氮平可能使患有实体瘤的成年人在化疗期间不恶心或呕吐的可能性从25%增加到50%。不确定是否增加严重的不良事件。它可能增加其他不良事件的可能性,可能增加嗜睡和疲劳。5毫克和10毫克的相对利益和危害是不确定的。

我们只鉴定了口服给药的随机对照试验。本系统综述的发现不能外推以提供任何可注射形式(静脉注射、肌肉注射或皮下)奥氮平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奥氮平作为止吐剂代表了抗精神病药物的新用途。癌症患者在接受化疗或放疗的同时,或在疾病的缓解阶段可能经历恶心和呕吐。

目的: 

评估奥氮平作为止吐药于防治和治疗成人癌症恶心和呕吐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和Embase已发表的资料到2017年9月20日,ClinicalTrials.gov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还未发表的试验。我们查阅了参考文献,并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和研究的作者们。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奥氮平对任何有或无辅助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用于预防或治疗或两者兼之于18岁或18岁以上癌症患者的恶心或呕吐,在任何环境,任何持续时间,每项治疗方案至少10名受试者。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了标准的Cochrane方法。我们使用GRADE来评估每个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我们提取没有恶心或呕吐和严重不良事件的频率的数据作为主要结局。我们提取了患者对治疗、其他不良事件、嗜睡和疲劳、受试者流失、恶心或呕吐的严重程度、突破性恶心和呕吐、抢救性止吐剂的使用以及恶心和呕吐在特定时间点作为次要结局的认知的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来自高、中、低收入国家的14项随机对照试验(1917名受试者),代表了超过24种不同的癌症。化疗引起恶心呕吐为十三例试验。口服奥氮平是在高或中催吐化疗(12项研究);放化疗(一项研究);或缓和(一项研究)期间给药。 八项研究有待分类,13项尚在进行中。

主要对照是奥氮平与安慰剂/ 无治疗。其他比较是奥氮平与NK1拮抗剂、促动力药、5-HT3拮抗剂或地塞米松。

除了一项研究,我们评估其他所有的研究的一个或多个偏倚风险领域为高风险。8项每个治疗臂只有少于50名受试者的随机对照试验,和10项有与致盲有关问题的随机对照试验被评估为存有偏倚的高风险。由于不精确性、不一致性和研究限制,我们降低了GRADE等级的评估。

奥氮平与安慰剂/无治疗

主要结局

奥氮平加在标准治疗可能使化疗期间无恶心或呕吐的可能性增加一倍,从25%到50%风险比(RR)1.98,95%置信区间1.59到2.47;561名受试者;3项研究;实体瘤;高度致敏化疗或中度致敏化疗治疗;中等质量的证据)。需要额外治疗的结果为5(95% CI为3.3到6.6)。

奥氮平是否增加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尚不确定(绝对风险差增加了0.7%,95%CI 0.2至5.2)(RR 2.46,95%CI 0.48至12.55;7项研究,889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次要结局

四项研究报告患者的治疗感知。一项研究(48名受试者)报告患者偏好没有差异。四项研究报告的生活质量但数据不足以进行荟萃分析。

奥氮平可能增加其他的不良事件(风险比 1.71,95% CI 0.99至2.96;332名受试者;4项研究;低质量证据),与没有治疗或安慰剂相比(风险比 2.33,95% CI 1.30至4.18;预期绝对风险增加了8.2%,95% CI 1.9至18.8;464名受试者;5项研究;适度的质量证据.奥氮平可能不影响受试者流失全因(风险比 0.99,95% CI 0.57至1.73;943名受试者;8项研究;I²=0%)。我们不确定奥氮平是否由于不良事件而增加受试者流失(RR 3.00,95%CI 0.13至70.16;422名受试者;6项研究)。没有名受试者退出应归于缺乏效力。

我们不确定奥氮平与安慰剂或无治疗相比是否减少了突破性恶心和呕吐(风险比 0.38,95% CI 0.10至1.47;501名受试者;2项研究;I²=54%)。没有研究报告50%的恶心或呕吐的严重程度的减少,使用救援止吐药,或受试者流失。

奥氮平治疗急性恶心或呕吐的疗效尚不明确。奥氮平可能减少延迟性恶心(风险比 1.71,95% CI 1.40至2.09;585名受试者;3项研究)和呕吐(风险比 1.28,95%CI 1.14至1.42;702名受试者;5项研究)。

亚组分析5毫克对10毫克

计划进行的亚组分析发现,目前不清楚5毫克是否与10毫克一样有效。没有足够的证据排除5毫克可能比10毫克带来更低的的嗜睡和疲劳的风险的可能性。

其他比较

一项研究(20名受试者)比较奥氮平与NK1拮抗剂。我们观察到任何报道的结局都没有差异。

一项研究(112名受试者)比较了奥氮平与促动力药(甲氧氯普胺),报告奥氮平 更能让受试者免于总体恶心(风险比 2.95,95%CI 1.73至5.02)和总呕吐(风险比 3.03,95%CI 1.78至5.14)。

一项研究(62名受试者)研究了奥氮平对5-HT3拮抗剂,报告奥氮平在48小时(风险比 1.82,95% CI 1.11至2.97)和24小时(风险比 1.36,95%CI 0.80至2.34)可提高50%或更高的减少恶心或呕吐的可能性。

一项研究(229名受试者)比较了奥氮平和地塞米松,报告奥氮平可减少总体恶心(风险比 1.73,95%CI 1.37至2.18)、总体呕吐(风险比 1.27,95%CI 1.10至1.48)、延迟恶心(风险比 1.66,95%CI 1.33至2.08)和延迟呕吐(风险比 1.25,95%CI 1.07至1.4)。5)。

翻译备注: 

译者:马来西亚 章玉洁;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