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或确诊心肌梗死的患者使用β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或不进行干预

研究背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2012年有740万人死于缺血性心脏病,占全球死亡人数的15%。在疑似或诊断为心脏病发作的患者中,使用β受体阻滞剂进行急性或亚急性治疗的作用取决于对所谓的β受体的抑制能力。这可能导致心脏对氧气的需求量减少。因此,β受体阻滞剂可能减少心脏病发作的并发症,也可能不会减少。

系统综述问题

本Cochrane系统综述旨在评估β受体阻滞剂在疑似或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心脏病发作)患者中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日期

我们检索了从建库之初到2019年6月的科学数据库。

研究特征

我们发现了63项随机临床试验,在这些试验中,心脏病发作或疑似心脏病发作的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接受β受体阻滞剂组,同安慰剂或不加干预组对比。这63项试验包含85,550位成年人,平均年龄为57.4岁。只有一项低偏倚风险试验。其余的试验均为高偏倚风险。证据的质量按等级从极低到高不等。在急性心肌梗死的急性期有56项试验开始使用β受体阻滞剂,而在亚急性期有7个试验开始使用受体阻滞剂。

研究资金来源

我们发现33项试验完全或部分由企业资助,20项试验没有报告其资金来源,10项试验由企业以外的其他来源资助。

主要结果和结论

我们目前的系统综述显示,与接受安慰剂或没有干预的人相比,接受β受体阻滞剂的人似乎在心脏病发作后的急性期出现新的心脏病发作的风险更低。在心脏病发作后的长期随访中,接受β受体阻滞剂治疗的人死于任何原因和任何心脏原因的风险似乎也更低。然而,接受β受体阻滞剂的人在心脏病发作后的急性阶段,死于任何原因或任何心脏原因的风险似乎没有更低或更高。β受体阻断剂对其余结局(严重不良事件依据国际协调会议-临床试验规范,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心脏原因死亡和新的非致命性心脏病发作),新心脏病发作长期随访,生活质量,和心绞痛)的影响由于没有或只有零散的数据是不确定的。

作者结论: 

我们目前的综述表明,疑似或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应用β受体阻滞剂可能降低短期再梗死的风险以及长期全因死亡和心血管死亡的风险。尽管如此,β受体阻滞剂很可能对全因死亡和心血管死亡的短期风险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关于其余所有结局(严重不良事件依据ICH-GCP,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心血管死亡率和随访期间非致命性心肌梗死),在随访期间发生再梗死的长期风险、生活质量和心绞痛),需要进一步的信息证实或否认β受体阻滞剂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临床效果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心血管疾病是全球最常见的死亡原因。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2012年有740万人死于缺血性心脏病,占总死亡人数的15%。急性心肌梗死是由于心肌供血受阻引起的。β受体阻滞剂常用于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之前关于这个主题的meta分析已经显示,从危害、中性影响到获益,其结果相互矛盾。以往没有使用Cochrane方法学的系统综述评估β受体阻滞剂对急性心肌梗死的影响。

研究目的: 

评估β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或不加干预相比在疑似或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中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9年6月检索了CENTRAL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 MEDLINE, Embase, LILACS,科学引文索引扩展和生物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 and BIOSIS Citation Index)。我们还检索了世卫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HO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ClinicalTrials.gov,将研究转化为实践(Turning Research into Practice),谷歌学术,SciSearch,以及2019年8月纳入的试验和以前的综述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随机临床试验,评估β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和不加干预对疑似或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的效果。试验不考虑试验设计、环境、盲法、发表状态、发表年份、语言和结局报告。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遵循Cochrane方法学的建议。由四位综述作者分别独立提取资料。我们的主要结局指标是全因死亡率、依据国际协调会议-临床试验规范(ICH-GCP)的严重不良事件和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 (心血管死亡率和随访期间非致命性心肌梗死)。次要结局指标是随访期间的生活质量、心绞痛、心血管死亡率和心肌梗死。我们的主要时间点是随机化后不到三个月。我们还评估了超过三个月最大随访的结果。由于存在多样性风险,我们计算了主要结局的97.5%置信区间(CI)和次要结果的98%置信区间。我们根据Cochrane手册中给出的说明,通过七个偏倚域来评估系统性错误的风险。根据GRADE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63项随机试验,共85,550名受试者(平均年龄57.4岁)。只有一项低偏倚风险试验。其余的试验均为高偏倚风险。证据的质量按等级从极低到高不等。在急性心肌梗死的急性期有56项试验开始使用β受体阻滞剂,而在亚急性期有7个试验开始使用受体阻滞剂。

在我们的主要时间点“不到三个月的随访”中,meta分析表明,与安慰剂或不加干预对比,β受体阻滞剂可能降低随访期间再梗死风险(风险比RR=0.82, 98% CI [0.73, 0.91],67,562名受试者,18项试验,中等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0.5%,额外获益结局(NNTB)需要治疗196名受试者。然而,在评估全因死亡率时,我们发现β受体阻滞剂的作用很小或根本没有(RR=0.94, 97.5%CI [0.90,1.00],80,452名受试者,46项试验/47项比较,高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0.4%,并且心血管死亡率(RR=0.99, 95%CI [0.91,1.08],45,852名受试者,1项试验,中等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 0.4%。关于心绞痛,β受体阻滞剂是获益或伤害不确定(RR=0.70, 98%CI [0.25, 1.84],98名受试者,3项试验,极低证据质量),绝对风险降低7.1%。根据ICH-GCP,没有一项试验专门评估或报告严重不良事件。只有两项试验专门评估了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但这两项试验均未发生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

在超过三个月的最大时间随访中,meta分析显示,β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或不加干预可能相比,可能降低全因死亡率的风险(RR=0.93, 97.5%CI [0.86, 0.99],25,210名受试者,21项试验/22项比较,中等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1.1%,NNTB为91名受试者,心血管死亡率(RR=0.90, 98%CI [0.83, 0.98],22,457名受试者,14项试验/15项比较,中等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1.2%,NNTB为83名受试者。然而,在评估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时,β受体阻滞剂是否获益或有害不确定(RR=0.81, 97.5%CI [0.40, 1.66],475名受试者,4项试验,极低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1.7%,再梗死(RR=0.89, 98%CI [0.75, 1.08],6825名受试者,14项试验,低质量证据)绝对风险降低0.9%,心绞痛(RR=0.64, 98%CI [0.18, 2.0],844名受试者,2项试验,极低质量证据)。根据ICH-GCP,没有一项试验专门评估或报告严重不良事件。

所有试验均未评估生活质量。

我们确定了两项正在进行的随机临床试验,研究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或溶栓后早期应用β受体阻滞剂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影响,另一项正在进行的试验,研究长期应用β受体阻滞剂治疗的效果。

翻译备注: 

译者:李海燕(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杨鸣(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3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