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干预改善脑瘫患者的活动、参与和生活质量。

系统综述研究问题

运动能否提高脑瘫患者在生活状态中的活力、参与力和生活质量?

背景

脑瘫是由于婴幼儿大脑受损,阻断了正常的发育。脑瘫患者的肌力和有氧适能降低,这影响了他们进行活动的能力,例如站立、行走、跑步以及参与日常生活。以提高体能为目的的运动是一种有计划的、结构化的、重复的活动。有氧运动的目的在于提高有氧适能,而力量训练的目的在于提高肌力。为了首先改善功能,健康专家常常给脑瘫患者开具运动处方。但这些干预在脑瘫患者中疗效的研究证据,仍缺乏综合评价。

研究特征

在2016年6月份,我们检索了所有调查运动对脑瘫患者疗效的研究。我们纳入了29项临床试验,总共涉及926位脑瘫受试者,其中53%为男性。有5项试验在美国进行,四项在澳大利亚,两项在埃及、韩国、沙特阿拉伯、中国台湾、荷兰和英国,三项在希腊,一项在印度、意大利、挪威和南非。

其中一项试验只涉及成人脑瘫患者。三项试验中纳入了青少年和年轻的成年人。大多数的试验都涉及患有脑瘫的儿童,他们可以独立行走,也可以不带拐杖。四项试验还涉及在大多数情况下使用轮式移动设备(例如,轮椅)的人,其中一项试验纳入了只使用轮动装置的人。三项试验没有明确地报告受试者的功能能力,只有两项试验报告了受试者的手动能力(在触摸物体时使用手)。八项试验对比了有氧运动和常规治疗(即病人通常实际上受到的护理),15项试验对比了阻力训练(一种提高肌力的锻炼)与常规治疗或不治疗,4项试验对比了混合训练(有氧运动和阻力训练)与常规治疗或不治疗,2项试验对比了有氧运动和阻力训练。

主要结果

有氧运动可以通过运动机能来提高活力,但在短期或中期的治疗中,儿童中并没有提高步速、行走耐力、参与度或有氧适能。没有关于有氧运动对参与力或生活质量的影响的研究。

阻力训练在短期或中期脑瘫儿童和青少年范围内,似乎不能改善运动机能、步速或参与力、短期内的生活质量,但可以提高肌力。

我们发现混合训练不能提高运动机能或步速,但确实可以在短期内改善脑瘫儿童和青少年的参与力。

我们发现有氧运动与阻力训练对于运动机能的影响没有区别,但在短期内,肌肉力量的变化有差异。

尽管有证据表明,对于脑瘫患者来说运动可能是安全的,但只有16项试验(55%)涉及了关于不良事件的信息。这些试验报告中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良事件。我们发现的所有研究中受试者的数量较小。这意味着我们不能确定结果是否准确。

证据质量

我们评价所有的证据质量都是低或很低。所有的研究都是小样本的。很少有涉及到成年脑瘫患者,或无法行走的脑瘫患者的试验,所以我们的结果可能不适用于这些人群。很少有试验能提供明确的关于锻炼的频率、强度和持续时间的细节描述。我们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评价运动对活力和参与力的有效性。这类研究应确定,脑瘫患者进行的运动量和强度是否对其有效性产生影响,以及目前对普通人群的运动指导方针是否适用于脑瘫患者。

结论: 

所有结论的证据质量是从低到极低。由于纳入的试验样本量小,异质性可能被低估,从而导致了与效应估计有关结论的不确定性。对于患有CP的儿童,有证据表明,有氧运动可能会导致运动功能的微小改善,尽管它并不能提高步速。有证据表明,耐力训练并不能改善儿童的步速、运动功能、参与力或生活质量。

根据现有的证据,运动似乎对有CP的人是安全的;然而,只有55%的试验报告了不良事件,或说他们监测了不良事件。我们仍需要大量高质量、详细报告的RCTs,来评价锻炼在活动和参与方面的有效性,才能对CP患者进行锻炼的有效性得到确定的结论。研究还需要确定当前对一般人群的运动指导方针是否对患CP的人群是有效和可行的。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脑性瘫痪(Cerebral palsy,CP)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是由于大脑发育受损而造成的。这是最常见的儿童期残疾,在全球范围内,已报道患病率为每1000个新生儿中有1.5~3.8个患病。与CP相关的主要损伤包括肌肉强度的降低和心肺功能的减少,从而导致诸如穿衣、走路和爬楼梯等活动的困难。

运动定义为一种有计划的、有组织的、重复性的活动,旨在提高身体健康,这是对CP患者常用的一种干预手段。有氧和阻力训练可以通过影响CP的主要损伤的部位来改善活动力(即执行任务的能力)和参与力(即参与到生活中)。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CP患者进行运动干预的系统综述。

目的: 

本篇综述旨在价估运动干预对CP患者的影响,主要在活动、参与和生活质量方面。次要结果评价身体功能和身体结构。对比的干预措施为不治疗、普通护理或可替代类型的运动干预。

检索策略: 

2016年6月,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和其他9个数据库,以及4个试验注册库。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患有CP的儿童、青少年和成人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s)和半RCTs。我们纳入涉及有氧运动、耐力训练和“混合训练”(有氧运动、耐力训练和厌氧训练中至少两项的结合)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文章标题、摘要和可能的相关全文报告;提取所有相关数据资料,并进行“偏差风险”和GRADE评价。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9项试验(926名受试者);27项涉及儿童和最大19岁的青少年,3项涉及青少年和年轻人(10至22岁),一项涉及20岁以上的成年人。男性占样本总体的53%。在美国进行了5项试验;4个在澳大利亚;2个在埃及、韩国、沙特阿拉伯、中国台湾、荷兰和英国;3个在希腊;在印度、意大利、挪威和南非各有一个。

26项试验只纳入患有痉挛性脑瘫的人;3项试验纳入有痉挛的儿童和青少年和其他类型的CP。21项试验纳入了那些能够行走或不需要辅助设备的受试者,4项试验也纳入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使用轮式移动设备的受试者,其中一项试验只纳入使用带轮移动设备的受试者。3项试验没有报告受试者的机能情况。只有2项试验报告了受试者的体能。8项研究比较了有氧运动和普通护理,15项研究比较了阻力训练,4项研究比较了混合训练与常规护理或没有治疗。2项试验比较了有氧运动和阻力训练。我们认为所有的试验都有很高的偏倚风险。

我们发现了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有氧运动在短期内(标准化平均差(SMD)=0.53,95%置信区间(CI)=0.02-1.04,N=65,3个项研究)和中期(平均差(MD)=12.96%,95%CI=0.52%-25.40%,N=12,1项研究)提高了运动功能。有氧运动不会在短期内(MD=0.09 m/s,95%CI=−0.11 m/s-0.28 m/s,N=82,4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或在中期内(MD=−0.17 m/s,95%CI=−0.59 m/s-0.24 m/s,N=12,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提高步速。没有试验评价受试者在有氧运动后的参与或生活质量情况。

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阻力训练不嫩在短期内运动功能(SMD=0.12,95%CI=0.19−0.43,N=164,7项研究),步速(MD=0.03 m/s,95% CI=-0.02 m/s-0.07 m/s,N=185,8项研究),参与(SMD=0.34,95%CI=-0.01−0.70,N=127,2项研究)或家长报告的生活质量(MD=12.70,95%CI=-5.63-31.03,N=12,1项研究)等方面有所改善。也有低质量证据表明,阻力训练在中期内并不能提高步速(MD=-0.03 m/s,95%CI=-0.17 m/s-0.11 m/s,N=84,3项研究),或运动功能(SMD=0.13,95%CI=-0.30-0.55,N=85,3项研究),或参与力(MD=0.37,95%CI=-6.61-7.35,N=36,1项研究)。

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混合训练在短期内不能改善运动功能(SMD=0.02,95%CI=-0.29-0.33,N=163,4项研究)或步速(MD=0.10 m/s,95%CI=-0.07 m/s-0.27 m/s,N=58,1项研究),但可以提高参与力(MD=0.40,95%CI=0.13-0.67,N=65,1项研究)。

阻力训练和有氧运动对运动功能的影响在短期内没有区别(SMD=0.02,95%CI=-0.50-0.55,N=56,2项研究,低质量证据)。

13项试验没有报告不良事件,7项报告没有发生不良事件,9项报告没有发生严重不良事件。

翻译备注: 

译者:朱思佳(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3月2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