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伴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吸毒罪犯的干预

目的是什么?

对于伴有心理健康问题的罪犯,明确减少其吸毒或犯罪活动的疗法。

关键信息是什么?

治疗性社区干预措施和心理健康治疗所可能会帮助人们减少之后的吸毒或犯罪活动。

研究內容

对伴有心理健康和药物滥用问题的罪犯所采取的治疗措施。.

结果如何?

■ 与常规治疗相比,当男性在治疗性社区进行干预时,他们被再次逮捕或重返监狱的可能性较小(中等质量)。

■ 与认知行为相比,妇女在治疗性社区进行干预时,她们较不会减少毒品使用或参与犯罪活动/毒品相关犯罪(低质量)。

■ 与不干预组相比,当男性在治疗性社区进行干预时,他们较不可能再次入狱(中等质量)。

■ 与常规治疗相比,少年在心理健康所进行干预时,他们犯下新罪行、重返监狱或吸毒的可能性较小(低质量)。

■ 与接受放松训练相比,当少年进行动机访谈/正念和认知技巧时,他们可能较少出现问题(中等质量)。

■ 与等待治疗的对照组相比,当人们进行动机访谈/正念和认知技巧时,他们较不会报告吸毒减少/戒毒(低质量)。

■ 与常规治疗相比,我们不确定是否进行动访谈/正念和认知技巧的人,较不会报告减少大麻使用、药物测试阳性或被重新逮捕(极低质量)。

■ 与常规或药物滥用集体治疗相比,当家庭和少年进行多系统治疗时,他们较可能报告药物依赖性降低或被重新逮捕率减少(低质量)。

■ 与心理教育干预相比,我们不确定参与人际心理治疗的人是否较不会再次吸毒(极低质量)。

■ 与仅提供法律辩护服务相比,我们不确定参与法律辩护服务和环绕式服务的人是否较不会犯下新罪行(极低质量)。

资助来源包括政府机构、研究机构或慈善机构。

本综述更新时间?

2019年2月。

作者结论: 

治疗性社区干预措施和心理健康治疗所可能会帮助人们减少之后的吸毒或犯罪活动。对于其他干预措施,例如人际心理治疗、多系统治疗、法律辩护服务和动机访谈,证据更加不确定。研究显示出高度异质性,在解释疗效大小和治疗结局的获益方向时需要谨慎。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本系统综述为三项吸毒罪犯干预措施综述研究中的一项。本系统综述为三项吸毒罪犯干预措施综述研究中的一项。许多接受刑事司法系统干预的人会伴有心理健康问题和药物滥用问题;为这一弱势群体确定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至关重要的。

研究目的: 

在减少犯罪活动和/或减少吸毒方面,评估针对伴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吸毒罪犯的干预措施的有效性。

本综述涉及以下问题。

• 对伴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吸毒罪犯采取的治疗措施是否会减少吸毒?

• 对伴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吸毒罪犯的治疗措施是否会减少犯罪活动?

• 治疗环境(法院、社区、监狱/安全机构)是否会影响干预结局?

• 治疗类型是否会影响治疗结局?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9年2月的12个数据库,并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我们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以获取更多信息。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旨在防止伴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吸毒罪犯再次使用毒品和/或再次犯罪。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程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3项研究,共有2606名受试者。我们纳入了13项研究,共有2606名受试者。干预措施是在监狱(八项研究;61%)、法院(两项研究;15%)、社区(两项研究;15%)或中等级别安保医院(medium secure hospital)(一项研究;8%)中进行的。偏倚的主要来源是不明确的选择偏倚风险和高测量偏倚风险。

四项研究对治疗性社区干预与以下三类措施进行了对比:(1)常规治疗(两项研究;266名受试者),提供了中等质量证据,表明接受干预的受试者不太可能参与随后的犯罪活动(风险比(risk ratio,RR)=0.67, 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CI)=[0.53,0.84])或再次入狱(RR =0.40, 95%CI=[0.24,0.67]);(2)认知行为治疗(一项研究;314名受试者),表明自我报告的吸毒(RR= 0.78, 95%CI=[0.46,1.32]),任何类型的犯罪的重新逮捕(RR =0.69, 95%CI=[0.44,1.09]),犯罪活动(RR= 0.74, 95%CI =[0.52,1.05])或与毒品相关的犯罪(RR= 0.87, 95%CI =[0.56,1.36])均未显著减少,低质量证据;(3)等待治疗的对照组(一项研究;478名受试者),表明参与治疗性社区的人再入狱率显著降低(RR= 0.60, 95%CI=[0.46,0.79]),提供了中等质量证据。

一项研究(235名受试者)对比了心理健康治疗所和主观病例管理模型(assertive case management model)与常规治疗方法,结果显示,12个月随访时,药物成瘾严重性指数(Addictive Severity Index,ASI)、吸毒的自我报告(均差(mean difference,MD)=0.00, 95%CI =[-0.03,0.03])、重新犯罪(RR= 1.05, 95%CI=[0.90,1.22])和重新监禁(RR =0.79, 95%CI =[0.62,1.01])未见明显减少,提供低质量证据。

四项研究将动机访谈/正念和认知技巧与放松疗法(一项研究)、等待的对照(一项研究)或常规治疗(两项研究)进行了比较。与放松训练相比,一项研究在三个月的随访评估中报告了有关大麻使用的叙述性信息。研究人员报告说,动机访谈小组的受试者的主要效应<.007,其问题少于放松训练小组的受试者,并且具有中等质量证据。与等待对照相比,一项基于ASI(MD=-0.04, 95%CI=[-0.37,0.29])和戒毒(RR= 2.89,95%CI=[0.73,11.43])的研究表明,自我报告的吸毒未显著减少,在六个月时呈现出低质量证据(31名受试者)。与常规治疗相比,两项研究(40名参与者)发现,释放后三个月(MD =-1.05, 95%CI=[-2.39,0.29])和首次逮捕时间里(MD= 0.87, 95%CI=[-0.12,1.86]),大麻的使用频率没有显著下降,在36个月内重新逮捕的频数略有下降(MD= ‐0.66, 95%CI=[-1.31,-0.01]),产生低质量的证据;另一项有80名参与者的研究发现,在12个月时,阳性药物筛查没有显著减少(MD=-0.7, 95%CI=[-3.5,2.1]),提供了极低质量证据。

两项研究报告了涉及少年和家庭的多系统治疗,与常规治疗和少年药物滥用治疗的比较。对比常规治疗方法,研究人员发现长达7个月的药物使用障碍识别测试(Drug Use Disorders Identification Test, DUDIT)的药物依赖得分(MD =‐0.22, 95%CI=[-2.51,2.07])或逮捕(RR=0.97, 95%CI=[0.70,1.36])没有显著降低,提供了低质量证据(156名受试者)。与青少年药物滥用疗法相比,一项研究(112名受试者)发现,长达24个月的重新逮捕显著降低(MD= 0.24, 95%CI =[0.76,0.28]),基于低质量证据。

与心理教育干预相比,一项研究(38名受试者)报告了人际心理治疗的使用情况。调查人员发现,三个月后自我报告的吸毒没有显著减少(RR= 0.67, 95%CI =[0.30,1.50]),提供了极低质量的证据。最终研究(29名参与者)将法律辩护服务和环绕式社会工作服务,与仅实施法律辩护服务进行了比较,发现在12个月内新犯罪数量没有显著减少(RR =0.64, 95%CI =[0.07,6.01]),产生极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裴旭燕 审校:张帆 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循证医学中心 Cochrane中国协作网重庆医科大学成员单位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d Management, Chongqing Medical University, Affiliate of the Cochrane China Network) 2021年3月20日

Tools
Information